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驚人相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圣帝的人生軌跡,其實說復雜很復雜,說簡單也很是簡單。大概來說可以用林牧從開始到現在的經歷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遭遇驚人的相似,這就是根本原因吧。
少年時候的圣帝,并沒有名字。因為他的氏族沒落,從一個貴族到階下囚,成為另一個龐大氏族的奴隸。也是這個氏族,強行奪取了屬于他的所有,無例外。
富麗堂皇的宮殿也好,還是如今的王者擁有的軍隊也罷,亦或者是更強的力量,這些原本都不屬于他,全都是強取豪奪而來。卻被他拿來炫耀,甚至沾沾自喜。
也對,在強者的世界之中,沒有什么道理可講,除了以力量為尊之外,便沒有任何其他途徑。這一點,少年圣帝也十分了解,所以此刻的他只能隱忍,必須忍。
林牧與徐沐晴闖入這三萬年之前,進入這迷宮一般的宮殿。親眼看著這一幕幕的發生。不管林牧是否認準眼前的阿三就是之后的唯一圣帝,他無奈的無法改變。
有些事情唯有自己親身經歷過,才會產生共鳴。有些人面對有些事情,也只能靠著自己去解決。不管前路有多艱難,或者是多么的危險,結果都是一樣注定。
以旁觀者的姿態,林牧看著少年圣帝一天天的在自己最熟悉,現在也是最陌生的地方生存,甚至是茍延殘喘。前者有很深的感受,以前的額一幕幕全都涌現。
徐沐晴一直陪在林牧身邊,她必須保證林牧不會受到影響,從而將心魔再次釋放出來。雖然這琉璃鏡之中是幻境,沒有實際的東西,但世事難料,謹慎為妙。
“林牧,你時刻要記住,就算你認定了心中的答案,是圣帝有意讓你看見這些事情,但現在我們只是旁觀者,沒有任何資格去改變什么,也無法改變什么。”
點點頭,林牧表面雖然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拳頭卻下意識的緊握。因為他實在是看不下去,少年阿三的經歷與自己太過相同,到底要怎樣才能改變這殘酷?
“我希望你明白一點,我們只是三萬年之后的存在。能夠進入這里,也只是因為琉璃鏡正在進行考驗。如果你沉不住氣,說不定我們就永遠無法沖出去了!”
轉頭看著徐沐晴,林牧的雙眼中的確有強行隱忍的眼神:“晴兒,難道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嗎?難道你看見這一切,沒有一點熟悉的感覺嗎?當年的我…”
“你冷靜一點好不好!”徐沐晴聲音提高了幾分。看著林牧,目光灼灼:“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但如今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我們無法插手這里的一切,清楚了?”
“他與你的經歷很像,都是受盡屈辱,每天幾乎都會被折磨。在這個曾經屬于自己的氏族之中,還是曾經的王者,如今卻要成為最低賤的奴隸,誰心里會平衡?
話鋒一轉,徐沐晴繼續說道:“不平衡又能怎樣?如果你現在有辦法改變這一切,那么之后發生的事情都會被改變,圣帝不經歷這些磨難,會有所成就嗎?”
這是事實,徐沐晴看得很清楚,之所以圣帝會選擇林牧,其一是因為他的體質,天缺之體萬中無一。最重要的還是他的精神,還有隱忍能力,一直都沒有放棄。
兩者共同之處,才讓他們可以很完美的結合力量,林牧才會順利的接受傳承。如果他現在迷失在琉璃鏡之中,將自己融入已經過去的故事里,將會很麻煩。
“我不想知道你現在糾結什么,也不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做。但是你的主場根本不在這里,你要明白圣帝的最終目的,這一切的歷史呈現,都是對你的考驗。”
緩緩地,林牧閉上雙眼,將自己的情緒也慢慢平和下來。因為只有清醒的狀態,才可以最準確的判斷。少年阿三的經歷,不斷與林牧重合,就像是歷史重演。
“呵呵……哈哈……我終于找到根本原因,原來事實是這樣的可笑。”林牧仰天長笑,久久的不能平靜。好半晌,他終于收斂,然后臉上變得一片冰冷。
“晴兒,我并非完全迷失在這其中。首先,我明白眼下的王族,根本就沒有資格繼承這一脈絡。他們百般為難阿三,不過是想要奪取最根本的氣脈,完全占領。”
沒錯,即便是阿三淪落而奴隸,他體內的脈絡根本也不會改變。只要他還存著這一絲脈絡,那么總有一天會恢復輝煌。中年男人的目的,就是將之逼出來。
畫面再次改變,林牧與徐沐晴置身于之前的大殿。這一刻所有人都消失,只剩下那中年男子與阿三。后者依舊是跪在地上,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但眼神倔強。
“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局面已經無法改變,你又何必如此執念不散?如果你肯將你皇室的根本血脈交給我,我保證放你一條生路,回歸自由的生活。”
好半晌,阿三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回答。但這時候,中年男子失去耐心。伸手一握,隔空掐住阿三的脖子:“怎么?到現在了居然還如此倔強?還不認輸?”
“呵呵……認輸?我憑什么認輸?告訴你,搶奪來的終究不是自己的,你還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就算你可以一時的稱霸,但時間一久,便會漸漸的衰落下來。”
沒有正統繼承人的血脈,喚醒守護這個氏族的獸靈,就算中年男子用盡手段,最后也是徒勞無功,沒有任何意義。所以阿三并不著急,著急的應該是強盜。
“看來你是真的給臉不要臉了?阿三,這么長的時間,你當真看不清自己的處境?還想著要翻盤?你認為憑借你那一點力量,還有苦守的血脈,就可以堅持?
一臉的漠然,反正不管是怎樣的折磨,阿三都已經習慣了,甚至是麻木了,所以任何方式對他不管用了。看到中年男子氣急敗壞的樣子,他甚至有些興奮沖動。
“怎么?你沉不住氣了?不想再繼續僵持下去了?既然知道這件事的根本,只要你拿不到我身上的脈絡,便無法統治這個王朝,氏族,又何必一直白費力氣?
砰!啪!轟!狠狠地將阿三扔出去,重重的撞擊在地上。只見得他臉上一紅,便噴出一口鮮血:“咳咳…有本事你就繼續!殺了我,你擁有的一切都會消失。”
沒有危言聳聽,這是事實。阿三才是這王朝,這個龐大氏族的根本。雖然中年男子以強橫的力量控制。只要阿三消失,這王朝也跟著覆滅,沒有扭轉的可能。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