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必死無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百零九章:必死無疑!
兩個守在樓層門口的保鏢躺在地上慘嚎,宇文龍聞聲開口道:“怎么那么吵!”
“少爺,快走!”
冷風說完,探手摸向腰間,一把軟劍從腰間抽出,周圍房間全部打開,幾十號黑衣保鏢出現,冷風開口:“拼死保護少爺,攔住他,敢退者,殺無赦!”
說完,所有人抽出軟劍,帝天鈞看到這一情景,嘴角上揚道:“這宇文家看來這些年也沒有閑著啊,訓練了這多的好手,若是不來得罪我,也就罷了,今天,就好好給你們一個教訓!”
帝天鈞話落下的時候,房間里宇文龍已經出來了,看到帝天鈞的時候,他先是一愣,緊隨著咆哮道:“給我殺了他!”
“少爺,你先從另外一邊走!”
說著,冷風招呼兩人拉宇文龍走,宇文龍不聽,冷風抬手一手刀將其打暈,因為他感受到了帝天鈞那無邊的殺意。
看來對付韓畫雪,讓這頭隱藏在都市中猛虎徹底怒了,他受恩于宇文家,這宇文家唯一子嗣,不能在他手里出一點事情!
讓人帶走宇文龍后,他盯著帝天鈞,冷聲道:“離開,之前一切做罷!”
“就一個小小的宇文家,也敢跟我說做罷二字?”
帝天鈞話落,冷風心中顫抖,對方說的如此隨意,可見是真的不把宇文家放在眼里。
若是別人說這話,他可能會認為是在吹牛逼,但帝天鈞,不知道為什么,給他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他竟然無從反駁,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太危險了!
沒有再廢話,他知道事情已經不能談了,直接道“殺!”
一群人沖擊而上,帝天鈞眼神一咪,強勢出擊,在短短幾分鐘后,冷風帶來的人盡數倒地,沒有一人死去,但所有人都是重傷,招招打在要害,讓他們倒地不起!
冷風看到這里,沒有任何猶豫,一劍出,直擊帝天鈞的心口,這個時候帝天鈞抬手,手指探出,直接夾住了劍鋒!
冷風懵逼,帝天鈞淡淡道:“比起你的主子,你這小子倒是讓我高看一分,明知不敵,還要出劍!”
“我吃宇文家飯長大的,不能看著你殺宇文家子嗣,我知道他有過錯在先,但冤家宜解不宜結,到此結束吧!”
話落下,帝天鈞冷冷一笑,另外一只手彈在劍上,冷風感受到一股強烈的震顫一意,手中的劍炳竟然握不住,人也被震開了!
抬頭的時候,帝天鈞已經到了他近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冷風佝僂的時候,帝天鈞肩膀撞在他的肩膀上,將其整個人頂飛,腳下一踏,右手抓住了冷風的劍,一甩劍,直接刺入了冷風的右肩膀中,將其釘在了墻壁上!
“這你就不算失職了,我欣賞你,不殺你!”
話落,帝天鈞快步下樓,看著帝天鈞離開,冷風握住軟劍,咬牙一狠拔出后,鮮血飛濺!
樓下,帶著宇文龍逃離的兩個保鏢,將宇文龍放入一輛車子,關好門后,就快速往酒店外跑!
帝天鈞下來的時候,剛好兩人往回跑,其中一人看到帝天鈞安然無恙出來的時候,其中一人握著軟劍盯著帝天鈞道“你把風哥怎么樣了?”
話說著,兩人眼神之中滿是殺意,帝天鈞皺眉,這宇文龍不怎么樣,可這冷風訓練出來的人著實不錯,這冷風也是忠心!
見帝天鈞不說話,對面的人咆哮道:“我問你,你把風格怎么樣了,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冷風滿身是血趕到,兩人看到他的時候,明顯出了一口氣,帝天鈞回頭看向冷風道:“何必呢?”
“我是宇文家飯長大的,一身本事,也是宇文家給的,我答應老爺護佑小姐和少爺周全,我不死,你動不了他們!”
冷風捂著劍傷開口,帝天鈞是真的欣賞冷風!
想了想開口道:“告訴宇文龍,離開南城,不然,我還殺他!”
說完,帝天鈞轉身離開!
等他走遠的時候,冷風人一下子軟在了地上,他的兩個下屬連忙扶住了冷風,其中一人開口道:“風哥,少爺殘暴,做事情不講規矩,華國臥虎藏龍,這么下去,以后還會遇到高手的,現在怎么辦,此人絕對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啊!”
“夾緊找到虞洛妍,將其帶走,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我會聯系老爺,讓他先調少爺回去,這個帝天鈞太強了,少爺得罪了他,他不是開玩笑的,若是少爺繼續留在南城,必死無疑!”
冷風說完,他的一個下屬道:“我就怕少爺不會聽您的!”
話落下,冷風看向他道:“不聽強行也得把他送走,走,少爺被你們藏在哪里了,去看看!”
兩個下屬沒多言,帶著冷風去了他們藏宇文龍的車子,可車門打開的時候,車上哪里有宇文龍的人影,冷風臉色一變,看向兩個下屬,其中一人立馬道:“不可能,我們才剛剛出來,出來的時候,沒有人上去啊!”
冷風聞聲,他是絕對相信自己的下屬,因為他們也都是宇文家養大的,哪怕對宇文龍再有意見,也不可能拿宇文龍的生命開玩笑。
足足幾秒后,冷風開口道:“事情大了,我得立馬聯系小姐,由她來定奪,你們兩個,先躲躲吧!”
后面話落下,其中一人出聲道:“那您怎么辦?弄丟了少爺,按照宇文家族規,您可是會被處死的,我不要您給我們背鍋!”
“說什么胡話,我可是圣榜高手,宇文家總共才多少高手,不會舍得殺我的,倒是你們兩個,不走的話,肯定是死,先離開,之后我會聯系你們,若是少爺還活著,找回來,就沒有事情了,快走!”
冷風語氣嚴肅,兩個下屬也知道其中利害!
沒有人真的想死,隨即一人開口道:“風哥,記住,若是宇文家為難你,你就將我們說出去,我們既然已經跑了,那生死就由我們了,多謝您多年照顧了!”
話落,兩人快速離開,冷風眉頭緊湊,拿出手機給宇文雪打電話
()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