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你朋友?(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八十八章:你朋友?
而且,他也是老江湖了,怎么會不知道這洪子業的目地,不就是看韓畫雪漂亮,想泡妞么?
這要是別人,他也就算了,可這人是帝天鈞的老婆啊,他怎么能得罪。
思來想去,他沒吭聲,帝天鈞也饒有興趣看著他。
足足幾秒后,韓坤看向帝天鈞道:“天鈞,他們是客人,要么你讓畫雪加個微信,你們帝氏也是做生意的,沒準這世侄的朋友,對你們集團也有幫助呢!”
此話落下,王琴心中不悅,感覺十分丟人,可對方跟宋家認識,她又不敢插嘴,
可邊上韓梁一下子怒了,開口道:“坤叔,你說什么呢!”
“梁子,這才多大事情么,這宗族聚會祭祖,就是為了親近下一代,然后各自分享資源么,這也是為了天鈞好啊!”
他微笑說著,眼神中有著一絲舒坦,讓你們幾個狂,碰到厲害的了吧,我得罪不起你,你得罪的起宋家的朋友么!
并且,他現在已經認定,帝天鈞肯定請不來什么大人物了,再得罪一個跟宋家認識的貴公子,實在不值得!
當下,周圍的人都看起了熱鬧,本來很多人就看王琴今天那得意勁兒不舒服了,現在看他們吃癟,一個個都沒張嘴。
邊上的韓敬孫一下子來了脾氣,剛要開口,卻是被他老婆拉住了,低聲道:“有你什么事情,不要命啦,那小子是宋家的朋友!”
“那是我大哥,是我請來的!”
“他不是女婿厲害么,你怕什么!”
這些話,雖然輕,但桌上的人誰沒聽到,韓梁臉色陰沉到極致,這些人,壓根就不值得他叫帝天鈞來給他們撐場面。
想到這里,他直接道:“天鈞,畫雪,我們走,一個個什么玩意!”
第一次,韓梁發怒,王琴也沒反駁,起身就要走,但眼神看帝天鈞明顯有些不滿了,在說,你的朋友呢?
若是你的朋友在,怎么會受辱?
可這個時候,韓楓卻是攔住了韓梁道:“大叔,你這是要跑了么?”
“你別欺人太甚!”
韓梁憤怒出聲,韓楓冷笑:“看你一直跟在韓坤族老邊上,以為是個什么任務呢,原來就是有個廢物女婿啊,算了算了,看在同族的份上也不欺負你了,子業,給我個面子,這個事情就算了!”
“好吧!”
洪子業裝逼已經成功,再說了,有韓笑的微信,也算是有了收獲,這丫頭長的也不錯,沒準通過她,還能泡到韓畫雪呢。
可他剛要走的時候,帝天鈞冷冷道:“本來呢,我是不想計較的,但今天你們不但讓我老婆生氣了,還得罪了我岳父岳母,那我就不能算了!”
“你想怎么樣?”
洪子業立馬回頭。
“你不是認識宋江海么,讓他過來,你讓他來處理這個事情!”
帝天鈞說完,洪子業冷笑:“別到時候來,嚇的尿褲子,我可不是說說的人!”
韓畫雪聽著話,心中第一次有踩死這家伙的沖動,無知。
第一次對帝天鈞道:“天鈞,出氣,但不是為了給這些無情的人漲面子,就當是為了我爸媽!”
聽到韓畫雪開口,帝天鈞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
平常她都是不計較的,可見氣的不輕。
當即,他看了一眼依舊冷眼旁觀的南城韓家,還有被韓笑母親按住的韓敬孫,他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那邊接通后,直接道:“過來吧,不過不是來參加他們的族會,是幫我教育一下人!”
“是!”
然后,帝天鈞放下了電話,另外一邊洪子業也放下了電話,蔑視看著帝天鈞道:“裝逼的二世祖我見多了,但從來都是踩別人,別說我不給你機會,跪下認個錯,我現在放你走!”
韓梁看洪子業這架勢,就知道他沒說假話,他其實也不知道帝天鈞現在有多厲害,有些緊張,邊上王琴更加坐不住了。
拉了拉韓梁輕聲道:“要么我們走吧,這廢物沒準會讓我們丟人,那可是宋家啊!”
“你說什么胡話,這個時候怎么能把畫雪和天鈞丟下,要走,你自己走!”
韓梁說完,王琴倒是直接,趁著大家目光都在洪子業和帝天鈞他們身上,真的就開溜了。
帝天鈞自然看在眼里,眼神之中有著失望,他什么耳力,怎么可能會聽不到呢。
對著韓梁點頭后,他一語不發,并沒有去回應洪子業。
說真的,這種跟螞蟻一樣的人物,要不是因為韓畫雪和韓梁,他是連踩死的興趣都沒有。
可在外人眼里就不一樣了,以為他是怕了洪子業,一個個眼神滿是嘲諷。
尤其是韓楓,立馬接話道:“怎么,嚇的不敢說話了,放心,看在族妹的份上,我們不會太欺負你的,跪下磕頭一個就算了!”
“你們太過分了,等會兒要你們哭!”
韓畫雪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把帝天鈞都給嚇到了,這丫頭,今天怎么氣性這么大了。
也是這個時候,汽車鳴笛聲起,成排的黑色奔馳,跑車,還有各類豪車進入韓家莊的停車場。
柳建南率先從車上下來,然后是王家,李陽,包括很多應柳建南和李陽號召前來的南城各個層次大佬。
短短一分鐘間,韓家莊出入口都被堵住了。
這一下,韓坤眼睛瞪大了,整個韓家莊的人都蒙了,誰都沒想到會是這么大的陣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