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你敢取笑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百零六章:你敢取笑我?
另外一邊,帝天鈞,柳建南和韓畫雪出來后,就上了柳建南的車,等到了柳建南的會所后,他給帝天鈞和韓畫雪安排了一個吃飯的地方,就退走了!
坐下后,帝天鈞看著韓畫雪道:“讓你受委屈了!”
“別這么說,我現在明白你為什么要對付你爺爺了,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不過,這宇文家看起來來頭挺大的,你自己最好小心點!”
見韓畫雪這么說,帝天鈞微笑道:“你對你老公就這么沒信心啊,別人不清楚,你還不知道么,我可是華國龍帝,這小小的宇文家,我還不放在眼里,只是如今我在辦一個事情,牽扯到了宇文家,還不能直接動手,但遲早都是要對上的!”
“本來還想留他們一段時間,但這宇文龍竟然敢對你下心思,那就怪不得我了,今天放過他,是給帝家最后一個忠告,但這家伙,我是會去教訓的,敢泡我媳婦,也看看老子是誰!”
話音落下,韓畫雪雙眼冒星星,微笑道:“吃醋啦?”
“我從不吃醋!”
“不對,你就是吃醋啦,看你剛才進來,都要殺人一樣了!”
韓畫雪調侃了一句,帝天鈞死鴨子嘴硬道:“我沒吃醋,這是男人的尊嚴,不容挑戰,再說了,你表現那么好,我吃什么醋呢!”
“你這嘴上是抹蜜了吧你!”
給了帝天鈞一個大白眼后,韓畫雪也沒去多想了,她相信帝天鈞會處理好此事的!
就這樣,一頓飯后,兩人攜手回家!
而帝天鈞這次能及時趕到,多虧了柳建南,這家伙看起來是個商人,但在南城的勢力比李陽還要大!
帝天鈞擔心韓畫雪,就給李陽和他打了電話,柳建南一直想討好帝天鈞,所以第一時間發動了自己所有力量,很快找到了韓畫雪的位置,便帶著帝天鈞過去了。
這一次無意是給帝天鈞留下了好印象,他雖然和帝天鈞現在關系不錯,但始終跟李陽差了一截。
帝天鈞的身份,他可是知道的,一代戰神,若是能跟著他,他必將前途無量!
所以,回來后,他根據今晚的事情,立馬對宇文龍他們做了調查,并且,派人暗中盯著宇文龍,可沒過多久就出事了!
這會兒,柳建南坐在自己會所的包廂內,眉頭緊湊,看著站著的一個中年男人開口道:“真的將我們的人殺了?”
“是的,我親眼所見,那些人太厲害了,我們根本沒靠近,對方就將我們的人給殺了,一點余地都沒留,尸體我已經處理了,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特意回來跟你請示!”
大漢說完,柳建南眉頭緊湊。
他也是打了眼,認為跟帝青山有交集的人,應該沒什么本事,但沒想到這一次的人這么棘手!
但越是這樣,越能讓他體現在帝天鈞那邊的價值,頓時道:“繼續安排人,不要跟著的太近,想辦法觀察他們就行,要是有危險,就立馬報警!”
“報警?”
大喊有點蒙!
“是的,這里可是華國,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但若是再殺我的人,我就讓他知道什么是手腕,這里是南城,縱然他是龍,也得給我盤著!”
柳建南陰沉開口,大漢點頭:“是!”
等他離開后,柳建南拿著紅酒杯,總感覺還有些不妥,就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那邊接通后,他開口道:“兄弟,有事情找你幫一下忙”
夜晚,南城璀璨!
郁悶的宇文大少來到了南城的酒吧,也就是帝天鈞上次去的那一家。
他本身長的不錯,而且多金,進了酒吧后,各種好酒不斷,立馬引來了不少美女。
要是之前,他肯定會開心,這么多美女在懷,哪個男人不想啊!
可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腦子里總是會出現韓畫雪的影子!
也是這個時候,一個女子起身要走,宇文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女子對他嬌笑,說去上廁所,宇文龍起身就和他一起去了,然后進了廁所后,就抱住了女子,剛想下一步行動的時候,房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
就見一個大漢站在門口,帶著一群人兇神惡煞看著他道:“小子,你活膩了吧,我的妞都敢碰!”
宇文龍有點蒙,看抱著的女孩的時候,女孩這時候變臉,驚恐道:“火哥,這家伙拉著我進來的,快點救我!”
說完,女子一把推開宇文龍,撲進了火哥的懷中!
火哥冷笑看向宇文龍,宇文龍雖然多金,但絕對不傻,開口道:“玩的有點溜啊,這一套竟然敢放在我身上,你知道老子是誰么?”
“我管你是誰,這個事情你得解決,不解決的話,我讓你今晚出不了這個酒吧,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不想缺胳膊少腿的吧!”
話落下,宇文龍笑了,這是典型的仙人跳啊,以前就聽說過,沒成想在自己身上發生了!
頓時開口道“要多少錢能解決!”
見宇文龍這么配合,火哥淡淡道:“看你那酒都花了十幾萬,看來是個有錢的主,五十萬,不多吧!”
“好說,跟我來!”
宇文龍一口答應,火哥一愣道:“你都不考慮一下?”
“五十萬,要是在帝都我喝瓶酒都不止這個價錢,冒犯你媳婦,該賠!”
“看你這么上道,我也不為難你了,別耍花樣,給你卡,轉給我!”
“好!”
宇文龍沒多言,探手拿出手機就給火哥轉了,火哥看到錢到賬,眼睛都直了。
他倒是真沒為難宇文龍,出聲道:“兄弟敞亮,晚上玩的開心,我保證今晚沒人再找你麻煩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