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顫抖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林東亭呵斥一聲:“別胡說,活著,總能想出辦法。死了,就什么機會都沒了。”
林雷一臉沮喪:“能有什么辦法啊,這么長時間,他們一直都在外面叫罵,咱們卻只能當縮頭烏龜。”
“別胡說!”林雷父親呵斥一聲。
林東亭沒有說話,一張老臉有些漲紅。
其他林家人雖然也沒說什么,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就是縮頭烏龜。
林家院子外面,陸家和沈家的家主親自坐鎮。
現在,王家交給他們的任務,就是想盡辦法將林家從烏蘇趕走。
陸家主望著大門緊閉的林家,得意的冷笑道:“沈兄,這林家的人臉皮也真夠厚的,被咱們羞辱了這么久,竟然還不肯離開烏蘇。”
沈家主冷笑道:“那是當然,林家在烏蘇百年,這里就是林家的根。王家讓咱們把林家趕出烏蘇,就是想斷了林家的根。”
“不到最后一步,有誰會原因斷掉自己的根呢?”
陸家主陰狠的冷笑一聲:“這根他不想斷也得斷!”
“不過,我最近聽說了一件事情,蒼穹集團的高層,竟然在一天之間被人殺光了。”
“還有江北大佬胡維鑫也被人殺了。”
“是什么人竟然敢藐視華族官方的公告?”
沈家主冷笑道:“還能有誰,肯定是林大師的黨羽,死的那些人,都是背叛林大師的人。”
陸家主道:“可是,這個時候華族官方不是應該站出來捉拿兇手嗎?現在似乎沒什么動靜。”
沈家主忽然看向陸家主,問:“你在擔心什么?”
陸家主目光中露出一抹驚恐:“我擔心,是不是林大師沒死?”
沈家主斷然否定:“不可能,他都半年多沒出現了。如果他還活著,怎么可能看著蒼穹集團被王家攻陷?怎么可能看著林家被咱們欺辱?”
陸家主點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或許是我多慮了。殺人的兇手,或許只是他的黨羽。”
“其實,你沒有多慮。”
突然,一道淡漠的聲音在陸家主和沈家主的耳旁響起。
“誰?”
兩名家主一驚,立刻朝后看去。
林云正緩緩朝他們走過來。
“林大師!”
兩人頓時驚呼出聲!
“你,你還活著!”陸家主指著林云,驚叫道,那模樣就像見了鬼一樣。
沈家主的表情比他也好不了多少,滿臉驚恐道:“你沒有死在極北冰原?這怎么可能!”
林云看著兩人,面無表情:“當初在谷家,我殺秦浩天,放了你們。現在想來,當初的決定錯了離譜。”
“回到地球,我竟然連這點危機意識都沒了。看來,以后我需要自我反省一下了。”
曾經的蒼穹大帝,之所以威壓萬界,一是因為實力強橫,二就是因為冷血無情。
那些敢犯蒼穹大帝威壓之人,無一活口。
所以,蒼穹大帝的威名,才會震懾萬界。
而且,在修仙界那種弱肉強食,沒有任何規則束縛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能有絲毫慈悲。
陸家主和沈家主,滿臉驚恐。
他們想起了,在谷家被林云斬殺的秦浩天。
現在,他們的下場,也會和秦浩天一樣嗎?
“林,林大師,是王家指使我們這么做的,你不能殺我們!”
陸家主顫抖著聲音說道,說這話的時候,雙腿也在不停的顫抖。
他帶來的那些手下,看到自己的家主竟然對一個年輕人如此恐懼,那些并沒聽說過林大師名頭的青年,竟然跳出來擋在兩位家主身前。
“小子,你居然敢對我們家主不敬,找死不成!”一名染著黃毛的青年,滿臉兇狠的對著林云呵斥。
“滾一邊去!”陸家主瞬間爆發了,一巴掌將那青年打的滿嘴是血。
“林大師,這些年輕人不懂事,您別和他們一般見識。”陸家主陪著笑說道。
林云沒有理會他,昊天劍起,一道紅光閃過。
陸家主和沈家主兩人的脖脛中,頓時多了一道紅痕。
那名被打暈的青年,這才回過神來,一臉委屈的看向陸家主,問道:“家主,你干嘛打我?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為啥要怕他!”
問完之后,青年看到陸家主雙眼瞪大,一動不動,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但是,陸家主依舊不動,他忍不住上前用手扯了扯陸家主的衣袖,輕喚一聲:“家主?”
陸家主直挺挺的倒下。
“啊!”
“家主!”
“殺人啦!”
剛才還惡狠狠的青年,居然當場嚇的白眼一翻,暈倒過去。
這些流氓,平日里仗著人多勢眾欺負別人,可是,當他們見到比他們更狠的人時,立刻就原形畢露。
甚至有些比被他們欺負的那些人還要慫。
“家主!”
陸家和沈家的一些高層,驚呼一聲搶上前去。
“你竟然殺了我們家主,就算你是林大師又如何?難道你還能斗過王家!”
“告訴你,王家已經請來一位大高手,就等著你呢!”
吟!
面對兩家高層的怒吼,昊天劍再起。
唰唰!
七名高層緊跟著兩家家主,命喪黃泉。
這一下,眾人嚇的鴉雀無聲。
當林云的目光掃過他們,那些人全部低下頭,沒有一人敢與林云對視。
“滾!”林云淡淡吐出一個字。
兩家人如蒙大赦,倉皇逃竄。
林云看了眼林家大門,并沒有回去,而是轉身前往下一個地方。
“林家之危已解,暫時安全。爺爺在望月樓別墅,有劍陣守護,自然無恙。”
“現在,該是去清理各地的背叛者了。”
林云坐上了前往廣南的高鐵。
幾個小時后,這些人被殺的消息終于傳遍了華族。
中州,原東王集團總部。
秦蘭,伊允,莫知命等蒼穹集團剩下的高層,齊聚一堂。
眾人神色都有些興奮。
莫知命先開口道:“江北胡維鑫,蔣雄,還有那些背叛咱們的蒼穹集團高層,在一天之間,全部被人殺了。”
“而且我聽說,那些人的死因,都是被一劍封喉,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一天時間,從江北,殺到中州,又殺到烏蘇。”
“他,回來了!”
莫知道說完,一臉激動。
秦蘭一雙微紅的眸子,一瞬間濕潤。
這么長時間,她都不知道是如何熬過來的。
或許正是心中那一股信念,才讓秦蘭一直支撐到現在。
“小云,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