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他的實力我們清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這……”
沈約一驚,沒想到蘇南辰的直覺如此靈敏。
而沈約的臉色,也證實了蘇南辰的想法。
蘇南辰停頓了下,冷笑出聲:“很好,她果然是跑到肖力家去了。”
笑容里隱含煞氣。
他曾經的女人,居然會跑去和他最討厭的娛樂圈明星接觸。
看來是他太過寬仁,才會讓千夜做出這樣的舉動。
蘇南辰瞇著眼睛,眼底一片殺氣騰騰。
他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里,多少還帶著一點醋意。
“通知旗下各個報刊雜志,往外發送肖力的負面信息。”蘇南辰沉吟片刻,冷聲,“不論消息真假,都要發。”
“蘇總?”沈約嚇了一跳,“這,這不太好吧?咱們跟肖力無冤無仇的……”
“無冤無仇,又如何?”蘇南辰冷聲,“我看他不順眼,不可以么?”
“……”
沈約無話可說。
對于蘇南辰這樣的人來說,當然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只是,他覺得這樣做有些不妥而已。
可這畢竟是蘇南辰的意思,他也沒有辦法。
“那好吧蘇總,我按您的意思去做。”
沈約默默點點頭,轉身離開。
蘇南辰低頭看著手里的商業雜志,連理都懶得理沈約一下。
沈約走了。
蘇南辰看了半天的雜志,眉頭越看越是皺起,慢慢浮現一個川字。
許久,他忽然抬手,狠狠將雜志揉成一團,啪地丟在旁邊!
……
門外。
沈約猶豫半晌,最終還是在讓人陰肖力一把之前,先將這個消息告知了千夜。
“你說什么?”聽見蘇南辰的決定,千夜嚇了一跳,“他這個決定,也太不負責任了!”
“千夜小姐,您稍安勿躁。”沈約苦笑,“蘇總一定是對肖影帝很不滿,才會有這樣的決定。”
“他就算再不滿,也不能這樣不講道理!”千夜慍怒,“不行,我去找蘇南辰講講道理!”
“別,您千萬別。”沈約嚇了一跳,連忙攔住她,“您要是去找了蘇總,讓他知道我把這個消息提前告訴您,我的工作就沒了。”
千夜淺淺抽了口冷氣:“那我要怎么辦?”
“您現在只能當成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讓肖影帝的團隊提前準備一下。”沈約深深嘆氣,“除了這個辦法之外,我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
千夜不說話。
電話對面,她用力咬住嘴唇,微微顫抖。
直到唇舌之間泛起血腥味,她終于松了口:“我知道了,謝謝你。”
沈約心虛地不敢應這句謝,掛了電話。
千夜深呼吸了下,扭頭去樓上小會客室找肖力。
會客室里,肖力正在看書。
這幾天他推了一切公告在家陪千夜,難得的清閑自在。
“肖力哥。”千夜走進去,總覺得接下來要說的話有些難以啟齒,“我……是來告訴你一件事的。”
肖力目光微抬,透過書上的空隙看見了千夜。
他放下書,溫和地笑了笑:“阿夜,過來坐。”
“哦。”
千夜訥訥地答應一聲,走過去坐在肖力身邊。
肖力溫和地問她:“你有什么事要告訴我?”
“呃,就是……”
千夜閉了閉眼,用壯士斷腕的心情,將這件事告訴了肖力。
肖力聽著聽著,唇畔溫和的笑意徹底消失。
沉默片刻,他嗯了一聲:“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肖力哥?”千夜對他過分淡定的態度有點詫異,“你,你不想對這件事做點準備嗎?”
“準備?準備又有什么用?”肖力輕嘲地抬了抬唇角,“阿夜,你不要忘了,我們面對的人是蘇南辰。蘇南辰的實力,你心里應該清楚。我們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去跟他抗衡。”
千夜張了張嘴,想要勸說肖力不要如此灰心喪氣,卻發現肖力說得很對。
蘇南辰一直對她溫和,她從未意識到他的危險性。
也就是到了現在,她才發現,這個男人可以怎么一手遮天。
千夜沉默了半天,聲音里帶了哭腔:“難道,我們就只能等著這件事過去了嗎?”
“恐怕是的。”肖力笑笑,語氣有些疲憊,“沒事的阿夜,這點事,我還應付得來。”
“可是……”
千夜搖頭,哭腔越發重了。
“沒事,我真的不會有事。”肖力笑笑,抬手幫千夜擦掉眼角的淚痕,“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再想想這件事。”
“那……好。”
盡管不情愿,千夜還是轉身出去了。
她走后,肖力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沉吟良久。
他溫潤的唇角微微抬了抬,露出一抹冷意。
蘇南辰想整死他,恐怕沒有那么容易。
即使是草食動物,在面對肉食動物捕獵的時候,還有拼死一搏。
他不是低等的動物,自然更是會去搏一搏的。
……
下午五點,晚報發行時間。
許多路人順手買了一份晚報,繼續往前走,邊走邊看今天的新聞。
看著看著,他們就驚住了。
許多報紙雜志上,都刊登了肖力的諸多丑聞。有實際些的,也有捕風捉影的,什么都有了。
然而還有一小部分的報紙,刊登了蘇南辰許多負面新聞,說他拋棄女友不說,還要雪藏前任、落井下石。
一瞬間,兩大男神全都身陷丑聞。
許多迷妹紛紛大呼受不了,簡直心碎。
面對這樣的慶幸,許多人一時愕然,紛紛猜測發生了什么。
而蘇氏那邊,面對這樣的情況,也是一樣的驚詫。
啪!
蘇南辰將一份刊登著自己負面消息的報紙,狠狠砸在沈約面前。
沈約低著頭,連句話都不敢說。
“肖力負面新聞出現的同時,那些關于我的負面新聞也出現了。”蘇南辰咬牙冷笑,笑容里帶著殺氣,“沈約,你想怎么解釋這件事?你是不是想告訴我,這是一種巧合?”
“蘇總,我……”
沈約囁嚅了下,不敢回答。
“肖力那邊,按理說不可能這么快就做出反應。”蘇南辰沉聲,“我懷疑,是你把這件事的消息透露給了他那邊的人。”
這樣做,跟商業間諜無異!
“我沒有!”沈約慌忙抬頭,激烈地為自己辯解,“蘇總,您知道我的忠心。我跟在您身邊那么多年,一直勤勤懇懇,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