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宴會廳內戲林玄 西子湖畔救扈青(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林玄睜開眼,望向窗外,外面的太陽好像剛升起,跟湖面連成了一片,林玄不由得想起那日與楊曼泛舟西湖一起看日出的情形,心里頭不由的一陣難受。
這時候,朱榮推開了門,問:“你醒了?感覺怎么樣?”
“睡了一夜,感覺好多了。”
“什么?一夜!你是睡了一整天,現在都日暮了。不過我佩服你,能在我們這兒走了一圈,最后才倒下。收拾收拾,咱們去吃晚飯,我在外面等你。”
林玄敲了敲頭,原來自己已經睡了一整天,又該吃晚飯了,然而自己現在沒有一點胃口,怕是吃不下了。
“八哥,你現在還不想吃,你們吃吧,我休息一會兒。”
“誰叫你吃飯呀,叫你是讓你喝酒去,大哥他們傳來消息,今晚會回來,咱們先去那邊等著大哥他們。”
林玄和朱榮一起往宴會廳走去,路上,林玄忍不住問朱榮:“八哥,大哥是個怎么樣的人啊?”
“大哥啊,他是晁蓋晁天王的兒子,是那種可以為了弟兄們拼命的人,兄弟們都愿意跟著他干。大哥很有遠見,他說咱們這些梁山后人,除開那些征方臘后活下來繼續給朝廷當官的,剩下的人散落在四處,難免會被以前的對頭給盯上,勢單力孤的話,很危險,就是他把大家召集起來,成立了水泊盟。這兩年水泊盟越來越壯大,也是靠著大哥運籌帷幄。原本我就是在梁山腳下開了一個小酒館,金兵攻過來的時候,我的小酒館也毀了,家也被毀了,那時候我根本就沒有地方可去,是大哥找到了我,把我帶到了臨安,也是大哥教了我功夫,我才能夠在江湖上有了“水上夜叉”這個名頭。我特別感激大哥,沒有大哥,也就沒有我的今天。”
“那大哥真的很厲害。”
“嗯,大哥的功夫也是數一數二的,你爹林教頭當年號稱槍棒無對,我沒有見過,但是要說大哥的功夫,那武林中,估計也沒幾個人是大哥的對手。有一次大哥一個人面對揚州五虎,不僅全身而退,還擊斃一虎,重傷一虎。要知道那揚州五虎橫行長江一帶,多年沒有對手,竟被大哥一人重創,想起來讓人神往,可惜我沒親眼目睹這一戰。”
“大哥這等英雄豪杰,一會兒我一定要多敬大哥幾杯酒。”
“那三哥呢?”
“三哥是“一丈青”扈三娘的侄子,因為扈三娘和王矮虎沒有孩子,所以三娘把他接到自己身邊,跟著三娘生活過一段時間。三哥跟著三娘學了一身武藝,后來三娘隨軍出征,就把三哥留在了東京。沒想到三娘這一走,就沒能回來,三哥在東京沒有依靠,因此就流落江湖,在江湖上快意恩仇,博了個“云中龍”的名號,后來聽說大哥成立了水泊盟,便來投奔了大哥。三哥的功夫具體怎么樣,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三哥點子多,我覺得叫“云中龍”不太合適,倒是先前加亮先生那個“智多星”的名號挺適合他的。而且三哥人脈極廣,江湖上很多人都賣他面子,所以在我們這兒,三哥主要就是負責維護江湖上的朋友們的關系。”
說話間,已經到了宴會廳,其他人早已經在里面了,看見林玄進來,薛白一把把他拉過去坐下。不懷好意的沖他擠眉弄眼。
“咳...”徐朗說話了,“小玄,昨天第一道考驗過了,今天呢,叫你過來,咱們也不喝酒了,咱們今天吃包子,規矩呢,還是跟昨天一樣,我們每人陪你吃一個,你吃三個。”
“......!?”
“放心,今天的包子是肉包子,皮薄大餡,包你喜歡!”
“......”林玄臉都白了,扭過頭看著朱榮,苦著臉嘀咕道,“不是說今天是見大哥跟三哥嗎?怎么又吃包子?”
“噗~”朱榮沒忍住。
“哈哈!”“哈哈!”...
接著是薛白,然后楊朱,徐朗...最后大家都笑作了一團。
“哈哈,看你的樣子,跟你開玩笑的,哈哈,哈哈。”
林玄的臉由白轉紅。
“哈哈,不開玩笑了,咱們趁著等大哥的功夫,給老九想一個名號吧,以后在江湖上混,也好亮招牌。”不知道是誰提議。
“好啊,我看小玄這么老實,干脆就叫'小老實'或者叫'小鐵憨憨'吧。”薛白捂著嘴說。
“胡鬧!”徐朗打斷了薛白,“有這么取名號的嗎,依我看啊,老九生的豹頭環眼,他父親又叫'豹子頭',干脆就叫'小豹子'。”
“二哥,你這太俗,一點創意都沒有,我看啊,老九使的是槍,聽說林家槍又霸道,依我看,就叫'銀槍小霸王'吧。”石方說到。
“你們的都不好,'銀槍小霸王'聽起來多浪,再說了,以前梁山上周通周大爺就叫'小霸王',我覺得吧,咱們都是龍啊,虎啊,小玄又使蛇矛,就叫他“過山峰”吧。”張悅提議。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都不能達成一致,于是就都找上了林玄。
“小玄,你看,我們的提議哪個好,你自己選一個,先說好了,你選好了,我們大家都不能有意見。”
林玄看了看徐朗,又看了看眾人,想了一想,說:“各位哥哥的提議都很好,我覺得都有道理,不過我聽說咱們扈三哥是一個智多星,所以我想等他回來聽聽他的意見,小玄先謝謝各位哥哥了。”
“沒看出來啊,你小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滑頭了?”眾人不再議論此事,各自聊天去了。
等了一個時辰,也不見晁恒和扈青的影子。楊朱首先坐不住了,“大哥和三哥怎么還不回來,按說早該到了,該不會有什么事吧?”
“老六,別瞎說,大哥武功高強,三哥又是個謹慎的人,不會有什么事的,應該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擱了。不過這天已經黑了,咱們還是派個人去門口迎迎吧。老八,你去看看,大哥他們要是回來了,你給接一下。”徐朗對朱榮說。
朱榮走了出去,宴會廳沒了之前的吵鬧,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
“二哥,不好了!”只見朱榮背著一條人影跑了過來,后面跟著幾個嘍啰。
徐朗他們跑了出去,在門口接住了朱榮,朱榮把背上的人放下。只見那人臉上血肉模糊,看不清楚相貌,身上有十幾道傷口,都是被刀劍所傷,最重的一道,是在背上,從左邊肩胛骨到腰部。那人已是奄奄一息。
“三哥~三哥受傷了!”朱榮快要哭出來了。
林玄這才知道,這就是三哥扈青。眾人把扈青抬到房間,正好薛白在江湖上學過一些醫術,便由薛白給扈青做了簡單的清理,上上藥然后包扎了起來。
薛白退了出來,眾人都在門口等候,看見薛白出來就圍了上來。
“老三傷勢怎么樣?”徐朗首先發話。
“三哥還算幸運,雖然傷口很多,但是都不致命,我已經給三哥上了藥,只要靜養幾日,三哥應該能夠蘇醒過來。”
眾人松了一口氣。
徐朗又問:“能看出來老三是被誰所傷嗎?”
“看不出來。”
“老八,到底怎么回事,你說說。”
“剛才我按二哥吩咐,出去迎大哥,到了門口等了一會兒,沒有大哥的影子,我就往外走到碼頭上等,在碼頭上我感覺到旁邊的荷花叢里面有響動,我就去看看,沒想到就看見三哥躺在荷花從里面。”朱榮答到。
“那大哥呢,你有沒有看到大哥?”
“我看到三哥這樣,顧不得其他了,就把三哥背回來了。沒有見著大哥”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