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甜如蜜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藍言希強行把藥吞下去后,一抬眸,就對上男人那含著笑意的目光,她心跳瞬間加速了起來,慌張垂眸,就看到男人放在他被子上的一雙手。
那雙手修長白晰,骨節分明,一動不動的,就像藝術品似的好看,藍言希俏臉一羞。
她不由的伸手去抓男人的手指,一臉羞澀的問:“你盯著我笑什么呀?”
“言希,怎么好像你比我更著急啊?”凌墨鋒喜歡看她臉紅的樣子,她的肌膚白晰細膩,臉蛋一紅,就帶著桃花般的粉嫩,讓他恨不能的揍過去咬一咬。
藍言希臉色更是羞窘了起來,氣呼呼的伸手在他胸膛一推:“我才沒有,我就是覺的對不起你,明明說好一訂婚就要的,一直拖到現在。”
“你沒有對不起我,真的,生病和你的生理期都是正常的事情。”凌墨鋒輕柔的安撫她,不想看到她燥動的樣子。
藍言希這才抬眸,凝望著他:“凌墨鋒,以前,我從來不覺的自己配不上誰,可遇到你之后,我才發現,如果我自己不變的更加優秀,我真的快要配不上你了,我好心慌。”
凌墨鋒見她又開始說傻話了,忍不住附身在她的額頭處親著不放,好一會兒,這才在她的臉蛋處輕輕的拍了拍:“言希,我不知道你說的配不上是指什么,要不,我們明天晚上試試,應該能配得上。”
藍言希渾身一顫,美眸立即就睜大了一圈,好吧,凌墨鋒總是在她毫無準備之下開車,讓她措手不及。
“你不正經。”藍言希嘴上說著,眼睛卻染滿了笑意。
凌墨鋒立即往她身上輕輕的一貼,雙手撐在她后背的床靠處,薄唇離她很近,呼吸都糾纏上了。
“言希,你比我年輕,漂亮又有能力,家世比我好,應該說是我占了便宜的。”男人說著的話,隨著他的薄唇往她耳根處移去,果然是在占便宜啊。
“你才沒有,你想找比我更漂亮的女人,更有能力的,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再說了,我家世雖不錯,但也不是最好的,你還是有機會……啊,你咬我?”
藍言希還來不及發表完她的意見,就覺的耳根處一疼,男人竟然咬她一口了,雖然沒用力,可還是讓她疼了一下。
“疼嗎?”男人低啞著聲音問她。
“你要干嘛?”藍言希氣呼呼的問他。
“只是想讓你安靜一些,現在我們做的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男人低沉的笑了起來。
藍言希立即伸手抱住了他,將臉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處:“你咬吧,隨便你咬,我不怕疼。”
男人卻哪里還敢咬她,只伸手過來,將她輕輕的抱住了,這一刻,放下所有的疲倦,只想吸著她身上的清香,安安靜靜的待上一刻。
“去洗澡吧,早點睡,你明天還要工作呢。”藍言希真怕他現在就睡著了,輕輕的摧促著他。
“嗯,你先睡,我馬上過來。”凌墨鋒最后再貪戀的吻了一下她的唇,卻把這個小女人給嚇了一跳,立即推開他。
“不行,我感冒了,會傳染的。”藍言希焦急的說道。
凌墨鋒卻挑了挑眉宇:“我不怕。”
藍言希拿他的任性沒辦法,他不怕,她卻很怕,看來一會兒睡覺的時候,她得離遠一點,凌墨鋒現在忙的不行,萬一真的因為她生病了,那她得多心疼啊。
凌墨鋒洗了澡出來,身上穿的是一套炭灰色的睡衣,帶睡褲的那一種,之前他一個人睡的時候,他只是穿一套睡袍就睡下了,可如今,床上還有個嬌柔甜美的小女人,他還是不敢太隨便的。
“言希,離我這么遠干什么?”男人躺下,才發現,那個女人躺在另一側的床邊上,中間隔出近一米的距離了。
“我怕感冒傳染到你了。”女孩子悶悶的聲音傳過來。
男人卻直接伸手將她整個人拽了過來,緊緊的摟入懷中:“不許離我太遠。”
霸道無理的聲音,落進她的耳邊,令這夜都變的微甜了。
藍言希還是很喜歡窩在他懷里的感覺,很安心,讓她睡的更香沉。
既然他不介意,她自然也不堅持了,就這樣睡在他的臂彎里,一夢到天亮。
早上,她隱隱約約的感覺有溫潤的東西在她額頭處游動著,她睜開雙眼,就看到男人用薄唇在她額頭處試著體溫。
昨天晚上吃過藥,現在她體溫回歸正常了。
“我馬上起來,一會兒跟你去上班。”藍言希翻了一個身,懶洋洋的說道。
“如果你起不來,就別免強了,多休息一天也沒關系。”男人溫柔的勸慰她。
“不休息了。”藍言希立即的坐了起來,然后找拖鞋下床。
男人直接把她的鞋子移到她的腳邊:“好吧,既然你堅持,那就過去,我下樓給你做早餐。”
“嗯!”藍言希大清早的,心情好的要飛上天去了。
窗外陽光明媚,她伸了一個懶腰,趕緊進浴室洗漱,等到她打扮妥當下樓的時候,就看到男人端著絆好的兩碗面出來。
凌墨鋒一抬眸,就看到她身穿著工裝的清麗模樣,心頭一蕩。
“過來吃東西。”他微笑的開口。
藍言希看著他,他挽著衣袖,雙手撐在桌面上,目光溫柔的看過來,令她大清早的就心動不己。
“嗯!”她抿嘴輕笑,走了過去。
由于時間緊迫,凌墨鋒也沒有做太多,但也足夠兩個人填肚子了。
“凌墨鋒,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藍言希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還是小姑子凌暖暖打電話提醒她的。
凌墨鋒仔細想了一下,點頭:“是,還有一個多星期吧。”
“那你想過要怎么慶祝嗎?暖暖說,你之前好像都不過生日的。”藍言希一臉期待的問他。
“我是個男人,生日沒必要大肆慶祝。”凌墨鋒輕笑著回答。
“以前不過我不管,現在我既然知道你要過生日,我就得送你禮物,還要訂個蛋糕回來。”藍言希無比熱心的說道。
“你要送什么禮物?不要浪費錢了。”男人立即想到她上次送的禮物很貴重,他就不敢再收了。
“我現在保密,你過了生日就二十九歲了,男人的黃金年紀,我再算一下,如果我們明年生孩子,那我們五十歲的時候,孩子才二十歲,我們還得生二胎的話,那以后我們可能就要圍著孩子轉圈了。”藍言希無聊的邊吃邊說,想想就覺的留給他們獨處的時間真的不太金了。
“你這是嫌我老了嗎?”男人挑眉看著她問。
“沒有啊,剛剛好。”藍言希吐吐小舌頭。
“如果我能再年輕幾歲就好了,你才二十三歲,我們相差的年紀有些大。”凌墨鋒忍不住的感慨。
“不大啊,我差不多就二十四歲了。”藍言希安慰他。
男人低頭笑了笑:“好了,趕緊吃早餐,時間不夠了。”
藍言希這才抿嘴笑起來,不再說話了。
吃了早餐,藍言希就坐進了凌墨鋒的轎車,她原本還想跟他珍惜這路上的美好時光,卻發現,楚冽這一路上都沒有停止在匯報工作,還有安排一天的行程。
藍言希在旁邊呆坐著,光是聽到這些繁雜工作,她就頭痛不止,真不知道凌墨鋒是怎么應付這些難題的,同樣都是有腦子的人,為什么還是差距這么大呢?
一路到達辦公廳,藍言希下了車,男人朝她叮囑一聲:“有事就給我打電話,或者跟楚冽打電話。”
“知道了!”藍言希調皮的朝他眨了一下眼睛,男人忍不住嘆笑。
藍言希轉身就朝著辦公室的方向走去了。
()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