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麗華大xb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艾爾亞王都,這座無比繁華的城市,在夜晚下通火通明,絢麗無比。
酒館內,漂亮性感的上酒女郎一個個端著酒四處走動,金幣不斷從客人的手里落向柜臺,一箱箱酒從倉庫推出。
剛剛執行完任務的傭兵正大聲喧嘩,吹噓自己這次任務的兇險和收獲,矮人們和地精坐在一張桌上喝酒又相互鄙視,有人喝醉了不斷豪言壯語,惹起一片笑聲,有人歡喜的摟著某個小姐的腰走出酒館。
這是一個平靜與繁華兼具的烏托邦,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所有的一切都熱鬧非凡,但是這一切都只是表面。
夏佐坐在一個角落里,沒有人知道他是一個剛剛從魔法監獄逃脫的罪犯。
魔法監獄囚禁著艾爾亞所有擁有魔力的罪犯,這里有的罪犯或許是真的犯了罪,但是最主要的罪名卻是他們是艾爾亞擁有魔力的非貴族。
在艾爾亞,平民擁有魔力是不可饒恕的事情,法師塔所組建的搜索者們不定期在這個國度施展地毯式搜索,所有被發現者都將被囚禁在魔法監獄。
囚徒們在里面會被榨干剩下的所有價值,每年還會被法師塔派下任務,如抽血研究、魔力抽取等等等等,每一個沒有利用價值的囚徒,最終都會被送上行刑場。
魔法監獄層層機關,守衛眾多,更是被魔法禁錮所籠罩,看守的士兵一年一換。
在輪換期間法師塔的長老會率領眾多魔法師到場暫時解除魔法禁錮,當然也是在防止有人逃跑。
這是被神陸人稱之為無法逃離的地方之一。
但是夏佐逃脫了,在魔法監獄眾人的幫助下,他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從無法逃離的監獄中逃脫的人。
但代價很大呀。夏佐將朗姆酒倒進喉嚨里,嘴角露出苦笑。
桌上的酒瓶逐漸見底,夏佐舒張一下眼皮起身準備離開。
一個壯碩的男人忽然擋在夏佐身前,夏佐心中一緊,低著頭不去看他的同時手中打起魔法印記隨時準備出手。
“兄弟陪老哥我喝點。”男人醉醺醺地將孔武有力的胳膊搭在夏佐肩上,夏佐這才抬頭,當看到男人胸前的勛章,勛章上雕著一條黑加皇蛇,勛章下面紋著六顆星。
高階傭兵團里喝醉的傭兵。夏佐心中暗自道。
但也沒有為此放松警惕,手上仍然隱藏著火紅的魔法印記。
這時,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衣的火辣女人走了過來有些抱歉地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團長喝多了點。”
夏佐隨意點了點頭,禮貌性地微笑了一下。
她一邊搭手把男子扶著一邊向夏佐伸出手:“你好,我是毒蛇傭兵團的諾雅。”
夏佐警惕著并沒有和她握手,點點頭依舊是禮貌性地微笑了一下:“你好,夏佐。”
諾雅招呼了幾個人將他們團長扶走,轉身向夏佐詢問道:“你是一個人嗎?”
夏佐瞇眼看著諾雅,思考著她的目的,卻也散去手中的印記點了點頭。
“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夏佐沒有接她話,直入正題地問:“有何指教?”
“你缺錢嗎?我們傭兵團接了個任務,剛好需要人,如果你實力足夠的話。”諾雅眨眨眼,用她好聽的聲音試探著。
夏佐這次真的沒有再理會她,直接走出了酒館。
“有興趣的話,明天來傭兵公會找我們,我們明天就出發了。”諾雅對著夏佐喊道
“諾雅姐,你找他干什么,那身板看著就覺得弱。”毒蛇傭兵團的弓箭手維斯走到諾雅身邊。
諾雅則是看著夏佐離開的背影,“你知道個屁,剛剛我從他身上感受到危險的氣息。”
維斯神色詫異,諾雅姐可是五階牧師,整個毒蛇傭兵團里為數不多的五階強者,能讓她感覺到危險,這難道是個團長一樣的六階強者?
看著不像啊,弱得很的感覺。
夏佐可沒有管他們怎么想,作為一個逃脫者一切未知都有可能讓他身處危險之中,更何況這是艾爾亞的王都。
剛剛逃脫的他現在的確需要出去避一避,況且也需要錢啊!
沒有錢怎么買資源?
沒有資源怎么變強?
但因為自己的使命特殊,他必須要先了解清楚這個傭兵團的情況。
首先要確保的就是他們不是皇室派來的,雖然越獄的時候萬無一失,但不得不防。
他身上有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變得足夠強,變得更強,這樣才可以在那一日的來臨前救出他們。
夏佐快速地走在路上,十九歲的他在魔法監獄被囚禁了十六年。
但是他對外面的世界卻有著清晰地認識,乃至每一個城市每一條街道。
這是他在魔法監獄里整整學習了十六年的成果之一。
魔法監獄里一共關押著十幾萬個囚犯,同一個監牢的就有九千多個。
這九千多個囚徒或者應該說學者每天都在輪班訓練他傳授他知識,甚至夏佐在夢中都在學習。
囚徒們的實力不一,但是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特長。
比如蘭若云,他是一個風系暗殺者,在監獄里夏佐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遭受到他的偷襲,有時候是在跟老師學習魔法的時候,有時候是在背誦魔藥知識,有時候是在跟囚徒們了解有關外面世界的信息。
但這些都不算是夏佐的老師,夏佐的老師是一個九階的強者,距離大宗師僅有一步之遙。
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堪稱一方霸主,但是他在魔法監獄足足被囚禁了四十年。
一想到老師,夏佐定了定神不讓自己的情緒出現波動,他能夠出來是所有囚徒們十幾年的努力,他身負使命,必須變強。
到了。
夏佐按照塞拉讓他所記的信息走進一家大型的魔藥店,這是一家售賣魔藥的店鋪,但是暗地里卻也售賣各種不能擺在明面的東西,比如情報。
“尊敬的客人,您需要點什么?我們這里應有盡有能為您提供全面的服務。”剛進店,一個服務員便走了上來侃侃而談。
“我需要黑話。”夏佐低聲說道。
服務員面色不改熟練地微笑著,“好的,那么您請到后面的貴賓室等待,我們的服務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他帶著夏佐進了一間貴賓室,很快又退了出去并且捎上了門。
房間很寬敞,大吊燈從天花板垂直而下,明亮的房間里擺著兩張紅色的大沙發,房間周圍都是綠植,讓人待在里面心曠神怡。
夏佐剛剛坐下不久,就進來了一個戴著眼鏡穿著暗紅色禮服的中年男人。
“尊敬的客人,我是彼得,您需要什么呢?”彼得帶著招牌式微笑詢問夏佐。
“我需要一份關于毒蛇傭兵團的資料以及一個馬上就能拿到手的高階火系施法手環。”夏佐將一枚火焰鳥的魔法結晶擺在桌面上。
彼得眼前一亮,神色中更為尊敬。
這是一枚六階的火焰鳥魔晶,不管是不是眼前這個少年自己獵殺的,都足夠讓人對其心生敬畏。
“尊敬的客人,除此之外呢?毒蛇傭兵團的情報僅為三星,加上一枚高階施法手環,您還可以換取一些物品。”
“那就要魔力恢復藥水吧。”夏佐隨意道,這枚火焰鳥魔晶是他從魔法監獄帶出的為數不多的東西。
魔晶是極為珍貴稀缺的,只有完美獵殺魔獸才有可能產出,即便如此夏佐依舊絲毫不心疼拿了出來。
所有財富都只是為實力服務的。在魔法監獄克羅斯每天都不斷地提醒著他。
實力才是生存的唯一宗旨。
“好的,尊敬的客人您稍等。”彼得退出房間,夏佐則是坐在沙發上等待著交易。
很快彼得便拿著夏佐需要的東西走了進來,他先是將一枚水晶放在桌面上。
“這是您要的毒蛇傭兵團的情報資料。”隨手又放下一個手環跟幾個裝著紫色藥劑的瓶子,而后拿那枚火焰鳥魔晶。
“交易愉快,尊敬的客人。”
等待彼得走出房間,夏佐隨手把魔藥放進儲存腰帶,將手環戴在手上,再用袖子將其掩蓋住。
這才拿起桌面上那枚水晶。
夏佐先是看了看毒蛇傭兵團各個成員的對應影像,才開始閱讀毒蛇傭兵團的資料。
毒蛇傭兵團是一個高階傭兵團,建立于艾爾亞2006年,與其他的高階傭兵團不同,隊員僅有九個人。
團長是有著“怒獅”稱號的熾熱,是一名六階大斧手,毒蛇傭兵團唯一的高階武者,體魄強壯實力強勁。
諾雅,五階牧師,萬千男人的夢想,但是如果你覺得她只會治療魔法那你就錯了。
她也是一名暗影,在王都傭兵分會是出了名的手黑。
夏佐看著這里不禁感覺嘲諷,擅長治療魔法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艾爾亞獲得尊重。
而身體內有其他擁有殺傷力的魔法天賦就要被關進魔法監獄。
不過這個諾雅也的確不簡單,最起碼情報上就顯得她不簡單。
夏佐隨意地看下去,毒蛇傭兵團還有另一個五階實力的強者。
黃重,五階刀客,補刀小能起來,毒蛇傭兵團最近接了一個新任務,去黑霧叢林救出衛冕家族的一個冒險團。
不是皇室派來的就行,但夏佐覺得這個任務也沒那么簡單。
衛冕家族,艾爾亞高等家族之一。如果只是一個冒險團,肯定不至于向外求助。夏佐心中暗想著,不過無傷大雅。
自己本來也打算要去黑霧叢林一趟,既然毒蛇沒有問題,那么我可以跟他們走一塊。
如果出現問題,大不了再分道揚鑣。夏佐心中有了決定,將信息水晶放在桌面上,便離開了魔藥店。
魔藥店三樓,一個背靠椅子的金發男子看著在他面前匯報消息的彼得,搖晃一下手中的高腳杯。
“不用查他,以后他再來,都由你來接待。”
說完便透過房間的落地窗,看著外面走遠的夏佐,眼神中露出他對夏佐的興趣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