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里面那位,乃是國之重器!(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五十九章:里面那位,乃是國之重器!
見帝天鈞問起,方怡冷淡道:“現在是我們問你,你什么態度,名字,年齡,出生地,聽不懂人話嗎?”
聽著話,帝天鈞深呼吸了一口氣,按照程序和方怡對話,當方怡問到帝天鈞某天在干嘛的時候,帝天鈞回憶了一下,直接道:“你是在問我何家的事情吧!”
此話一落,方怡警覺道:“看來你真的和此事有關!”
“何家出事,我在南城,自然不關我的事!”
帝天鈞回答后,腦子里閃過無數可能。
何家覆滅,他就感覺到了里面的不一般,這么一個大家族怎么可能一夜之間覆滅。
原本以為這是幕后黑手,怕自己順著何家的線查到他們身上,現在看來,這是一套連著一套。
自己剛好和何家有矛盾,并且也知道何家和自己父親死有關,所以順著這個路子,將自己給弄進來。
雖然說,自己有先斬后奏之權,但那也是招惹到身上的情況下。
何家是省城大族,一夜之間覆滅,人死無數,這種罪行,若是按到他頭上,是可以讓他萬劫不復的,這背后之人當真是陰毒。
想到這里,他看向方怡,方怡這時候從文件袋子里拿出一張照片,起身走到帝天鈞邊上道:“這照片里的人是你吧!”
帝天鈞看去,這是攝像頭拍下來的一張人臉,那張臉正是自己,可若是仔細看,可以看出,這人眼神中有著狠毒,跟自己的氣質完全不符合,應該是有人用了彩門易容術,故意陷害自己的。
當即道:“不是我!”
見帝天鈞如此干凈利落回答,方怡暗罵他無恥,咬牙道:“這張臉不是你,還有誰?并且,我們在現場還找到了你的指紋,經過對比,就是你的!”
此話落下,帝天鈞眼神一冷:“你們有我的指紋?”
此話說出,方怡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在查帝天鈞資料的時候,他們發現帝天鈞除了有入伍記錄外,其他資料全無。
像這樣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人的所有資料都是機密。
通常來說,這樣的人,只有兩類,要么此人窮兇極惡,他們沒有權限去抓。
另外一種,就是此人身份極高,國家在保護此人。
無論是哪種,都說明帝天鈞異常危險,這也就有了之前方怡對周天的戒備。
而這一次,帝天鈞的指紋信息來源,是古怪的。
具體的,方怡也不清楚,但可以確認當時那份信息來源無誤。
當即道:“這個不用你管,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但自古以來,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縱然你地位通天,但你犯了法,一樣要受法律制裁!”
聽著話,帝天鈞臉色陰沉,根本沒去聽她的話,而是對自己信息泄露感到憤怒。
自己的身份可是機密,能得到自己信息,那幕后之人必定位高權重。
想到這里,他看向方怡,氣勢爆發,那是他鐵血殺伐的氣勢,對地無數積累起來的。
在看到帝天鈞氣勢變化,方怡也是一愣。
下一秒,帝天鈞盯著她道:“這個問題,你必須回答我。”
足足幾秒,方怡才反應過來,一拍桌子道:“你是什么態度,任你身份高到我不可眺望,在這里,你就得配合我!”
說著,方怡眼神閃爍,那氣勢,她說不怕,那是假的,也就是她心理素質好,換做普通人,估計早就扛不住了。
帝天鈞聽到這話,點頭道:“好,那我就告訴你,何家的死,和我沒有任何關系,順便我也給你科普一下,你學校里學不到的東西!”
此話落下,方怡一愣,就聽帝天鈞繼續道:“按照常規來說,你們抓我是正常的,人像指紋,都匹配上了,可我可以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有不普通犯罪,這個人他用了彩門的易容術,彩門易容術,是可以以假亂真的!”
“至于指紋,那也可以復制,制作,你也不動動腦子,我能將何家一夜殺光,又這么會留下這么明顯的證據!”
聽完帝天鈞的話,方怡一愣,下意識道:“要是你害怕,落下了呢!”
“我害怕,從我上你車,到這里,我何時害怕過,我帝天鈞,戎馬十幾載,槍林彈雨,對敵無數,生死我早已經置之度外,死我都不怕,我會怕這些事情!”
“我帝天鈞,行的正,站的直,你們這次抓我來,我可以原諒你們,畢竟你們接觸有限,現在讓你的上司來見我,我有話和他說!”
帝天鈞說到后面,完全是帶著方怡的思路走,儼然此地成為了他的主場。
十分的自然,就是方怡都沒反應過來。
霸氣,強勢,鐵血,果決,這是她腦海閃出的評價。
下一秒,她深呼吸了口氣,起身就出門,因為她知道,這個人,不是他能對付的了,面對自己,他竟然能帶著自己的思路走,若是一直下去,案情絕對不會有突破。
出來后,她立馬聯系了專案組組長,那組長也直接,快速就來了。
方怡看到他后,將所有情況說了一遍。
等她說完后,組長瞇眼道:“你是說,他跟你說了這些?”
“怎么?有什么問題么?”
方怡見組長臉色不對。
組長臉色狂變道:“可能咱們這次惹上大禍了,他說的那些確實是非常規破案方法,并且,已經涉及到了一些機密,我們這次可能被人拿槍使了,他的身份你搞明白沒有?”
“沒有,但他的話語中,有著一種鐵血之氣,應該是軍人無疑,但不知道是何層次!”
方怡分析,組長點頭,出聲道:“我進去看看,你們先在門口等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