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們三個老人物夠不夠格?(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十二章我們三個老人物夠不夠格?
帝天鈞早就注意到了角落里的愛麗絲在喝酒,只是沒有阻攔,愛麗絲的貴族血統,整個西方都為之顫抖,要說任性起來,愛麗絲完全可以不顧一切。
反正無論愛麗絲做出什么事來,無論多眼中,在她的身后都有一個爹來撐著,堪稱史上最強爹。
這樣的任性千金,帝天鈞哪里敢去阻止人家。
何君生原本裝逼裝的正帶感,突然被酒瓶子砸了一下,見還是個女孩子,呵斥道:“你是誰啊?知道本少爺是誰嗎,就敢打我?”
此時愛麗絲處于微醺狀態,直接當著南城眾一線家族的面,站起來指著何君生道:“你算什么東西?竟然跟鬧帝先生的婚禮?”
省城何家這個稱號,對南城,以及省城部分家族也許都震懾人心。
可在這個名副其實的千金面前,不說何家,整個省城也不過區區彈丸之地,一個何家更是不入流的存在。
愛麗絲突然的出現,也讓在場的家族都愣在原地,紛紛猜測愛麗絲的身份。
“這哪里來的野娃娃,到底有沒有人管啊?”
“這么俊俏的一個女娃,可惜了。”
“這女娃娃長相不錯,不如來給我家孫子作媳婦吧,老夫還能出面求何先生,放你一馬!”
今天雖然是帝天鈞的主場,但愛麗絲喝多了,反客為主,站在場地中央環視眾人,冷聲道:“今天都誰要站到何家,跟何家一起死的,馬上站過去,給你們一分鐘考慮的時間。”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分鐘之后,何君生必死無疑。”
會場突然沉默了,幾大家族的掌舵者此時紛紛低下頭沉思著。
何家事如論如何也惹不起的,可是帝天鈞和眼前這個外國美女到底有什么神秘的身份?
這選擇,無疑是一場賭博。
見自己竟然被一個女孩子威脅了,而且自己還是帶了十五名人榜三段的高手的情況下。
十五名人榜三段的高手一起上,縱然對方是初步踏入天榜,也不一定是對手。
難道面前這個金發美女是天榜高手?
這個想法冒出來,連何君生自己都不信,淡然道:“笑話,別在這影射人心了。”
“我這十五名人榜三段的高手坐鎮,取帝天鈞項上人頭乃是探囊取物,別做無謂的掙扎了。”
此話一出,帝家人心里咯噔一聲。
是啊,對方這是什么實力?還不趕緊抱大。
這要是攀上了何家的關系,還愁踏入一線家族了?
想到這,帝不凡趕緊扶著帝青山站在了何君生身邊,訕笑道:“何少爺,我們帝家愿任憑少爺差遣,助大少立于南城!”
“南城錢家,愿任憑少爺差遣,助大少立于南城!”
“南城鄒家,愿任憑少爺差遣,助大少立于南城!”
在帝家的帶領下,有一個便有兩個,兩個就有十個。
大家都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決心,在這一刻,什么帝天鈞,不過是有些本事的宵小之輩罷了。
何君生很是滿意,點了點頭,示意大家安靜。
“帝天鈞狂妄至極,斬我大哥性命,今日,我作為何家的二少爺,便血債血償!”
“何少爺委威武!”
“何少爺委威武!”
“我早看他不順眼了,不過是自己有些本事罷了!”
“就是的,今天何少爺為我們撐腰,一定要揚眉吐氣!”
面對此起彼伏的聲音,愛麗絲無奈的抬起一根手指,輕輕的扣了扣耳朵,無奈道:“哎,你們好煩吶,真不知道區區十五個垃圾,怎么就能給你們牛逼成這樣了?”
此話一出,還沒等何君生反應過來,愛麗絲已經一把匕首滑落在掌心,靈活的旋轉著,終身一躍,落入所謂的十五大高手群中。
見愛麗絲動手,華地按耐不住了,也要上前幫忙,畢竟從理論上來說,愛麗絲也是華地的小弟。
華地乃圣王座下十二護衛之首,而愛麗絲也是十二護衛之一。
華地剛要動身,便被帝天鈞一只大手按在肩膀上,華地轉過身有些不解,帝天鈞微笑道:“區區十五個垃圾而已,如果愛麗絲這都解決不了,還有什么資格做我帝某十二護衛。”
華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一旦華地出手,便是一場秒殺站,可即便在愛麗絲手里,也不是什么艱難的事情,此時十五個人,也僅僅還有三個人站在原地。
愛麗絲沒動一下,便有一人倒在地上。
嗜血的匕首在不斷的滴著血,此時何君生已經慌了,當最后一個人榜三段的高手倒下地上的時候,何君生嚇得連連倒退,顫聲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愛麗絲微微一笑:“我不過是帝先生的跟班而已,我的伸手,在你們所揚言要斬殺的帝先生面前,連三招都過不了。”
愛麗絲的話直接讓帝天鈞臉上一黑,暗自嘟囔道:“什么三招?真能給自己臉上貼金,十二護衛什么時候能在我手上過下一招過?”
“咳咳。”華地輕咳了一聲:“老大,面子,面子啊。”
愛麗絲的話盡管有些夸大,可何君生根本不相信,仍然搬出自己的身份:“我告訴你,你別碰我,我乃省城何家的少爺,你要是敢動手碰我,今天在座的都得陪葬!”
愛麗絲玩味得聳了聳肩膀:“你都死了,他們還怎么陪葬?”
“不,我不會死的,你們得身份都太低了,你們得罪不起何家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