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奉命來殺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百一十八章:奉命來殺你!
這話問出,黑無常明顯頓了頓道:“嫂子,老大那么什么,真的重要么,重要的是老大喜歡你,不就夠了!”
聽聞此話,韓畫雪看向黑無常,微笑道:“小黑,看你平常木木吶吶的,懂的還挺多!”
“我其實不木訥,大多時候我都很機智,只是老大他們不這么認為而已!”
黑無常認真說著,韓畫雪噗呲一笑道:“是是是,你最聰明了,來你力氣大,幫我把這些肉都弄開,等會兒你來嘗嘗鮮!”
“好嘞!”
此刻,在一家飛機上,宇文雪包機返回宇文家族,冷風在邊上沉聲道:“大小姐,就這么回去了?少爺的死因還沒有查清楚呢!”
“查清楚,要怎么查清楚,還不夠明朗么,小龍應該是綁架了韓畫雪,然后被帝天鈞給殺死了,醫院那邊不是都給出結果了么,你還要查什么!”
宇文雪淡淡回應,冷風皺眉道:“有很多細節對不上,第一,少爺失蹤后,是怎么做到去抓韓畫雪的,他身邊又沒有人!”
“第二,少爺既然是自己躲起來了,為什么不聯系我們,而且,死去的那些人,真的是少爺的人么!”
見冷風問出,宇文雪眼神微咪,微笑道:“這個,你回去跟我父親說吧,我之所以離開,是怕帝天鈞對我不利,雖然不知道我弟弟是怎么得罪他了,但那個下場你沒看到么!”
聽到這話,冷風沒再多言,他感覺宇文龍的死因不正常,但沒往宇文雪身上想。
他能感覺道宇文雪在宇文龍死的這件事情上表現不正常,但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宇文雪會殺死他自己的親弟弟。
大概半個小時后,飛機降落在機場!
冷風率先下飛機,看到宇文家的保鏢后,他讓宇文雪出倉,然后指揮人員上車,往宇文家過去!
一路過來,機場大道空曠,跟往常不同,因為這機場的車流量一直很大,今天卻格外的清冷。
他不免眉頭微皺,對著司機道:“今天怎么回事,這機場怎么車這么少!”
“不知道,我們過來的時候就這樣了,風哥,咱們那么多人,你不用擔心,再說了,在這個地方,誰敢動我們宇文家的人!”
司機淡淡回答,冷風皺眉道“少爺已經出事了,大小姐在車上,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小心,通知兄弟們,一有情況,立馬開槍,不要有任何留手,必須確保大小姐的安全!”
“是!”
司機回答后,就拿起對講機吩咐起來。
后座的宇文雪開口道:“這都到家了快,一路那些兄弟都挺累的,放松些沒什么,在這島嶼上,我還不信有人敢對我宇文雪下手,除非他不想要命了!”
話音剛落,司機猛然剎車,轟的一聲,前方開頭車輛爆炸,冷風一個激靈,連忙開口道:“快,快下車!”
他說完的時候,又有幾輛車子爆炸,冷風對著耳機開口:“怎么回事,快點查看對方的位置!”
“轟轟轟轟轟!”
爆炸聲不斷,冷風快速離開宇文雪的車門,將其從車上拉下來,司機則戒備四周。
當冷風看車隊的時候,眼圈都紅了,因為車里的人沒有一個下來,全部被炸死了。
這個時候,周圍出現了十幾個黑衣身影,他們手中持槍,快速沖著冷風這邊過來。
司機假裝,立馬開口道“風格,你帶大小姐先走,我來斷后!”
話音落下,他就要舉槍,可這個時候,砰的一聲,司機應聲倒地。
冷風回頭的時候,就見宇文雪手上拿著槍,冷眼盯著冷風道:“別動,冷風,我知道你很厲害,但現在對著你的,不是我一把槍,而是十幾把!”
說著,宇文雪身子往后退,在其身后也出現了十幾個黑衣人,將其保護在身后。
冷風看著宇文雪,滿臉不置信,搖頭道:“小姐,你?”
“怪只怪你太麻煩了,我弟弟的事情很清楚,就是帝天鈞殺了我弟弟,你卻要細查,那對不起了,你必須死,我等這一天太久了,你是個人才,我一直不舍得動你,但你忠心不是對我,所以,對不住了!”
說完,宇文雪直接開槍,可就在他子彈打出的時候,冷風動了,一劍出,金屬聲起,赫然擋住了一顆子彈。
宇文雪瞪眼道:“殺了他!”
可這個時候已經晚了,冷風一個跳躍,人直接飛奔,圣榜的實力,又豈是子彈能輕易打到的。
一路狂奔,身后槍聲不斷,他是受了幾槍,但都不是要害,那些人的速度哪里能比的上他,最后他負傷逃離。
黑衣人還要追擊的時候,宇文雪攔住了他們,微笑道:“不用追了,他跑了也沒事,冷風勾結外人截殺于我,你們剛才都看到了吧!”
話音落下,為首黑衣人脫下頭套,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開口道:“大小姐,那我們先回去吧,老爺還等著你呢!”
“清理一下,不要留下破綻!”
“是!”
隨后一輛轎車駛來,宇文雪上車離開!
夜晚,在島嶼上邊緣的一處小鎮的房子里,冷風已經包扎好自己的傷口,整個人臉色慘白,躺在床上。
回憶著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這會兒也已經整理明白了。
宇文龍,不是帝天鈞殺死的,可能是宇文雪。
宇文雪能養出今天這樣一批人,那自然能養出更多。
不行,他得去找他的師父,然后告訴老爺。
想著,他起身就要出門,可他剛起來,房間里就多了一道身影。
看過去,那人一身黑色練功服,眉頭緊湊,正看著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