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辱圣王者,都得死!(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十一章:辱圣王者,都得死!
此時何君生身后站著十五個人,氣勢非凡,惹人注目。
李陽看到這種情況,便知道來者不善,擋在原地呵斥道:“站住,今天這里不準進去!”
“無知,憑你也想擋住小爺?”
何君生嘴角揚起,一陣冷笑后,身后突然傳出一道身影,直接一掌打在李陽的肚子上,李陽本就沒有修為在身,被這樣的高手襲擊,瞬間飛了出去,彈在地上咳出陣陣鮮血。
“柳柳總,快進去通知帝先生”
“咳咳。”
何君生大步向前,任由柳建南進入殿堂,沒有絲毫的膽怯,路過李陽身邊的時候,朝著李陽冷笑道:“你是一條好狗,可惜跟錯了主人,今天,就是帝天鈞的死期!”
殿堂內,婚禮正在火熱進行中,這里聚集著南城所有一線世家,現在帝天鈞三個字已經深入人心,最起碼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敢忤逆帝天鈞的命令。
人群中,一個不起眼的位置,愛麗絲一身黑色的皮衣,金黃色的秀發流線般的披在身后,默默注視著帝天鈞的身影,這個男人是整個西方的天,所有人心目中的信仰。
更是愛麗絲發誓除了他,此生不嫁的男人。
“fuck!”
“來參加自己心愛的男人的婚禮,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態?”
愛麗絲坐在角落里,無奈的點燃了一根煙,默默允許著,時不時的注視著窗外。
而就在這個時候,殿堂門外傳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誰叫帝天鈞,給老子站出來!”
突然間,殿堂大門被打開,省城何家二公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目中無人,傲視全場。
突如其來的動靜,使得婚禮被迫中止,所有人都差異目光的看著何君生,覺得這個人死定了,敢在帝先生的婚禮造次,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可在場的各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很快便有人認出來了何君生的身份,驚呼道:“此人是省城何家的二少爺,何君生啊!”
一聽到來人是省城何家的,在場的眾人紛紛深吸一口涼氣。
省城何家的人,可謂是名門望族,上一次帝天鈞還親手殺了何家的大少爺,雖然上次全身而退,可終究對方只帶了一個人。
這次可是帶了足足十五個啊!
一時間,在座的各位精英們開始有些害怕。
而最差異的人莫過于帝天鈞了,他怎么都沒想到,竟然敢有人在這個時候,來他的婚禮上鬧事!
站在帝天鈞身邊,韓畫雪清楚的感覺到了帝天鈞身上的殺氣,這種從戰場上帶出來的,伏尸百萬的殺氣,讓韓畫雪感覺到渾身一顫。
“你知道今天打擾帝某婚禮的后果是什么嗎?”
帝天鈞沙啞著嗓音問道,而此時身為伴郎的華地早就按耐不住了,只要帝天鈞一聲令下,他馬上去殺了所有人。
面對帝天鈞的威脅,何君生根本不害怕,反而狂笑道:“你是在威脅我嗎?真以為你在南城這小小的彈丸之地做了幾天無冕之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在我們省城何家眼里,你連螻蟻都不如。”
此話,讓華地無奈搖頭,在西北戰王面前,你何家又算得了什么?
你何家配鑰匙?你配嗎?你配幾把?
“今天我來的目的,就是為我大哥報仇,今天在場的人聽著,如果現在屈服于我何家的,便饒過你們,執迷不悟的,今天統統都得下去陪葬!”
“給你們三十秒的考慮時間。”
何君生的話說完,在場的南城一線家族負責人四目相對,紛紛陷入了兩難境地。
本就是參加一場婚禮,怎么馬上就要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了?
最覺得操蛋的莫過于帝家了,他們可不是來參加帝天鈞婚禮的,而是來看帝天鈞笑話的,這下可好,笑話沒看成,馬上也要把命搭進去了。
帝不凡此時氣得不行,沉聲道:“爺爺,我就說這帝天鈞是掃把星,跟他在一起,總沒什么好事發生,這可是省城何家啊,整個南城誰能得罪的起,我們屈服吧?”
帝青山眉頭緊鎖,猶豫了一番之后,只好點了點頭。
沒辦法啊,帝家經受不起摧殘。
見自己的爺爺同意,帝不凡第一個站起身舉手,高聲喊道:“我帝家屈服,我帝家愿意屈服!”
帝不凡的舉動,讓在場所有人都喪失的了底氣。
第一個屈服的,竟然是帝天鈞的本家!
連帝家都屈服了,他們還有什么可堅持的,緊接著就有人接二連三的屈服。
望著這個效果,何君生感到很滿意,雙手背到身后,看著帝家人,狂妄道:“你們帝家可是生了個好孫子啊,殺我兄長,是誰給你們這個勇氣的?”
“何老板息怒啊,帝天鈞這個廢物早就被我們驅逐帝家了,現在他跟帝家一點關系都沒有了,何老板可別把怒火發泄在帝家啊!”帝不凡自降身份,一個勁的賠罪。
自始至終,帝天鈞都沒有說話,他倒是想要看看,這何君生能折騰出什么名堂來,擾亂他帝天鈞的婚禮,這本就是死罪。
眼看著整個南城的家族都在跟自己低頭,何君生極度膨脹,質問道:“可還有誰家不服?”
在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敢抬頭,王家第一個站起身,義正言辭道:“我王家不服。”
見王江河如此骨頭硬,有幾家已經屈服的家主嘆氣道:“老王,你說這帝天鈞到底給你灌了什么迷魂湯,這可是省城何家啊,要是真的動怒了,帝天鈞算得了什么啊!”
“就是啊老王,你沒看那何君生身后的十五個人,一看就全是高手啊!”
“這還可能只是何家的九牛一毛的力量,一旦傾盡全力,帝天鈞必輸無疑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