第340章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林立聽了鄭若晴嫂子的話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著鄭若晴遺照里那張年輕的臉,她應該擁有和她這個年紀一樣燦爛的人生才對,可病魔纏上了她,不僅病魔纏上了她,就連網絡上的惡魔們也纏上了她。
范舟,給了網絡惡魔們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讓這群人做了惡,還覺得自己無比正義!
范舟這個名字,也不再是什么打假公知,更像是一群網絡暴民的庇護所!
林立轉頭看向鄭若晴的嫂子,說“我知道你會好奇我怎么會來,你可能不知道,范舟現在在打我的假,我來是為了找范舟曾經犯過的錯,做過的惡。”
鄭若晴的嫂子一愣,她對林立也了解一些,知道林立這人脾氣不好,但好像還挺真實的。
“怎么會……”
林立苦笑道“是啊,要不是他打我的假,我或許一輩子也不知道你們家的事。”
鄭若晴的嫂子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沉默了一會,忽然想起什么“哦,你看我……快坐!我給你泡杯茶,也不知道你們這種大明星喝不喝?”
“大明星也是人,也要吃飯喝水拉屎撒尿。”
鄭若晴的嫂子聽林立這么說話,噗嗤一笑,似乎是覺得不大禮貌馬上收住了。
“那你等會。”
鄭若晴的嫂子忙著到茶水去了,她的女兒站在茶幾旁邊的椅子上斜著腦袋看著林立。
“你叫什么名字呀?”林立見她看著自己,問道。
“我叫鄭欣悅,小名叫悅悅。”小女孩奶聲奶氣地說,“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林立,樹林的林,站立的立。”
悅悅點了點頭,說“你小名是不是叫立立呀?”
林立微微一笑,說“不是哦,一般叫麗麗的都是女孩子啦!”
“那我可以叫你麗麗嗎?”
林立“……”
悅悅母親笑道“悅悅,去寫作業去!”
鄭若晴的嫂子給林立端上茶水,說“小孩子,喜歡亂說話,你別介意。”
“沒關系。”林立說完,對悅悅說“你喜歡叫我什么都可以。”
悅悅十分高興,喊了聲“立立!”
“悅悅!”悅悅母親厲聲道,“不許沒大沒小!”
“沒事了,小孩子嘛。”林立道。
悅悅母親聽了林立這么說,心想這個林立倒是比一般普通人都好接觸呢,和她印象里的明星大不一樣。
林立喝了口茶,進入正題了,說“我來這之前,其實是為了我自己來的,范舟打我的假,我想找尋一些線索,看看他是不是做錯過事情,好讓他公信力下降甚至崩壞,這樣就沒人信他的話了。”
悅悅母親聽完,點了點頭,對于范舟她自然沒有好感。
“他質疑你什么?”悅悅母親問。
“我不知道你曉不曉得,跨年晚會那晚,我在芒果衛視的事情……”
“我知道,你不是救了那些救火隊員嘛?新聞都放了。”
“范舟說那是我策劃的一場戲。”林立說。
悅悅母親一愣,接著有些憤怒,說“他怎么能這樣說!”
林立倒是平和很多,說“我本來也覺得有些生氣,可來到你家,看到鄭若晴,我忽然覺得自己遇到這事太正常了,范舟現在連重癥病患的真假都不經考證,可見他這些年都是打的什么假!”
悅悅母親說“所以,你要跟他……怎么說……”
“對,我已經決定了,我要懟他!”
“我要讓他為自己做錯的事情道歉!”
“我要讓鄭若晴以及現在還躺在醫院的那些救火英雄們承受的不白之冤得雪!”
悅悅母親見林立說得義憤填膺,不由也想起了鄭若晴被冤枉的那些日子。
開始的時候,鄭若晴怕哥嫂擔心自己,不肯說,后來哥嫂知道了這事,也怕鬧起來影響鄭若晴治療,所以一直都隔絕網絡,一家人安靜的治療。
鄭若晴去世后,他們夫妻兩也不是沒想過替鄭若晴討回公道,可他們兩人一聽說打官司耗錢耗力,而且方舟的法律顧問是個很出名的律師,勝算很低,而且范舟完全可以說他只是質疑鄭若晴賬號運營是不是簡道網站在策劃炒作,并非質疑鄭若晴得病。
所以,即使他們打到最后,最多也就是范舟的一句道歉,甚至道歉都沒有,換來的是更多人對他們以及鄭若晴的謾罵。
他們夫妻有太多債要還,有自己的工作,他們打不起官司,他們已經怕了。
而鄭若晴的事情熱度早就沒了,新聞媒體也根本不在意。
所以,這么久了,他們夫妻早就認命了,就這樣讓那件事情過去吧。
委屈又能怎樣,這個世界從來都不公平的。
然而,此刻林立就在她的面前,以林立的影響力,比一般媒體的影響力大得多了。
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而且林立說得如此認真,如此動情,他仿佛說出了自己心里的不平,就好像鄭若晴和那32名救火英雄是他的家人!
面對這樣一個人,鄭若晴的家人又怎么可能不答應?!
“好,你說,我們要幫你什么,只要不犯法,我肯定幫!”
當初范舟被人雇兇毆打,鄭若晴一家人可都是知道的。
“我只是想要鄭若晴的死亡證明,以及她的一些親友聯系方式,我親自登門拜訪。”林立說。
鄭若晴嫂子笑道“這太簡單了,來,我們合張影!”
鄭若晴和林立并肩坐著,自拍了一張照片。
拿下手機看了一眼照片,鄭若晴的嫂子不由地心中一動。
林立眉眼英氣,五官深邃,此時還帶著一絲憂郁之色。
當初若晴迷戀林立,她也沒覺得什么,她沒結婚前也追過星,追的都是棒子國的男偶像,后來嫁人之后,回想起以前的追星時代,她總有些恍惚,很懷念那時候,也偶爾會覺得自己當初有些幼稚得可笑。
然而,今天看到了林立真人,她忽然覺得若是自己年輕的時候國內有林立這樣一個人出現,自己也不會去粉棒子國那些人了吧。
那樣的話,成熟了之后,或許就只剩下懷念,而沒有了幼稚了吧!
鄭若晴的嫂子把合影的照片給林立看了一眼,說“這樣可以嗎?”
“沒問題。”林立道。
鄭若晴嫂子說“我這手機可沒美顏,你們明星不都忌諱這個嗎?”
林立笑了,說“我不忌諱,這樣挺好的。”
鄭若晴嫂子說“你倒是沒那么多講究。”
鄭若晴嫂子說完,然后點了朋友圈,用手機打著天吶,我家有個大明星,所有若晴的好友和同事,如果有空,可以來我家,他……
鄭若晴嫂子問林立“你能等多久?”
林立沒想到她用這樣的辦法,不過這也好,自己不用挨家挨戶去了。
“晚上八點的飛機,七點前都可以。”
鄭若晴嫂子點了點頭,在朋友圈文字后加上他晚上六點才走,來者不拒!
說完鄭若晴嫂子就把朋友圈發了出去。
沒一分鐘,鄭若晴家門口就來人了,顯然是隔壁鄰居。
“哇,老鄭家來大明星啦!”
進來的是一個穿著圍裙的婦人,她探著頭,見了林立后,笑道“你好……我認識你,你是林立。”
林立起身,對她笑道“你好。”
鄭若晴嫂子請了那人進來坐了,接著又有七八個鄰居來了。
基本都是三十歲左右的婦人,有一個人甚至大喊“大家快來啊,林立在這里,就是那個明星林立!”
屋里的人越來越多,來的人大多都認識鄭若晴,對她的事情也清楚。
知道了林立的來意之后,這群人紛紛表示愿意出面證明。
林立拿出手機,找人借了個手機支架,架在了廳中央,開始就鄭若晴的事情和眾人交談了起來。
人來人往,來了一波又一波,有一些人并不清楚鄭若晴的事情,但大多數都還是清楚的,他們和林立合影、交談,說的也都是自己知曉的事情。
林立也一一征求了他們的意愿,問他們是否愿意讓林立公開這視頻,那些人和鄭若晴有舊,林立又如此親和,他們自然愿意。
林立有沒有自導自演跨年晚會那一幕,他們不清楚,但他們清楚鄭若晴的事情啊,說的也都是鄭若晴的事,他們自然不怕被說是作偽證。
而且和林立接觸了一會,他們也都愿意相信林立不是那種人。
不能讓鄭若晴的悲劇發生在32名救火隊員身上。
哪怕只有一絲可能!
鄭若晴家的人越聚越多,因為前面來的人合了影之后也發了朋友圈,一下子來的人就更多了。
鄭若晴家已經完全擠不進去了。
而且因為關系圈的轉化,后面來的人大多就都和鄭若晴不認識了。
最后鄭若晴的哥哥也趕了回來,鄭若晴的嫂子打電話把事情告訴了他,他便直接請假回來了,他把鄭若晴的死亡證明和日記本都給林立送來了。
林立拍了照,感謝了一番。
鄭若晴哥嫂兩人要留林立吃飯,林立婉拒了。
拿著拍攝了好幾個小時的手機看了看,兩百多g手機內存幾乎占了一大半。
林立覺得自己今天收獲不錯,但他卻并不怎么開心,聽了越多,他對這個從未謀面的鄭若晴就越心生憐憫。
晚上趕飛機回到家里,林立將手機拍攝的視頻導入了電腦,因為視頻里很多時間大家都在和林立合影,又聊了很多無關的話,而且還有很多人并不認識鄭若晴,這些無關緊要的視頻畫面,林立需要剪掉,不然放三四個小時的視頻上去,沒人有耐心看完的。
此時林立的微博下,已經被范舟粉絲和一些被帶了節奏的網民不斷攻擊林立,御林軍們則和他們吵翻了天。
“哈哈,一天了,林立一句話都不敢說。”
“現在肯定在開會研究怎么公關吧!”
“林立,你團隊不是很厲害嗎,怎么,范舟一出手,就龜縮了?”
“林立,是個男人,就出來道歉!”
“一群渣渣,上一次這么嘲諷林立的人,現在墳頭草都三尺高了!”
“我忽然想到了詩協那群人!”
“林老大不說話則以,一說話,你們瞧好了吧!”
“暴風雨前的寧靜啊!”
…………
林立剪輯完視頻,夜已深了,他看了微博這一天評論這么多,也隨便看了看。
看到范舟的粉絲們這么跳,林立自然忍不住了。
想起這一天的經歷,想起那個早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鄭若晴,林立心中翻涌。
打開微博,林立在微博下寫下
時光如水,總是無言。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紀念一個從未謀面也不會再謀面的朋友。
這個世界太吵了,我想他們安靜一點。
林立發完微博就睡了。
然而網友們等了一天,就等著林立發微博呢。
一個打假斗士,一個娛樂圈鋼鐵直男,這兩人的戰斗肯定會激烈!
大家都盼著兩人干起來的,當然,也有不少盼著林立發微博道歉的。
大家都沒想到林立安靜了一整天,最后發了一條這樣的微博。
“這是……詩?”
“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自信點,把好像去了!”
“林立的詩,喊666就夠了!”
“可是這詩也看不出什么啊,最后一句倒是有些林立的味道。”
“林立這也沒懟范舟啊,這次是真慫了。”
“哈哈,范舟那好像又爆料說林立超級好聲音奪冠有黑幕!”
“哇靠,這是把林立往死里整啊!”
“看范舟的分析似乎挺有道理的!”
“說是分析,其實全是他的猜測,根本沒有一點實質性的內容!”
“范舟沒證據證明林立奪冠有黑幕,那林立有證據證明自己沒黑幕嗎!”
“來來來,你給我證明下你媽是你媽!”
“特么的什么鬼邏輯,誰主張誰舉證知道嗎?現在范舟打假全是他主張,對方舉證了??”
…………
林立這條微博下,雙方粉絲依舊死掐不休。
林立第二天起來,才看到這些內容。
林立看了之后冷笑一聲,發了一條微博。
我那從未謀面的朋友,叫鄭若晴。
范舟,你可還記得這個無辜的女生?
對她,我想說的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然而,她并不安好,她已經走了。
現在我只想對范舟說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這些文字打完,林立把自己昨晚剪好的視頻放在了微博之上!
視頻一共半個小時,出鏡的人大概有五十多個,包括鄭若晴的哥嫂、鄰居、同學還有她當時主治的醫生。
視頻的談話內容,包括他們和鄭若晴的關系,鄭若晴的病情,以及鄭若晴怎么死的。
大概用了三分鐘,半個小時的視頻就傳上了林立的微博。
林立鄭重地點擊了一下。
發送!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