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 救神(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莊博士微微一愣,立刻就反應了過來,錢王孫正在通過預知能力,不斷預知自己和未來之人的交流情況,并且通過這個方式得到大量的情報和可能性。
‘這簡直就等于在和未來人不斷交流……上百個未來的我……未來的周白,并且還在不斷改變未來。’莊博士心中暗嘆:‘從未來得到情報,用這情報改變了現在,然后再預知被改變后的未來。’
‘如果一直這么持續的話,發展的速度的確會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但這也不是沒有代價的’
錢王孫接著說道:“如果上百個我們也無法對抗太上天尊,那我就去預知一千個未來,如果一千個不行,那就一萬個。”
“如果太上天尊真的不可戰勝,那我也終將預知到這一點,我們會在他降臨地球前撤離的。”
莊博士看向了周白問道:“周白,你也是這么想的嗎?”
周白直視著莊博士的目光,毫不避讓道:“不試一試的話,我不會放棄地球上的十多億人類。”
“我明白了。”莊博士點了點頭,然后將原始道藏10交到了周白的手上,開口說道:“你是來找這個的吧?”
看到原始道藏10,周白輕輕舒了一口氣:“這便是最后一本原始道藏了吧。”
回想自己這三年多來的記憶,周白突然微微有些恍惚,他終于要將原始道藏和天人九災給修煉完全,將道化度推向100%了。
莊博士說道:“你如果想要對抗太上天尊的話,我記憶中還有幾門天外修士的道術也可以一并傳你。”
莊博士雖然不看好周白他們和太上天尊的對抗,但卻也感受到了周白和錢王孫的決心,那他便選擇幫助周白。
畢竟如果能贏的話,誰又想要逃呢。
不過周白、錢王孫他們去準備和太上天尊戰斗,但莊博士還是決定加入盧婉貞領導的星際移民項目。
錢王孫提醒道:“周白,我已經讓你的眷屬去幫忙賺懶氣值了,你接下來就好好在月宮中觀想原始道藏10,不要浪費懶氣值。”
接下來周白便在月宮之中觀想原始道藏10,提升道化度。
一想到錢王孫的預知結果,周白就感覺到一陣微微的緊迫。
為了對抗兩個月后的太上天尊,他必須抓住一切機會去變強,變得比原來的計劃更強、更快。
同時他也不斷翻閱著月宮之中的種種資料,他還想要弄明白為什么月宮入口的走廊會那么眼熟。
而莊博士則拿到了一臺周白給他的天魔中端,通過通訊網絡和錢王孫、左道他們聯系上了,加入了原本由盧婉貞負責的星際移民計劃。
……
地球上的機械基地中,夏麗遠程操縱著一臺機甲走到了她的面前,她轉頭看向一旁的錢王孫說道:“你要的機甲,已經造好了。”
錢王孫通過天魔網絡連接上了機甲,微微操縱一下便感覺到如臂指使,他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錯,那我要的武器都裝上去了嗎?”
“都裝了。”夏麗好奇道:“不過你要這機甲要的這么急,到底打算干嘛?”
錢王孫隨意說道:“我要去天庭一趟,把那些正神救出來。”
“啊?”夏麗驚道:“為什么?”
“還有你讓我幫你投影的字,幫你挖的洞又是干啥的啊?”
“而且天庭現在坐鎮的是那個都天大靈官吧?你這機甲還不夠他一個人撕的。”
錢王孫搖頭:“不,足夠了。”
說罷,機甲便沖天而起,朝著中央城的方向飛去,一個多小時后來到了中央城上空。
此刻的中央城地面因為上一次天庭大戰,還有周白主動讓正神們疏散民眾,此刻看上去已經是渺無人煙。
錢王孫朝前一步踏出,便聽到刷得一聲輕響,上百道劍氣從天而降,直接擊穿了機甲,將之死死盯在了地面上。
“陣法嗎?”
換了個方向,錢王孫朝前一步踏出,整個機甲已經被道道紫色雷霆擊穿。
錢王孫朝前一步踏出,機甲驟然收縮,轉眼間被封鎖在一片密閉空間之中。
……
無數次的預知之后,錢王孫控制著機甲沖入法陣,閑庭信步便越過了一道道陣法的節點和空隙,沒有引發絲毫的反擊。
他就這么一路輕輕松松地飛到了天宮大門之前,然后抬頭看向了西面的天宮。
“差不多了吧?”
下一刻,便看到一道道亮光從天空之中升騰起來,無數的經文轉眼間布滿了整個空間。
然后經文變化,一行行提前設定好的文字被輪流播放了出來。
正在閉關恢復修為的都天大靈官受到了陣法警報,猛得睜開了眼睛,一個跨步已經來到天宮之外,看到了天空之中的經文。
他驚叫一聲,還以為這又是周白打過來了,結果片刻后卻發現這經文只是投影出來,并沒有展現出什么詭異的力量。
“不是周白的那一招書寫天道的道術?”
就在都天大靈官這么想著的時候,那經文變化,顯出一行字來:“以愚癡經的力量欺騙對方的意識,讓都天大靈官以為自己就是太上天尊假冒的都天大靈官,還真有你的,太上。”
都天大靈官微微一愣,接著便微微搖頭,不覺得自己有對方說的那種問題。
“你確定嗎?還記得了真子是怎么死的嗎?玄誠子又為什么突然之間走火入魔?”
“你還記得靈霄散人畸變之前,曾經意識分裂嗎?”
“他們可是和上代神帝還有金母元君走得近的很……”
隨著那一段段內容的播放,都天大靈官的心頭也泛起了一陣驚疑不定。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