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身正不怕影子斜!(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八十章:身正不怕影子斜!
云夢龍見安嵐挽著帝天鈞的手,醋意大發,他從小就喜歡安嵐,可安嵐就不理會他。
頓時出僧道:“嵐嵐,我知道你是心善,但有些人你真的不用這么幫!”
“懶得跟你說,哥,咱們走!”
安嵐說著,就要帶帝天鈞走,云夢龍立馬道:“嵐嵐,你說他是你哥,你的哥哥必定也是名流貴族吧,說說是哪里的世家公子啊!”
他說完,周圍人也好奇了起來。
安嵐可是名副其實的天之嬌女,可以確認這絕對不是安嵐的親哥哥,因為安家只有獨女!
見眾人都好奇,安嵐看向帝天鈞,帝天鈞也饒有意思看著這丫頭,想看看她怎么給自己解圍。
隨即,安嵐看著眾人緩緩道:“他的身份不能說!”
“有什么不能說的,除非他名不經傳,你不好意思提!”
云夢龍開口,安嵐一下子急了,帝天鈞可是堂堂龍帝,西北戰王,誰敢說他的身份丟人?
任何一個名頭出來,都能嚇死此地所有人。
但她知道,帝天鈞的身份是不能公開的,想了想出聲道:“你真想知道?”
“自然,大家都好奇呢!”
“好,那我就告訴你,他是我安家的大恩人,是我安嵐的哥哥,就憑借這一點夠了么,要不是我哥哥結婚早,我還想嫁給他呢,他可比你們這些帝都公子哥好百倍,千倍!”
安嵐說到后面,帝天鈞咳嗽了幾聲道:“丫頭,過了啊!”
短短一句話,眾人就都反應過來了,這男子和安嵐必定是認識的,不然怎么會有怎么親密的稱呼呢。
安嵐聽著久違的稱呼,心中開心,也懶得和云夢龍計較了,拉著帝天鈞就要走。
可這個時候,人群被撥開,慕容婉兒帶著一群人出現了。
當她來的時候,眾人都看向了她,畢竟今晚她也是主角啊。
然后就看到慕容婉兒指著帝天鈞對著邊上一個中年男子道:“大哥,就是這個家伙把我打暈的,翻墻進來的,快點把他抓起來,這家伙肯定圖謀不軌!”
慕容婉兒這話說出,云夢龍立馬問道:“婉兒姑姑,你說這家伙不但翻墻進來,還打暈你?”
“嗯,音音也看到了,不信你問音音!”
說著,慕容婉兒看向花靈音,花音靈出聲道:“婉兒,也許人家真的找你哥有事情呢!”
“所以我將我哥都帶來了!”
慕容婉兒看向慕容德,但這會兒慕容德目光看著帝天鈞,嘴角掛著微笑,帝天鈞也看著他,兩人就這么對視,兩人都沒有開口。
而云夢龍見慕容婉兒這么說,看向安嵐道:“嵐嵐,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不過你放心,我知道你心善,我求求慕容伯伯,慕容伯伯肯定會放過他的!”
安嵐理都沒理云夢龍,這個傻逼,沒看我哥和慕容德對視么,慕容德也沒開口說抓他么!
這個時候,慕容德開口道:“終于見面了,你父親近來可好?”
聽到話,眾人都沒出聲,很多人都看出來了,這年輕人跟慕容德是認識的,不過,這氣氛怎么感覺有點詭異,難道是其父親和慕容德認識?
邊上云夢龍這一下也楞了,就是慕容婉兒也錯愕道:“哥,你和這小子認識?”
“認識,當然認識,你說對不對!”
慕容德看向帝天鈞,帝天鈞眼神冰冷道:“那你弟弟近來如何!”
此語落下,周圍人都蒙了!
慕容家二子一女,老大老二關系最好,這個最小的妹妹,是慕容家老頭子的老來之女,所以也是最為寵愛!
可幾年前,慕容家二子生病死了,當時慕容德舉辦了隆重喪禮,這帝都的人都知道啊。
眼前之人如今提及這個,不就是揭別人傷疤么?
果然,帝天鈞說完,慕容德咬牙道“肯定比你父親過的好!”
他剛說完,慕容婉兒急了,瞪眼看向帝天鈞道:“你是誰啊,憑什么提及我二哥,混賬,給我把他抓起來!”
她說完的時候,慕容德卻是將所有人攔下了,慕容婉兒急眼道:“大哥!”
“婉兒,以后照顧好自己!”
慕容德這時候在慕容婉兒耳邊輕聲開口,慕容婉兒先是一愣,緊隨著慕容德走向了帝天鈞,沉聲道:“帝天鈞,你不是孝子么,你不是好兄弟么,怎么,這會兒不動了,你的鐵血呢,慫了?”
帝天鈞拳頭緊握,安嵐握緊了他的手,小聲道:“哥,別沖動,他是故意的,逼你出手呢!”
“哦?安小姐原來也跟他認識呢,剛才都沒注意,帝天鈞,你說要是安小姐出什么事情,你會不會發狂呢!”
后面話落下的時候,周圍賓客再傻也聽明白了,只有云夢龍一臉錯愕道:“慕容伯伯說什么呢!”
也死這個時候,帝天鈞動了,松開安嵐的手,探手就抓住了慕容德衣領,霸氣的氣勢擴散四周,憤怒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突兀的舉動,著實嚇住了所有賓客,周圍安保迅速將帝天鈞圍住,慕容婉兒要上前的時候,卻是被慕容德帶來的保鏢抓住了。
“你放開我,還不去保護我大哥,你們站著干什么呢!”
保鏢沒動,因為之前慕容德已經做了交代!
而慕容德這會兒完全沒看周圍,嘴角上揚道:“不是以為,你,就是不敢,慫貨,活該你父親死,有你這樣的兒子,活著也得氣死,包括你的兄弟,我都替他不值,虧他拼死護住你,記住,我今日不死,你就沒機會了,以后還有安嵐,你媳婦,你母親!”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