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不行。”王星果斷拒絕了,道:“你有沒有想過,萬一這件寶物和虛神令一樣,都是一次性的怎么辦?”
聞言,郭嘉猶豫了,畢竟,誰也不想將一件寶物白白送人,而且還是一件價值無法估量的寶物。
他們這些高等骷髏又沒有辦法滴血認主,畢竟,對他們來說,肉身只不過一個容器,靈魂火才是關鍵,精神力認主可以,但滴血認主就不行了。
見郭嘉有松口的跡象,王星繼續出言蠱惑道:“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個強大的敵人,那塊血肉要是復蘇了,誰也活不成,還不如賭一把,萬一這件寶物可以克制那塊血肉呢?”
聞言,郭嘉臉色又是一陣變幻,王星說的不是沒有道理,這顆玉蓮子的珍貴程度絕對在虛神令之。
“主宰,你成功說服了我。”郭嘉沉默一陣,無奈地取出玉蓮子,他還是第一次發現王星這么能忽悠。
“這才對嘛!”王星哈哈一笑,麻利地從郭嘉手中拿過玉蓮子,匕首迅速劃過手掌,按在玉蓮子,生怕郭嘉反悔。
“嗯,不好。”滿是血液的手掌剛接觸到玉蓮子,王星頓感大事不妙。
渾身精血如同決堤一般向玉蓮子涌去,王星有心將玉蓮子丟出去,可是卻被玉蓮子牢牢黏住,根本丟不出去。
“典將軍,快動手取下主宰手中的玉蓮子。”一直看著王星的郭嘉見王星臉色突變,立刻急聲吩咐道。
典韋同樣察覺到王星臉的異樣,郭嘉話音沒落,他人就已經沖了去。
可惜,玉蓮子就像是生了根一樣,牢牢地黏在王星手掌,郭嘉兩人齊動手也沒能將其取下來。
“主宰,得罪了。”典韋突然退后一步,揮手取出戰戟,他準備斬斷王星的手臂。
反正他們有全面恢復藥劑,應該可以斷肢重生,高級得全面恢復藥劑不行,還可以調制頂級的。
玉蓮子似乎有所感應,典韋的戰戟剛剛舉起來,它就主動從王星手脫落。
抓著玉蓮子往后拽的郭嘉一時不查,直接摔了個四腳朝天,手中的玉蓮子也被拋飛出數十米遠。
王星同樣也是一屁股坐在地,臉色蒼白,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同時露出一抹劫后重生的神色。
“主宰,你沒事吧!”典韋急忙收起戰戟,將王星扶了起來。
“沒事,就是差點被吸chéngrén干。”王星心有余悸地掃了眼數十米外的玉蓮子。
此時,玉蓮子正散發出濃郁的綠芒,柔和而不刺眼,給人一種十分溫和的感覺,任誰也想不到這是一個可以將人吸chéngrén干的大兇之物。
“主宰,小心。”正揉著老腰從地爬起來的郭嘉,眼神突然一縮,大聲叫道。
只見那顆玉蓮子散發的光芒緩緩收斂,在即將消失的時候,化為一道綠芒向王星激射而去。
聽到郭嘉的聲音,典韋毫不猶豫地擋在王星面前,渾身能量涌動,形成一個能量護盾。
結果那道綠芒,無視典韋的能量護盾,沒有一絲阻隔,直接從中穿過,沒入王星腦海。
郭嘉臉色巨變,精神力瘋狂涌出,籠罩在王星身。
“永恒蓮子。”王星則是低聲嘟囔道。
“主宰,你沒事吧!”郭嘉有些緊張地問道。
“放心,我很好,那道綠芒只不過是一條信息罷了。”王星擺擺手。
郭嘉卻絲毫不敢大意,仔細感知了一下王星的精神波動,確認是王星本人,這才松了一口氣,他就怕那道綠芒中隱藏著一個靈魂將王星給奪舍了。
“主宰,那道綠芒是什么信息,還有這顆玉蓮子認主了沒有。”確認王星沒事,郭嘉有點好奇地問道。
“還沒有完全認主了,這顆玉蓮子叫永恒蓮子,還有一套祭煉之法。”王星沒有隱瞞,道。
“永恒蓮子?和永恒境有什么關系?”郭嘉捏著下巴道。
“不知道。”王星攤攤手,有些郁悶地道。
永恒蓮子傳來的信息只有這么多,一個名字和一套祭煉永恒蓮子的辦法,其他一概沒有。
“永恒蓮子還要如何祭煉?”郭嘉又問道。
“血祭,永恒蓮子一共需要祭煉九次,每三天一次,中間不能中斷,也不可以換人,每次需要三分之一的精血。”王星說著臉頰一陣抽搐,三天就要放一次血,而且還不能中斷,坑啊!
“主宰,軍師,這里面會不會也隱藏著一個永恒境的靈魂吧!”典韋拿著永恒蓮子道。
“我就怕是這樣。”郭嘉苦笑道。
“應該不會,反正一共只需要祭煉九次。”王星不想放棄反駁道。
他總感覺永恒蓮子這個名字很熟悉,可偏偏又想不起來。
“距離下一次祭煉還有三天時間,不如讓壹海城他們在仔細檢查一遍吧!”知道攔不住王星,郭嘉提議道。
“可以。”王星沒有拒絕,但他心里很清楚,恐怕不會有什么結果。
“還有,主宰,以后每一次祭煉的時候,我和典將軍必須在旁邊。”郭嘉鄭重地交代道。
萬一有什么變故,他們在側這還能及時應對。
“知道了,我先回去休息了。”王星有些疲憊地道。
永恒蓮子第一次復蘇吸收王星百分五十的精血,大量精血流失,讓王星極度疲憊,急需休息和各種補血靈藥。
****
名稱:虛空暗殺者。
等級:七階。
能力:虛空隱匿,虛空行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