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余生就在廢棄島上懺悔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百三十五章:余生就在廢棄島上懺悔吧!
當即,福伯看著宇文雪,嚴肅道:“小雪,你殺小龍,是一不該,你殺白老是二不該,最不該的就是將火勢引導帝天鈞身上,知道為什么葉老他們都不敢動手了么,因為帝天鈞是宇文家不能觸碰的存在,也是帝天鈞不想和宇文家計較,又或者說,他壓根就看不上宇文家,不然的話,你父親這會兒都已經死了,你差點覆滅了你父親一輩子的心血,心,太過于歹毒,所以,我也不會幫你說話,若是不想吃苦頭,自己上車,別逼我動手!”
后面話落下,宇文雪人像泄了氣,幾秒后她哈哈大笑,指著福伯道:“動手?你不過是我宇文家的奴才而已,敢對我動手?還有,你們那么怕帝天鈞,那我告訴你們,最好現在放我和冷云他們離開,不然的話,帝天鈞的岳父就死定了!”
是的,她瘋狂了,眼看計劃就要成功,劇情發生這么大的反轉,她是真的沒辦法去接受。
福伯聽聞此話,也懶得再廢話了,抬手就將宇文雪給打暈了,然后將其抱上車,關上車門的時候,他對葉老他們開口道:“冷云等人,交給你們!”
隨后,福伯驅車離開。
等他的車離開后,牛老看向冷云,冰冷道:“老白是你殺的?”
“不,不不,牛老,我也是被逼的,我真的是被逼的!”
他解釋,可這會兒白老的徒弟已經動了,上去就是一頓死揍,跟隨冷云的人怕死,一個個立馬將情況說出
大約十分鐘后,宇文雪醒來,當發現自己宇文孔泉的房間中時,她揉著有些發昏的腦袋,回憶了一下。
緊隨著眼神中閃過一絲恐懼,看向房間,就見帝天鈞和宇文孔泉正坐著看他,福伯就站在一邊!
當即,她立馬開口道:“爸,你別信他的話,他是騙你的,騙你的!”
“他沒騙我,冷云那些手下全部招了,你真是我的好女兒啊!”
宇文孔泉冷聲開口,眼神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宇文雪見狀立馬道:“您,您不能殺我,我是您的女兒,我有韓梁,韓梁在我手里,帝天鈞,你若是敢動我,韓梁必死,你不是愛韓畫雪么,我看你怎么跟韓畫雪交代,放我走,給我一筆巨額財富,我就放了他!”
后面,她是對帝天鈞說的,此刻的她有些癲狂。
帝天鈞冷冷道:“你感覺我既然對你出手了,我岳父還會被你的人控制么?”
聽到此話,宇文雪一愣。
帝天鈞冷冷一笑,對于這個女人他沒有一絲同情!
為了家族的繼承權,連自己親兄弟都殺,可以說滅絕人性。
并且,這個女人也確實危險,差點就讓他著道了。
若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高手,今日沒準宇文雪的計劃沒準真的成了。
想到這里,他看著蒙了的宇文雪,繼續道:“若是你不想著把責任推我身上,不那么心狠手辣,沒準你已經成功了!”
說完,帝天鈞就要走,宇文雪陰狠道:“帝天鈞,我死都不會放過你的,不會放過你的!”
帝天鈞停頓了一下,淡淡道:“你和你父親,在我眼里都不過是螻蟻,我真不明白,你跟我究竟是有何深仇大恨,你也算是有點本事了,逼著我跟宇文孔泉說出身份,就憑借著,我告訴你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人,得知足!”
隨即,帝天鈞離開,因為他沒有必要再在這里了,剩下宇文孔泉怎么處理宇文雪,就死他的家事了,他現在也有家事需要去處理一下!
而等帝天鈞走后,宇文孔泉沒了冷色,而是看著宇文雪道:“小雪,我很想知道,你殺你弟弟的時候,是如何一個心態,那可是你的親弟弟啊,朝夕相伴,他從小就跟著你,一口一口一個姐的長大,你,你如何下的去手!”
看著顫抖的宇文孔泉,宇文雪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
對于自己父親的手段,他十分清楚!
比起狠,宇文孔泉比他可狠多了。
想到這里,她哭泣道:“爸,我錯了,您放放我,哪怕將我逐出家族都行,求求您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殺了自己弟弟,又殺了白老,最后嫁禍給帝天鈞,為了讓我和他開戰,不惜迫害無辜的人,你知道,今日帝天鈞岳父一死,整個宇文家都會毀滅么,你想過你父親會死么?”
宇文孔泉問出,宇文雪發愣。
沒等她再出聲,宇文孔泉墩身到她近前道:“你殺小龍的時候,小龍應該也求過你吧,你,為什么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先不說你們是一母同胞,哪怕養一只狗,幾十年在一起,也會有感情吧,你,怎么會這么狠,怎么可以這么狠啊!”
“還有白老,從小他就特別護你們兩個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你為何要殺他?就為了嫁禍給帝天鈞?無知,可恨,蛇蝎心腸,都已經無法來形容你了,女兒啊,你做的種種事情,讓我如何放過你,怎么放過你!”
聽著宇文孔泉悲痛欲絕的話,宇文雪知道自己徹底沒活路了,一下子也放開了,哈哈大笑道:“怎么放過我?我問你,如果今天做這些事情的是小龍呢?”
宇文孔泉眉頭一皺!
“怎么不說話了,為什么不說話,小龍這些年做的荒唐事少么,你何時懲罰過他?我告訴你,就算我不殺他,遲早有一天,他也會死在別人手上,與其白白死掉,還不如替我這個做姐姐的鋪路,我沒錯,宇文孔泉,我沒錯,要不是你偏心,要不是你重男輕女,我就不會這樣!”
“我是女兒不假,可我哪一點不比我弟弟強,憑什么,憑什么我最后要淪為你么強大家族的工具,以后嫁給一個我喜歡的人,我的命,由我自己掌控,我不服,我不服!”
“還有,還有帝天鈞,都是他,若不是他,我就成功了,我就成功了,你問我為什么,這就是答案,哈哈哈,你殺啊,殺了我,你就絕種了,不對,你還可以生一個,你還年輕,還可以要兒子,我詛咒你,詛咒你一輩子再也生不出兒子!”
宇文雪就跟瘋了一樣開口,宇文孔泉聽著,心中如刺扎一般,呢喃道:“也許,我錯了,但這不是你犯錯的理由,當年我從你叔叔伯伯里拿到宇文家,也曾有過殺掉他們的想法,可到底我沒動手,原因很簡單,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以為你和小龍一男一女,是絕對不會出現我和你叔叔伯伯他們的情況,可沒想到你比我還狠,直接就殺了你親弟弟,我想,若是有機會,你連我也殺了吧!”
“子不教,父之過,你做的所有事情,終歸也與我有關,我不殺你,余生,就在家族廢棄島上懺悔吧!”
話落,囈語的宇文雪忽然瞪眼,眼神中恐懼道:“爸,你不能這么對我,你殺了我也好,不要將我關入那座島,不要!”
宇文孔泉轉過身,沒有再理會,福伯上前再次打暈宇文雪,然后對宇文孔泉道:“少爺,現在就送走?”
“送走吧,福伯,你說,是不是我做錯了?”
這時,宇文孔泉問出,福伯知道宇文孔泉如今肯定很難受。
他是看著宇文孔泉一路成長的,很清楚宇文孔泉的為人。
他是狠,但只對敵人狠。
對自己親人,他一向寬容,當年宇文家幾個男人,哪個不是要他的命,可他握住權力后,放逐的放逐,該重用的還是重用,未殺一人,就可見其心并不壞。
這也是夏中正為他說話的原因所在,因為夏中正也認可宇文孔泉。
為商,他是奸詐,為人,在敵人面前他是兇狠,可為人,在如今時代,他并不算一個壞人!
如今自己女兒殺了自己兒子,這對于宇文孔泉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想到這里,福伯開口道:“錯不在你,而是宇文家的規矩,是人心,少爺,別多想了,身體要緊,我先送小雪離開了!”
“嗯,麻煩您了福伯!”
“少爺,好好休息,喝杯牛奶!”
福伯短短一句話,讓這個叱咤東南亞的男人眼圈一紅,拳頭緊握,沒吭聲。
等門關上后,他人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虎目泛淚,一口悶血再次吐出,悲痛咽嗚
()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