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杜老爺子,上吊自殺!(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四十八章:杜老爺子,上吊自殺!
帝天鈞突然開口,使得在場的三人都為之一愣,華地和愛麗絲倒是見過帝天鈞出手,東靈確實從來沒見過,而帝天鈞知道,杜天山就是一個十足的怪物,如果自己不出手,就算華地最后贏了,也會付出慘重代價。
此時的東靈倒是有些期待,愛麗絲和華地的身手他都是見過的,還真不知道帝天鈞到底強到什么地步。
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能讓兩個高手衷心跟隨。
見帝天鈞要出手了,杜明哲趕緊挑唆一下:“大哥,這個人就是傷害子杰的人,你千萬不能放過他啊!”
果然,杜明哲的一番話,再次把杜天山的仇恨值拉到最高點,一只手敲了敲自己的頭,略長的頭發交織在一起,擋著眼睛,猶如一個野人一樣,咆哮道:“帝天鈞,拿命來!”
說完,杜天山邁著大步朝著帝天鈞沖來,帝天鈞十分淡定的站在原地,暗自蓄力,紫色的氣流逐漸擴大,將帝天鈞包裹,隨即化成一條紫色的巨龍傲立上空。
東靈緊緊的皺起了眉頭,能凝聚出來這樣的真氣,帝天鈞的段位決定超越天榜,進入神榜。
站在自己面前的,這竟然是一位封神級的人物。
眼看著杜天山沖到了帝天鈞四周兩米之內,帝天鈞緩手一抬,頭頂的巨龍朝著杜天山襲去,直中杜天山腹部,瞬間,杜天山便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可杜天山就跟完全沒有觸感一樣,很快便能從地上站起來,繼續沒完沒了的攻擊,一次又一次的倒在地上,都是同樣的結果。
帝天鈞知道這樣下去肯定不行,杜天山根本就不知道累,而這樣會不斷的耗費自己的體力,杜明哲一陣冷笑:“看你到底能撐得住多久,就算杜天山打不過你,耗體力也能耗死你!”
杜明哲這番話說的并不是沒有道理,愛麗絲也擔心這樣的事情發生,手臂一抖動,匕首落在了手掌中,正當愛麗絲準備出手輔助的時候,帝天鈞擺了擺手,示意愛麗絲不需要動。
自始至終,帝天鈞都不曾慌亂過,無非是試探試探杜天山的底線,見杜天山確實有些難纏,帝天鈞也開始認真起來,
戰王一怒,可戰敵國八大至尊。
西方黑暗世界,聞之變色。
這一次,帝天鈞把所有的真氣都蓄力在一條胳膊上,長長的巨龍消失,呈現出來的而是一柄巨劍形狀,幻化在右胳膊上,猶如一把巨大的手刀。
帝天鈞緩緩舉起右臂,那柄真氣巨劍也緩緩舉過頭頂。
“這是什么鬼啊,我什么時候才能凝聚出來如此氣勢恢宏的巨劍出來。”東靈無奈的搖了搖頭,今天終于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而華地也是表情凝重,平淡道:“上一次見到戰王用這招,已經是半年前了。”
“而那一次,同時死了八個圣境高手。”
“斯”
東靈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后退幾步,千萬別離近了在涉及到自己。
“就讓帝某這一劍,結束這場戰斗吧。”說完,帝天鈞直接單臂落下,同時那柄巨劍也跟著下落。
“圣劍!”
伴隨著帝天鈞的一聲爆呵,圣劍猛然揮出,杜天山站在原地還在發愣之際,強大的光劍從自己的脖子上劃過,下一刻,杜天山的頭顱直接飛出。
“啊!”
這一幕,嚇壞了杜明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光呆滯,尤其是臉上還帶有杜天山噴出來的鮮血。
任你再強,在沒有痛覺,人體分離,你可還能活?
此時的帝天鈞矗立原地,負手而立,君臨天下般的看向杜明哲,淡然道:“你可還有什么想說的?”
杜明哲深吸一口氣,故作淡然道:“帝天鈞,你別得意,就算我杜天山被你干掉了又怎么樣,我這身后還有上百號兄弟,你有什么?”
“你能以一人之力,戰我一百多號人嗎?可笑。”
帝天鈞瞇著眼睛,眼神中帶有一絲笑意,以目前在場的四人,戰他們一百多號人倒問題不大,只是有些費力費時間。
可他們根本不需要動,說話間,杜明哲的身后便傳來一身嘈雜。
“誰敢動我家帝先生,先從我李陽身上踏過去!”
杜明哲猛然回頭,頓時瞪大了眼睛,只見李陽身后同樣帶著一群兄弟,洋洋灑灑,浩浩蕩蕩,人數絲毫不比杜明哲少。
杜明哲皺了皺眉,有些不可思議:“不可能,你一個區區南城的垃圾,怎么會有這么多人?”
李陽嘴角微微上揚,冷笑道:“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兄弟們,給我上!”
杜明哲也絲毫不甘示弱,大手一揮:“給我上!”
雙方交戰,現場極度混亂,可沒過多久,杜明哲就感覺不對勁,怎么李陽帶來的人這么猛?
這完全不像是普通的混子啊,一個個的訓練有素,似乎經過專業訓練。
十幾分鐘后,杜明哲這一百多號人就全部淪陷,再看看李陽這邊,雖也累得不行,但大部分都還站著。
杜家,便只剩下杜明哲一人。
此時的杜明哲仿佛丟了靈魂,甚至漏出一絲苦笑,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天意啊,天要亡我杜家!”
“華地,斷他一根手指,送杜老爺子最后一份大禮。”
“是,老大。”
在做完這一切后,帝天鈞拿出手機,給李天明發了個信息:“感謝兄弟。”
李天明一看手機,是帝天鈞發來的信息,隔著屏幕都產生一種敬畏,回復道:“為領導效力,力所能及!”
深夜,風華城,杜家老宅。
杜老爺子坐在椅子上,面前擺放著杜明哲的手指。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