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清場!(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九十七章:清場!
剛開始,大家看帝天鈞買的東西著實不少,這一看就是哪個大家族公子哥啊。
能出來玩的,有幾個是沒有眼力界的呢,所以雖然看著韓畫雪她們漂亮想去搭訕,但又不敢。
可幾杯酒下肚子后,看帝天鈞還是一個男的,有幾個男的膽子就大了一些。
幾個女孩也是好久沒放松了,這會兒玩的比較瘋,根本沒注意幾個男人靠近。
帝天鈞一直看著呢,看幾個男生靠近的時候,他已經起身,在一個男人手往韓畫雪腰上搭的時候,他探手就抓在了男人的手上,微微用力,那男人就痛的慘叫!
這會兒,周圍的人目光都在他們身上,男人的反應,眾人立馬看到了。
和其一起來的人見狀立馬對帝天鈞出手,帝天鈞沒有客氣,敢對韓畫雪伸手,死罪!
所以,他出手重了一些,其中一人直擊被踹進了舞池,起身時吐了一口血。
這一下,整個酒吧騷動了起來,隨之音樂停下,燈光打開。
十幾個保安走了進來,當看到被帝天鈞踢出血的人時,保安隊長眉頭一皺。
因為這人他認識,是這酒吧的外甥。
然后看了一眼帝天鈞身邊的女孩,一下子反應過來,眉頭微皺道:“你打的?”
“是的!”
“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么,不要影響顧客玩,跟我去一趟保安室!”
保安隊長陰沉著臉開口。
帝天鈞沒動,盯著他道:“是他們騷擾我妻子和我的朋友,我才出手教訓的,怎么,你就找我?”
說著,他看向對面那幾個男的,一個個眼神中有著得意,那個被踹吐血的男人則冷聲道:“虎哥,他是故意鬧事的,揍他,還客氣什么,出事了,我跟我舅舅說!”
虎哥臉色一沉,但他知道這個男人確實很受老板的寵,咬牙一狠,開口道:“將他拉到保安室,在這里傷人肯定不對!”
“是非不分,該打!”
帝天鈞強勢開口,周圍人都看著呢,這虎哥自認為自己也有點名頭的,畢竟看管著這么大一個場子,帝天鈞會這么說,明擺著下自己面子啊。
頓時盯著周天道:“小子,你還真是不識好歹,那就怪不得我了,動手,好好教訓他!”
話落,四五個保安沖著帝天鈞就過去了,帝天鈞因為這虎哥是非不分,本就心底升起怒火。
這會兒,還要對自己動手,他豈能饒過這些人。
沒等這些人靠近,自己就動手了,沒有一人抵擋過一招,并且,這還是他留了分寸的,不然的話,這些人估計都是一招就斃命!
而周圍的人看到帝天鈞如此厲害,有的人紛紛驚呼武林高手。
虎哥看自己的手下被這么輕易解決,心中也打鼓,這是碰到硬茬子了。
招呼所有人一起上,也是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沖出,帝天鈞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
就見白無常到了虎哥近前,右手成爪,直接扣向了虎哥的脖子,虎哥本能抵擋,就見一爪爪在他的胳膊上,骨折聲起,虎哥慘叫。
但沒等他聲音發出第二聲,白無常已經扣住了他的脖子,殺意沖天道:“敢對圣王不敬,殺了你!”
“小白,住手!”
帝天鈞再次出聲,白無常看向帝天鈞道:“他該殺!”
“你忘記這是什么地方了么,放開他!”
見帝天鈞這么說,白無常才想起來,這是華國,不是西方。
看著虎哥,他這會兒眼神之中滿是驚懼,他帶來的人就在邊上看著,因為他們能感受到白無常那強烈的殺意,那殺意,他感覺自己這些人一動,就會被粉碎了。
至于周圍的人,已經嚇到了,因為這個美麗的女孩,似乎真的要殺人,剛才,有些人分明看到虎哥眼睛在翻白眼了。
其中,有一個大漢,似乎跟虎哥認識,見白無常沒松手,直接拿出手機道:“怎么?你們自己打人在先,別人保安請你們去處理事情,還要殺人不成,拳頭大,就厲害對不對,我給你們拍下來,會武功了不起啊!”
這話說出,鏡頭直接對準了白無常,帝天鈞這時候臉色也陰寒了下來。
世間最惡心的人是什么。
那就是將黑的說的白的,這樣的人是最該死的。
尤其,他這等于在威脅帝天鈞了。
下一秒,帝天鈞一步一步走向那拿手機的男子,到了白無常邊上的時候,拍了拍白無常的肩膀道:“放開他!”
白無常松開了手,站在了帝天鈞身后。
帝天鈞這個時候看向虎哥道:“你命大,生在華國,若是在西方,你剛剛就死了,但別以為這個事情結束了,本來我只是想教訓一下人就算了,但你們是非不分,加上這個人,竟然還將黑的說成白的,好像我們在欺負人一樣,這個事情就得好好說道說道了!”
話落,虎哥驚恐后退,這會兒,他是打死老板外甥的心都有了。
因為他不傻,畢竟混跡夜場多年,多少有點眼力。
剛才白無常是不是真想殺他,只有他最清楚,而眼前這個青年,從始至終都輕描淡寫。
若是之前認為這青年是想在女子面前爭點面子,那么現在他完全不這么認為了,因為這青年太淡然了。
想到這里,他想要低頭,可這個時候老板的外甥又出現了,在那邊叫囂道:“好,有本事你們別跑,今晚,我就要你好看,別以為會點功夫就了不起了,在南城,還沒有人敢得罪我,我舅舅可是草猛,南城一哥李陽的兄弟!”
此話落下,周圍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