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讓大哥出地牢吧!(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四十五章:讓大哥出地牢吧!
帝天鈞身拔似劍,矗立原地,平靜的凝視杜子杰,淡定的有些詭異。
這是杜子杰第一次正式見帝天鈞,一代梟雄公子,身上同樣散發著自信的氣質。
“一個人?是不是有點太看不起我們杜家了?”
聞言,帝天鈞搖了搖頭,淡然道:“從未看起過。”
“你!帝天鈞,你也就只配呈口舌之快,接下來就讓你跪地求饒!”
“華地,動手吧。”
“是,老大。”
區區三十幾個人,還不夠華地熱身的,杜子杰不知道的是,當初橫掃賀勇老巢的,也僅僅是華地一人。
眼看著華地猶如龐然大物,在人群中火力全開,自己的手下的人仿佛就跟沒長大的孩子一樣,倒了一批又一批,杜子杰的笑容逐漸凝固了,開始變得有些惶恐。
五分鐘后,三十多個青龍堂的人全部倒下地上,杜子杰想跑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動不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帝天鈞走到自己面前,氣勢壓的人喘不過氣。
“你們杜家原本可以再繼續威風百年,怪只能怪你們把手伸得太長了,好好地待在風華城有什么不好,野心太大,未必是一件好事。”
說完,帝天鈞揚手一揮,伴隨著強大的氣流,杜子杰直接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杜子杰用手抓著自己的胸口,五臟震碎,十分劇痛,表情艱難。
“你們杜家在我帝某眼里,從未上過臺面,省城何家的何天下你應該聽說過吧?”
說到這個名字,杜子杰心里咯噔一聲,這個名字他當然聽說過,何止聽說過,當時何天下出事的時候,還鬧得風華城滿城風雨。
難道說?
杜子杰深吸一口氣,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帝天鈞再次開口道:“沒錯,何天下便死于帝某手中。”
聽到這個消息,杜子杰的瞳孔再次無數倍放大,連何家都奈何不了帝天鈞,那杜家還拿什么跟帝天鈞斗
此時杜子杰的笑容有些苦澀:“你真的這么肆無忌憚嗎?殺了何天下,還讓何家徹底滅亡。”
“你說什么?何家滅亡?”猛然間,帝天鈞雙目冰冷,殺氣畢露。
見帝天鈞這個反應,杜子杰疑惑道:“你不知道?何家上上下下,包括傭人,全部死于半月前。”

帝天鈞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身上迸發著濃厚的怒意,如果杜子杰說的話是真的,那么只有一個可能,何家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被殺人滅口了。
這樣一來,到底是誰要逼自己退位,殺自己父親,所有的線索都斷了,原本何天下曾經說過,白家不過只是何家借刀殺人的一個工具而已,而何家也只是所謂的一個執行者,上面還有一個得罪不起的存在,在操控全盤。
何天下的原話是:最好不要在調查下去,否則一定會把你自己搭進去。
而何君生上次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回去整個何家都被滅口,是對付害怕自己通過何家,順藤摸瓜,把對方挖出來嗎?
還真是狠心。
帝天鈞也有些后悔,當初就應該直接與何君生一起回省城,找何家把當年的事情問清楚,怎么就給了對方殺人滅口的機會?
想到這,帝天鈞深吸了一口氣,緩聲道:“華地,斷他一根手指,交給愛麗絲,這是送給杜老爺子的第三份禮物。”
“是,老大。”
見帝天鈞這么說,杜子杰臉色一變,他三叔血淋淋的手指,他可是見過的,他是天子驕子,絕對不能少一根手指。
“帝天鈞,你不要太過分,放了我,我保證青幫從此不踏出風華城!”
杜子杰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呼喊,帝天鈞仿若無聞,不為所動,華地走上前,一巴掌狠狠地把華地扇倒在地上,隨即一腳踩在杜子杰的手指上。
十指連心,杜子杰疼的直接昏了過去。
“杜老爺子,帝某送你的三份大禮,希望你老人家能喜歡。”
說完,帝天鈞便挪步走到李陽的面前,親自將李陽扶了起來,安撫道:“今天的表現很好,辛苦你了,快把兄弟們送到醫院吧,一切的費用都由帝某出。”
“不辛苦不辛苦,謝謝帝先生。”
帝天鈞漏出一個笑容,拍了拍李陽的肩膀:“去吧,從今天開始,我會幫助你站穩南城灰色地帶的穩住,做好準備,好好迎接。”
李陽一聽,便知道帝天鈞這么說,就代表要開始扶持自己了,興奮的不行,自己等這一天,整整等了一年多了,這一年來,南城灰色地帶都處于三足鼎立,無法打破僵局。
現在,這一塊終于要落到李陽手里了,這怎能讓他不興奮。
李陽重重的點了點頭:“感謝帝先生。”
“這是你應得的,你能勝任這個位置,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一定不會!”
此時,杜家老宅,這第三件禮物,愛麗絲已經送到。
這一次,杜老爺子沒有了往日的暴躁,而是似乎變得妥協了,坐在龍椅上,整個人都蒼老了一圈,望向杜明哲問道:“明哲,你說我是不是老了?連一個小小的南城都解決不了。”
“屬于我們杜家,屬于青幫的時代,過去了?”
杜明哲也感覺到了心慌,現在杜家已經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都奈何不了帝天鈞,如果讓他親自去的話,那么后果很可能跟他們一樣。
想到這,杜明哲咬了咬牙,艱難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