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1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322章 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1
一個男人,若是連自己女人都掌控不了,甚至任由她在其他虎視眈眈的男人身邊而漠不關心。
這樣的感情,想來也不是很深。
弗萊斯站起身,撂下一句“死不了”,離開包間。
——
經過調查,克萊恩先生確實是麒麟集團旗下豪庭國際酒店亞洲區總裁。
傅聿擎將消息告訴母親。
孟嘉美知道克萊恩不是伍振國的傀儡,立即約他見面。
地點正是豪庭酒店總統套房,孟嘉美帶著兒子傅聿擎前往。
“布萊恩先生,您好,我同意出賣華美股份給貴公司。”孟嘉美握著克萊恩的手,開門見山道。
“非常高興聽到這個好消息。”克萊恩笑道,“我馬上叫人擬合同,夫人有什么要求嗎?”
孟嘉美莞爾道,“克萊恩先生原先給的是市面股價85%的價格,我們商量決定,80%就可以。另外5%,就當是我和我丈夫送給麒麟集團的見面禮。”
“哦?”對于她的讓步,克萊恩有點出乎意料。
孟嘉美繼續又道,“若貴集團想進一步發展Y國電商行業,還請記得我們。”
“沒問題。”克萊恩明白了,這是傅華東夫婦想與麒麟集團深度合作而做的拋磚引玉。
起身,朝孟嘉美紳士的彎了彎腰,克萊恩道,“請稍等。”
離開總統套房,克萊恩將消息匯報給陳閱。
陳閱應了聲“知道了,你先辦”,掛斷電話。
總統夫人的入葬時間安排在早上六點整,起棺時,克林頓醒了,歪歪倒倒在傭人攙扶下來到棺材旁。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克林頓卻又差點哭暈過去。
直到葬禮結束,克林頓虛弱的身體仿佛只剩半口氣吊著。
陳閱支走所有人,上前扶著克林頓,“父親,我們該走了。”
克林頓搖搖頭,方才人太多,他必須顧忌自己的身份。現下,所有人都走了,站在這兒的,不是一國總統,而是失去妻子的丈夫。
他顫顫巍巍抱著墓碑,流下眼淚,“讓我跟你媽咪待一會兒。”
“可……”地上涼,您剛醒,萬一……
米蘭拉了拉陳閱的衣服,搖搖頭,示意他到不遠處去站著。
陳閱看看父親抖動的背影,濕潤的眼底幾乎馬上就要奪眶而出,但他忍住了。
“走吧。”米蘭強行拽著他離開。
來到一顆大樹下。
陳閱背靠樹干,時不時看向父親方向,生怕他又暈厥了。
米蘭心里也充滿悲傷,昨晚,在吃了弗萊斯給的藥之后,她又做夢了。
那是一個格外清冷的早晨,空氣中飄蕩著寒意。
米蘭夢見自己躺在冰冷徹骨的地上,一個男人把她拎起來,抵在墻上,“米蘭,你身上的刺,該拔掉了!”
“向傅先生磕頭認罪嗎?”她笑,笑的那么凄然,“可拔掉了,就不是我米蘭!”
男人眸光一凜,“那你就留在這里,一根一根拔!直到我滿意!”
男人松了手,憤怒離開。
米蘭一下子失去重力,狠狠摔在地上,那樣疼那樣疼。
直到醒來,她發現自己全身冰涼,冷的跟冰塊似的,僵直、麻木、寒徹心扉。
那個……傅先生……是傅聿宸?
“啊!”米蘭抱頭,腦袋炸裂般痛的難以忍受。
她想不起那個男人的面孔,只是模模糊糊……
但這些,相比陳閱最近承受的痛苦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他一個人面對母親離世、父親昏迷,一個人面對如狼似虎的官場,一個人應付那么多來者不善的覬覦者。
這些,米蘭全都看在眼里。
瞥見眼睛紅的不能再紅,卻不肯掉一滴眼淚的男人,米蘭不由有些心疼。
走上前,她伸出手輕輕擁抱他,想給他一絲力量。
也許只有在這個時候,陳閱才能毫無防備放松一會兒吧?
因為出了墓場,那些虎視眈眈的人會想方設法取代克林頓家族在Y國的地位。
加上克林頓總統搖搖欲墜的身體……
陳閱勢必不會好過。
“哥,我在呢。”
輕輕一句話,令陳閱強撐的精神支柱瞬間瓦解。他用力將她抱在懷里,埋在她頸間。
米蘭被壓的快不能呼吸了。
但她沒有出聲。
良久,陳閱才放開她,看他眼角的淚痕,是剛哭過的樣子。
米蘭墊高腳尖,替他擦拭,“哥,我想好了,既然我決定留在Y國,就不想再用‘米蘭’這個身份。”
“恩?”
“你幫我重新安排一個身份吧。”頓了頓,“就叫Mia。”
不是Kya,而是Mia。
“好。”陳閱點點頭,也沒有問她為什么。
從早上到中午,克林頓總統在妻子墳前足足坐了好幾個小時。
陳閱擔心父親身體撐不了,攙他起來。
一行人,離開墓場。
回到克林頓宮,陳閱接到克萊恩電話,說孟嘉美同意轉賣股權。
吩咐克萊恩好好處理,陳閱掛斷了信號。
“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弗萊斯對克林頓總統道。
“我……”克林頓有氣無力喘息道,“頭有點暈。”
弗萊斯示意傭人把他扶回房間。
克林頓躺在床上,面容慘白,支走了傭人,他問,“徐醫生,我還能……活多久?”
他的身體越來越差了,特別失去愛妻的打擊,更是耗盡了克林頓的生氣。
“你想活多久?”弗萊斯斜睨道。
“咳咳……”這是他想活多久就能活多久的?克林頓滯了下,“三個月吧。”
三個月,該交代,該完成的事,應該都差不多了。
“可以。”弗萊斯承諾道。
“謝謝。”克林頓真心感謝,“徐醫生,您出去的時候,麻煩幫我叫一下Myron。”
“沒問題。”弗萊斯轉身,離開。
不一會兒,陳閱出現在臥室,“父親,您感覺怎么樣?”
“沒事。”克林頓搖搖頭,“有件事情……要告訴你。”
“什么事?”
“Kya……米蘭不是Kya……”
“我知道。”
“Kya……不用再去找了。”克林頓總統邊說邊喘氣,“23年前,她就已經……已經死了。”
“什么?”陳閱詫異極了,妹妹不是失蹤?怎么是死了?
既然妹妹早已經不在,為何父親要讓他去A國尋米蘭?又為何這二十幾年來,從未停止過尋找?
克林頓擺擺手,示意兒子出去。
陳閱并沒有問出心中疑惑,叮囑一句“好好休息”,關門離開。
也許父親這么多年的尋找,是因為要給母親一個活的希望?
如今母親不在了,所以告訴他真相?
忽然之間,陳閱明白了父親對母親的用心良苦,也羨慕起了父母之間純粹的愛情。
若……
他和米蘭也能如這般……
該多好!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