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宋家可是比帝家要厲害很多!(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八十七章:宋家可是比帝家要厲害很多!
想到這里,他挽著周天的胳膊跟著韓梁他們往過走。
就見韓坤老臉掛著微笑,上來就跟韓梁握手道:“梁子,你來啦,你說你也真是的,平常也不來我家坐坐!”
“叔,您客氣了,我來給您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的女婿,帝天鈞!”
韓梁心中反感,但該做的面子還是要做的。
見韓梁介紹,韓坤立馬看向帝天鈞道:“真是年輕有為啊,快,別站著了,人還沒來齊全,你們先去喝口茶,莊子里的人都好久沒見你們一家呢,想的緊!”
說著,他在前面帶路,韓梁略微搖頭,王琴則昂首挺胸,氣勢十足,儼然一副貴太太模樣。
等到一大祠堂門口的坐位上坐下時,帝天鈞發現韓畫雪神色不是很好,便小聲問道:“畫雪,你怎么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挺惡心的,小時候,跟我爸來這里,他們連理都懶得理我,如今跟你過來,看看他們都是什么嘴臉啊,這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人性,太復雜了!”
她說完,帝天鈞眉頭一皺。
雖然自己有猜測,但這里面事情似乎不像他想的那么簡單啊。
頓時道:“有些人就是這樣的,但只要我們不忘初心就好!”
“嗯!”
說著話呢,王琴和幾個婦女就過來了。
王琴這會兒也是難得跨了帝天鈞幾句,然后大家打了一個招呼,隨后幾個女人就去邊上吹噓攀比了。
接下來一段時間,帝天鈞就跟吉祥物一樣,這個人來打個招呼,那個人來看一眼,給他整的著實有點尷尬。
等到臨近中午的時候,韓家各地族人都已趕到,其中一些人確實還算不錯,也是這個時候,一直帶著韓梁兄弟兩的韓坤出聲道:“梁子,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咱們韓家金婿的朋友什么時候來啊!”
見韓坤這么說,韓梁沒有一皺,但之前既然答應了,肯定不好說什么。
帶著他到帝天鈞邊上的時候,韓梁開口道:“天鈞,你的朋友什么時候到啊!”
帝天鈞這個時候看向韓梁,微笑道:“爸,不知道,我昨天就通知他們了,應該快了吧!”
見帝天鈞這么說,韓梁一愣,但他并沒有說什么,邊上韓坤卻是臉色一變,可并沒有發作,畢竟帝天鈞帝家在南城也不算是小人物啊。
當即道:“沒事,沒事,再等一會兒,反正祭祖時辰是下午,來,喝茶,喝茶,等會兒先吃飯,不急!”
話雖說著,他心里已經不安,這次他暗中還是調查過帝天鈞的,雖然他有一場盛世婚禮,前陣子名氣也是沸沸揚揚的,但帝天鈞以前在帝家沒地位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不會是當時婚禮,大家都是沖著帝家面子去的吧,畢竟他是帝家子孫,帝家也是要臉的,總不能寒顫了自家孫子吧。
越這么想,他越感覺有這個可能。
在開飯后,雖然頻頻敬酒,可態度已經稍微有了變化!
而這會兒,韓畫雪跟他的表面韓笑兩人邊吃邊聊。
這韓笑呢就韓敬孫的女兒,可能是因為她母親看不上韓梁一家,所以韓笑小時候跟韓畫雪的關系是真不怎么樣。
所以,上次韓畫雪結婚,她們母女都沒去,因為她們知道比這莊里的人多。
這帝天鈞要是真有本事,那韓家還會住在以前韓梁父親那屋子里么?
并且,她們可聽說,韓畫雪在帝氏不過是一個小職員,她們可不傻,若是帝天鈞被看重,孫媳婦怎么也得是個總經理啊。
而韓笑母親則不同,是南城一家企業主的老板女兒,所以就算韓敬孫不怎么樣,但他們日子過的還是比較富足的。
也就從來沒看上過韓畫雪一家。
可從韓敬孫口中知道那天的隆重魂力后,兩人都是懊惱不已,沒想到這韓梁家的小山雞,竟然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這會兒,韓笑口中為了顯示自己高端大氣上檔次,時不時就提及一些名貴包包啊,然后跟韓畫雪說著國際化妝品。
韓畫雪也是有一句沒一句說著。
她因為自身顏值高,一般是很少化妝的。
加上之前生活確實不怎么如意,后來哪怕有錢了,她也是能省則省,這要說花什么大錢,也是真沒有。
并且,她一直不能理解,這些事情,女人之間究竟有什么可談了,因為她的心思都在工作和家庭上,壓根就沒想那么多。
所以,她跟韓笑也是有一句沒一句說著。
也是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忽然在韓畫雪邊上響起。
“兩位族妹,我叫韓楓,不知道能不能認識一下,加個微信啊,這是我朋友,他是我們海州第一家族洪家的公子,洪子業!”
聽著話,韓畫雪看過去,眉頭一皺,并沒有理會,韓笑卻是微笑道:“好啊族兄,我叫韓笑!”
說著,她拿出手機就掃了一下微信。
她加了之后,韓楓和洪子業卻是沒走,就聽韓楓道;“這位族妹呢,都是同族,以后你們來海州玩,哪怕有什么生意交流,我們也可以互相幫忙啊!”
“這是我堂姐,已經嫁人了,邊上這位就是我姐夫,南城帝氏集團的公子!”
韓笑說完,韓畫雪微微皺眉道:“笑笑,干嘛說那么多!”
“都是自家族人,沒什么的姐!”
韓笑說完,韓楓微笑道:“怎么,族妹不想跟我們認識?”
“不想!”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