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你給我做的已經夠多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六十五章:你給我做的已經夠多了!
見帝天鈞答應,帝青山眼里閃過冷笑。
張濤是什么人物他很清楚,帝天鈞雖然認識幾個人,但要對付張濤,可沒那么容易!
隨即,他叫來律師,雙方沒有再廢話,簽訂了合同后,帝天鈞沒廢話,直接打了一億進帝氏,等一切弄好后,帝天鈞當著所有人面道:“畫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集團股東兼執行董事了,剛才那一億,只有你能來分配,另外,你還有監管公司財務的權力,若是有人敢虧空公款,你可以走司法程序!”
此話落下,帝青山沒吭聲,帝蒼龍和帝蒼穹卻是臉色一變,隨即一直沒開口的帝蒼穹冷聲道:“天鈞,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小叔,這總裁和股東的權力,應該不是假的吧,或者說,你們這合同就是假的?那我可要收回這一億,你們可以選擇不給,我可是能上告的,這一億我都扔出去了,不介意再拿幾億告到帝氏破產為止!”
后面,帝天鈞聲音冰冷,眼神凌厲。
帝蒼穹拳頭緊握道:“合同自然沒問題,你如此不近人情,不會有好下場的,別以為有幾個錢就能為所欲為了,別忘記了,你合同上的事情還沒履行呢,上面可是有時間的一星期內解決張濤的事情,你沒看么?”
“哦?我還真沒注意看,那我現在能毀約嗎!”
帝天鈞故意開口,帝蒼穹冷笑:“你認為合同是兒戲?”
說著,他看向帝青山道:“爸,若是他違約,就是你不告他,我也告他,算是給這小子一個教訓,三哥不在,我這做叔叔教他沒什么毛病吧!”
“嗯!”
帝青山這會兒嘴角掀起,對于帝蒼穹的表現十分滿意。
而聽帝蒼穹提到自己父親,帝天鈞眼神冰冷道:“你們還有臉提起我父親?”
“臭小子,別以為當了幾年兵,混出點小名堂,就能如此目無尊長了,今天叔叔就給你上一堂課,一周后,若是沒有完成,你就給我滾蛋!”
帝蒼穹說完,韓畫雪也有點怒了,這實在太過分了,分明就是坑帝天鈞么!
而這個時候,帝天鈞冷笑道:“那怕是要讓你失望了,張濤的事情我解決了!”
此話落下,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下來,帝青山原本掀起的嘴角一抽,不信道:“你說什么?”
“自己去查吧,我和畫雪先走了!”
說著,帝天鈞拿過合同,對著他們甩了甩,然后牽起韓畫雪的手離開會議室。
剛打開門,徐主管確實闖了進來,剛好和帝天鈞面對面,嚇的一個哆嗦往后退。
隨后,他就對帝青山喊道:“董事長,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這個廢物一進公司就打我,還有韓畫雪,幾天沒來上班,說是跟你們辭職了,我就說了幾句,他打我不說,還要開除我,他有什么權利!”
話音落下,帝青山直接出聲:“滾!”
徐主管一愣,仿佛聽錯了一般,還想開口的時候,帝蒼穹也出聲:“叫你滾就滾,廢什么話!”
徐主管一個激靈,看向帝天鈞的時候,帝天鈞冷冷一笑,看了帝青山他們一眼,然后和韓畫雪揚長而去。
等他們走后,帝青山立馬看向帝不凡道:“快點問問怎么回事!”
帝不凡不以為意道:“爺爺,你也信,張濤是什么人物,怎么一夜就解決了呢,除非他給他不止一億!”
話音剛落下的時候,帝不凡一個激靈。
現在帝天鈞有錢他是知道的,不會為了掌權公司,這么大手筆吧。
當即,他沒再廢話,立馬撥打張濤留下的電話,可那邊剛接通,就有一道蹩腳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
“我,我是帝不凡,找濤爺,想問問我弟弟那個事情是不是解決了?”
帝不凡小心說出,那般人回答道:“你弟弟什么事情?”
見對方這么說,帝不凡疑惑道:“我昨天不是跟您溝通了么?”
“我明白了,之后我會找你的,順便告訴你,張濤死了!”
說完,那邊人掛斷了電話。
而帝不凡聽到后面的話時,整個人蒙在了原地。
張濤死了?
會議室里十分安靜,那邊的話,大家都聽的清楚,一個個瞪大眼睛滿是不可置信。、
下一秒,帝蒼龍開口道:“天,天鈞殺了張濤?他怎么可能做的到?”
“我們也許都小看他了,看來南城傳言的事情可能是真的,這個小子,自己可能有點本事!”
帝青山臉色陰沉開口。
“那怎么辦?難道就這么讓他拿住了公司大權?爸,這小子對我們敵意很大,肯定不會讓我們有好果子吃的!”
帝蒼穹接話,帝青山瞪眼:“慌什么慌,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好事!”
“好事?”
眾人不解,帝青山道:“如果傳言都是真的,那我們帝家可能在他手里騰飛了,這陣子你們都老實一點,就讓他折騰,把帝氏集團搞的越火越好!”
“啊?爺爺,您真的讓他管理啊?”
帝不凡問出,帝青山冷笑:“別忘記了,我們幾個人的股份加起來可比他多,雖然有那合同,可若是韓畫雪做出了對不起公司的事情呢,我們還是有權利彈劾她的,到時候,他們的努力,豈不是給我們做了嫁衣?”
此話落下,眾人反應過來,一個個原本的不忿瞬間消失,紛紛贊嘆帝青山思維敏銳!
而他這邊打這主意的時候,帝天鈞在回去的車上對韓畫雪道:“畫雪,接管公司后,第一時間就查賬,爭取在一個月內,將我大伯和小叔,帝不凡清出公司!”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