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最近有人在對付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六十章:最近有人在對付我!
但這會兒,他似乎也沒別的好辦法了。
下一秒,華地淡淡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在這里等,等你們查完再說!”
話落下,華地拉開椅子坐下,局長和陳組長都是一個哆嗦。
這可是尊真神啊,此次若是真查出帝天鈞有事情還好,若是查不出,那他們的罪責可就大了。
華地的身份已經讓他們無法表達情緒了,里面那位國之重器,又是何等人物?
他們都不敢去想象了。
當即,陳組長開口道:“華統領你先在此地等候,我們盡快查清,如何?”
華地淡淡點頭,然后陳組長小心將手上證件歸還,和局長還有方怡就出來了。
剛出來,局長就苦著臉道:“陳組長,你確認被抓那位真的犯罪了?我可跟您說,這次事情弄不好,你我烏紗帽都難保啊,那是什么存在啊,你怎么不先調查清楚就抓人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說,總之事情很趕巧,我們剛到,就接到你們這里有人鬧事報警,是小方帶隊,她到那里就看到了帝天鈞,順手就給他帶回來了!”
“我說怎么會查不到他的信息,原來是如此人物,你也別怕,人是我們抓的,我們肯定會負責到底,皇子犯法和庶民同罪,他若是真犯法了,我拼了命也要將他伏法!”
說到后面,他看向方怡道:“小方,你繼續去審訊,我聯系上頭,將情況匯報過去!”
“是!”
方怡接令后,快速回去了審訊室。
局長看著兩人離開,心中暗罵都瘋了,這簡直要了他的老命啊。
回到審訊室,帝天鈞看著方怡神色不對,稍微想了一下道:“看來,有人來找我了!”
方怡沒坑聲,帝天鈞一笑道:“不用害怕,若我犯了罪,你們什么事情都沒有,若我沒有犯罪,我也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告訴我,我的資料,到底從何而來,我想,你現在對我的身份應該有一點了解了吧,這個事情不是你們能來處理的,有人想整死我,你明白么?”
此話落下,方怡一愣,出聲道:“你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和你細說,我能看出來,你是一個好警察,所以我不想為難你,更不想你們因為我的事情之后身處險境,把知道的告訴我,我會處理這個事情,如何!”
帝天鈞說完,方怡立馬搖頭,沉聲道:“請認清你自己的身份,你現在是一個嫌疑犯!”
“那好,接下來出了任何事情你都要負責!”
帝天鈞說完,不再出聲,方怡眉頭緊湊,對方根本不承認自己所有的證據,那自己根本就沒法詢問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陳組長推門進來,臉色鐵青道:“放人!”
“什么?”
方怡問道。
“放人!”
“可我們手上的證據!”
方怡還沒說完,陳組長直接道:“別廢話,放人!”
可這個時候,帝天鈞搖頭:“我可沒說走!”
此話落下,陳組長臉色鐵青道:“你不要為難我們!”
“我說了,你們如何有我的資料,我想資料上并沒有提及我的身份吧,不然不應該是你們來抓我才對,我需要這份資料,然后自己查這個事情!”
帝天鈞說完,陳組長眉頭一皺。
按照常規,這種事情是不能告知帝天鈞的,但想起自己剛才電話里那人的話,他想了想道:“這份資料是突然出現的,我們在查送來資料的人,資料也是求證過后才來抓人,我知道你不簡單,但我們不畏強權!”
“好,就憑借你這番話,這次事情,我可以不跟你們計較,告訴你的上司,這個案子,我會讓我的人配合你們調查,也算是保護你們生命安全了!”
帝天鈞說完,陳組長一愣,帝天鈞繼續道:“能一夜之間將何家全部斬殺,又怎么會在乎你們呢!”
點破之后,陳組長感激道:“謝謝!”
“無需致謝,都是為國家辦事,也算是還我清白了!”
帝天鈞說完,陳組長替他解開了手銬,然后帝天鈞看向了方怡道點評道:“夠勇敢,但腦子不夠用!”
說完,他邁步出門,剛出來,華地和李天明上前,李天明立馬道:“您沒事吧,此事要不要追究!”
“不用,他們是好警察,而且只是辦事之人,先離開這里再說!”
帝天鈞簡單開口,華地也沒多話,對于帝天鈞的話,他不會有任何反駁。
上車后,帝天鈞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出去,那邊接通后,就開口道:“你的事情,我很抱歉!”
“沒事,替我查查,最近誰去調動了我的檔案,此事我會派華地出去一起調查,算是保護那兩個警員吧,這一次,我一定要挖出來那個幕后黑手!”
帝天鈞說完,那邊人問道:“能拿到你的資料,對方力量不小,你確認要攪動大局,這一動,可能會牽扯到很多東西的!”
“事關我父親之死,還有何家這么多的性命,我護國是為了什么,是保全這些陰暗之人么?縱然是中心大廈那幾位,若是他們犯了法,我帝天鈞也決不輕饒!”
當即,帝天鈞冷聲回答,那邊的人會意道:“好,既然你執意如此,我這邊會讓人配合華地行動!”
“那就這樣!”
掛了電話后,華地看向帝天鈞,帝天鈞出聲道:“兩個目標,第一在省城的彩門弟子,如今彩門弟子不多,每個都問一下,有誰前陣子給別人做過人臉的,你把我照片給他們看。”
“第二,務必保護好陳組長安全,我怕對方還會來個殺人滅口,按照我對他們手法的判斷,這個方怡會留在此地,這個案子他們兩個接手,會有危險!”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