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問號,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嗚嚕——嗚嚕嚕——”
流水聲漸漸又大了起來。
在魚樂面前的是林立的暗礁,以及流速極快的水下暗流。
魚樂環顧四周,發現這里正是第一次遇到長鼻魚的地方。
原來那時已經不知不覺地闖到白水河里了。
那時的自己視力還很差,只能依稀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順著水流沖了過來。
若不是……
魚樂看了看身旁仍然纏著珠鏈的大黑,“咕嚕嚕”冒了一串氣泡。
若不是大黑救了自己一命,現在恐怕已經尸骨無存,甚至已經化作水草的養料了。
想想其實也只是過去了兩天而已,可心里卻感覺像過去很久了。
大黑一邊甩著纏在身上的珠鏈,一邊追到一條小魚,張口吞了進去。
“咕嚕嚕——”
大黑看到魚樂偏著頭看他,朝魚樂吐了一串泡泡。
接著,竄到魚樂身旁,繞著游了幾圈。
你也想起救我的那次嗎?
魚樂心里嘀咕著,隨后搖搖頭。
怎么可能,大黑是莫得感情的。
叮啷咣啷的金鱗玉石碰撞聲微微響起。
魚樂把裝滿金鱗玉石的小“包袱”擱在河底的一個石頭上,張嘴又閉合,來回幾次,稍微活動了下自己的嘴巴。
做為唯一一個算是可以“工作勞作”的器官——魚嘴,用久了同樣也是會酸困的。
“嘩——”
大黑又游了回來,將珠鏈蹭在魚樂身上,歡快地甩了甩身體,又嗖的游向一旁。
表面看起來,好像是大黑依賴自己,莫名其妙把自己當做同伴后,就一直跟隨左右。
但事實上卻是因為有了大黑,魚樂才有了心靈上的陪伴,也有了這個世界的第一份情感。
小“包袱”被河底暗流沖了開來,露出了那面“鏡子”鱗片。
嗯,小母魚看到這個,肯定會嚇一跳。
可以看到自己的事物,她肯定沒見過,絕對完全懵圈。
哈哈,嚇死你。
魚樂心里漾起了幾分異樣情緒。
嗯,小母魚就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二份情感了。
前世的自己做夢也不會想到,會有一個魚兄弟,還會有一個魚妹妹。
“咯噔——噌——”
金鱗玉石又一陣響動,魚樂熟練地把小包袱包了起來,一口咬住,叼起來快速向前游動。
周圍的光線又暗了一些,水流也漸漸變緩。
魚樂和大黑游過一塊較大的礁石后,水流幾乎無法覺察了。
側線感覺到熟悉的舒適感,癢癢的。
嗯,到“家”了。
此時夜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潭底又開始瑩瑩的發著光。
入眼望去,大半個白沙潭都可以看的清楚。
細細的白沙遮掩著零星的幾塊白色砂石,一只小蟹正在努力的蠕動,身體漸漸沒進白沙中;河蚌的蚌殼微微張開一條縫,綠色的草末緩緩地被送了出來;一顆水草上黑壓壓的爬滿了水蟲,一條魚呆呆傻傻地蹭到了水草,水蟲頓時四散逃開,露出了水草本來的碧綠顏色……
哇,還是家好啊。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茍”窩。
嘿嘿。
魚樂厚顏無恥的繼續向前游。
過了一會兒,聽到了“汩汩”的水聲。
魚樂知道,這是到“涌泉”了。
果然身邊的大黑按捺不住就要往涌泉方向游,游了一截后,卻發現魚樂并沒有往這個方向游。
轉過身,側著頭看向魚樂。
魚樂一副初心不改(死皮賴臉)的模樣,悠悠然游著。
大黑身體像條絲綢布一般甩來甩去,像是在疑惑兄弟,你咋不去玩噴泉了呀?
噴泉不香嗎……
香!
此刻魚樂的心里正想著小母魚,想到小母魚就想到她身上的“味道”。
真是香!
魚樂心里一陣激動,“啪”的一聲,尾巴猛地一擺,像一只叼著雛鳥的大鳥向前“飛”去。
“嗚嚕嚕嚕嚕——”
白沙被攪起一些,合著細碎的氣泡翻卷了一會兒,然后緩緩沉了下去。
大黑愣了一會兒,又回頭看了看翻騰的涌泉,原地轉了兩圈。
終于,還是跟在魚樂身后,快速的游動。
再次游到“迷霧區”,魚樂驚奇的發現,明明這時還沒有出現綠色光芒,自己卻能清楚的看到周圍的環境。
嘎?
什么情況,自己是裝了夜視儀了嗎?
這時魚樂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自己從小母魚那里吃到的是什么神仙草啊。
不僅苦惱自己兩世的近視眼成了歷史,還擁有了不可想象的夜視能力。
所以,我現在是條貓魚了唄。
喵——
魚樂下意識地張了張嘴。
四周依舊安寧靜謐。
呃,發聲是不可能發聲了,這輩子都不可能。
“當啷——噌——叮——”
一連串的聲響突然傳來,嚇了魚樂一跳。
只見自己叼著的小“包袱”掉在潭底,又因為慣性向前翻滾了一截距離。
要是有手該多好,就可以解放嘴了。
魚樂一邊憤憤不平,一邊凄苦的再次收拾小“包袱”。
大黑從后面追了上來,木愣愣地在一旁看著,表示對魚樂收拾包袱行為完全不理解。
大傻魚,就知道自己玩,也不知道幫幫忙。
吃人家小母魚水草的時候,你也“睡”的挺有狀態的。
該給人家回報的時候,就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魚樂一陣腹誹。
在心里對大黑強烈譴責了一會兒,魚樂又把小“包袱”收拾好了。
這次死也不能松口了!
魚樂緊緊地咬著,心里不斷地給自己暗示。
所幸,上次老烏龜行走的磨磨蹭蹭,慢慢騰騰,魚樂把路線記得一清二楚。
左拐游過三個怪石,然后再左拐,一個怪石過后右拐,直直走四個怪石……
到了。
眼前兩個高高的像門柱一樣的怪石,清楚的表明,已經來到小母魚的地盤了。
開玩笑,我一歲說話,兩歲識字,三歲就能背誦《琵琶行》了。
我這么記憶力超群的——魚,有什么路我不記得。
某魚恬不知恥的在心里邊吹牛邊夸贊自己,全然忘記上次的路癡經歷。
不過,小母魚呢?
魚樂凝神望去,光芒照耀的這一大塊區域,沒有小母魚的身影。
甚至老烏龜也不見了。
魚樂帶著大黑向前游去,光華瀲滟的潭底靜悄悄地。
去哪兒了呢?
魚樂游著游著,前方有一塊兒大礁石,再往前,應該就是去往白水河的方向了。
會不會出去玩了?
嗯,不如先去水面看看。
魚樂嘴里叼著小“包袱”,尾巴一擺,朝水面游去。
寧靜的夜晚,一絲風也沒有。平靜的水面上,倒映出天空光華四射的明月。
“啵——”
“啵——”
一黑一白兩條魚,倏地破開水面,水面頓時一陣晃動。
水中倒映的明月被打散,晃晃悠悠半天才漸漸恢復。
“啪——”
大黑突然一甩尾巴,朝后方游走。
魚樂微微轉了轉身。
原來是看到老烏龜和小母魚了啊。
老烏龜趴在一塊半露的礁石上,而小母魚則在礁石旁邊,半個身子露出水面,半個身子沒在水里。
“嘩——”
大黑游到半路,突然原地轉了一圈,停了下來,過了片刻,逃也似的游回魚樂身邊。
像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呢?
魚樂仔細看去,好像老烏龜和小母魚此刻的狀態都有些不太對勁。
小母魚身體上空,點點的零碎光芒悠悠地飄著;老烏龜的身體上空則是空空如也,卻仿佛比旁邊礁石上空還更黑了一些。
這什么情況?
“啵——”
魚樂張大了嘴巴,嘴里叼著的小“包袱”頓時朝潭底沉去。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