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夏中正的提點!(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百三十章:夏中正的提點!
夏中正話剛說完,老戰神在邊上道:“這個人,讓他進來,剛好,最近他和我這徒弟有點事情,我正愁不知道如何瓦解他們恩怨呢,你認識,那最好了!”
后面話落下,夏中正一愣,沒有多問,點頭道:“那就聽您的!”
隨后,中年男子出去,茶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眾人都沒多言,夏中正是不好意思問,王峰在邊上見狀,看向帝天鈞道:“天鈞,這宇文孔泉跟你有過節?我沒記錯的話,這家伙,似乎是東南亞的吧!”
都市,眾人看向了帝天鈞,帝天鈞微微一笑道:“來了,你們就知道了!”
“你這小子,純心是不想我老夏好過是吧,麻溜的,說說怎么回事!”
夏中正憋不住了,今天可是老戰神的大壽,要是鬧的不愉快,這罪過他可承受不起!
聽夏中正這么說,帝天鈞也明白他的意思,這夏中正雖然位列三大龍帝之一,可對于老戰神,那是尊敬有加,知道他是不想因為這些事情鬧了興致,就將后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等帝天鈞說完后,夏中正開口道:“想不到這諸葛孔泉,一輩子精明,到頭來被自己的女兒給耍了一把,你小子也不地道,今日我在,剛好給你化解了這個矛盾!”
“如此甚好,這宇文家雖然近些年囂張跋扈,但還沒到拔出的地步,敲打敲打也就算了!”
老戰神發話,眾人就知道了宇文家的結局,有小礙,但無大傷!
可這個時候,帝天鈞卻是開口道:“師父,這矛盾可以化解,但不要點其中深意!”
“哦?”
老戰神有些好奇,帝天鈞沒有隱瞞,直接道:“這宇文家有一忠仆,我十分得看好,再說了,這宇文孔泉,從他做事的風格來看,這個老貨是不怕死的主,真心勸說未必管用,只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惹,不要再跟之前那般就行!”
話落下,老戰神就想起了前兩天,帝天鈞帶回來的那幾人,點了點頭道:“那就按照你意思來!”
夏中正見狀在邊上道:“天鈞老弟,你想怎么做?”
“人家家族之爭,我們沒必要去參與,此事,不提!”
帝天鈞說完,夏中正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你的身份我自然也不便透露,就看諸葛孔泉自己的領悟能力!”
他說完的時候,門外諸葛孔泉帶著福伯邁步而入。
當看到茶室里的帝天鈞和老戰神后,他眉頭一皺,心中暗暗吃驚!
諸葛孔泉想過帝天鈞背后之人不簡單,可沒成想能和夏中正扯上關系!
別人的實力他不清楚,可夏中正他是清楚的,華國三大龍帝之一,可見一斑。
想著呢,他上前和夏中正握手道:“夏老,我還以為別人胡說呢,沒成想真的是您,五年前一別,您事務繁忙,我也沒有打擾您,今日知道您前來,特來叨擾!”
“孔泉老弟說的客氣了,我倒是想去你那里休息一下,可我抽不開時間啊,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位我的長輩!”
夏中正說著看向老戰神道:“今日是這位老爺子大壽,他與我有師恩,雖然我沒有拜其為師,可他卻點播過我,所以今日特來祝壽!”
話落,宇文孔泉一驚!
夏中正的半師,那是什么人物,又是什么年歲!
就算拋開老人自身身份,就一個夏中正也不是他宇文家可以去得罪的啊。
想到這里,他上前道:“不知是老前輩大壽,在下也沒備什么禮物,先行出言祝賀了!”
“客氣了,來者是客,坐下喝茶吧,等會兒就開席了,留下吃頓飯!”
老戰神淡淡開口,宇文孔泉點頭:“哎!”
鎖著,他看向帝天鈞,眉頭緊湊,帝天鈞這時候淡淡道:“怎么,宇文家主不認識我了?”
宇文孔泉出聲道:“自然認識,帝天鈞,沒想到你竟然隱藏如此之深!”
“哈哈哈,我那日就跟你說了,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今日是老爺子大壽,我呢,也不想鬧了他的興致,跟你,我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之前的事情,我跟夏老也說了,他的意思是化干戈為玉帛,夏老的面子我是要給的!”
“但你死了兒子,讓你真的放下,估計很難,所以,我就一個要求,不要玩陰的,有什么都放到明顯上來,最后,我還是要說一句,你兒子的死,與我無關!”
帝天鈞話不急不燥!
宇文孔泉聞聲,點頭道:“之前算我得罪了,若是查明真相,我兒子的死跟你真的無關,我自會登門謝罪,今日老前輩大壽,就不談這些事情了!”
他說完,帝天鈞對他也有了一絲佩服,明知老爺子和自己身份不簡單,還能如此大氣,他也算死一個人物了!
之后,眾人沒有在這件事情說下去,夏中正也是提了幾句,點到為止!
宇文孔泉不傻,在大家交談聊天的時候,他觀察在坐的人,發現帝天鈞只對老爺子尊重有加,對于夏中正他們呢似乎是平輩而論!
心中吃驚,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頭,竟然能和一位龍帝談笑風生!
他諸葛孔泉也算是見過世面了,古族驕子,也見了不少,但能像帝天鈞這版氣度不凡的,還真是少見。
而他,壓根也沒往帝天鈞是龍帝的方面想,估計是之前戎馬有功,加上武力超絕,才會如此吧。
畢竟帝天鈞太年輕了,年輕到諸葛孔泉壓根就沒想他的地位會有多高。
可就算如此,他心里也有了一絲明悟,帝天鈞絕對不是殺自己兒子的人。
能和夏中正對坐喝茶的人物,是不屑用這種手段對付自己兒子的。
這么想著,時間眨眼而過,等大家去山莊開席的時候,宇文孔泉抽著空隙拉著夏中正去了庭院,站穩后,就開口道:“夏老,能否給小弟一個指點,這帝天鈞究竟是何人!”
“我不能告訴你,我只能說,他在你這個事情上,對你已經是極大仁慈了,孔泉老弟,你這一路也不容易,現在你尚年輕,先不說你這兒子不是天鈞殺的,就算是他殺的,你敢賭上整個宇文家?”
夏中正淡淡開口,宇文孔泉心中一凜,有些不信道:“據我所知,他只是帝家一個不孝子孫而已!”
“當年的你何嘗不是宇文家最不起眼的一個孩子,為何現在你做了宇文家家主,我知道你失去了兒子,才會做出之前出格的事情,想必你心里其實早已經有了答案,事不過三,這是他第二遍和你說,不想跟你爭斗,你若是再這么下去,就算你我有交情,我也不好說話了,那位老爺子,就算是我也不敢得罪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