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血洗帝天鈞婚禮!(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十章:血洗帝天鈞婚禮!
南城酒店,十八層總統套房。
虞洛妍剛洗完澡,正在鏡子面前欣賞自己完美的酮體。
而這時候,突然有人敲虞洛妍的房門,一瞬間的警覺性,虞洛妍披上浴巾,將身體包裹好,走到房門前打開房門。
開門的一瞬間,當發現東靈狼狽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虞洛妍驚訝道:“怎么回事?”
東靈有些慚愧,不過還是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虞洛妍聽完,氣的直接上手一個嘴巴子打在東靈的臉上,怒吼道:
“為什么不聽我的話?我什么時候讓你去挑釁帝天鈞了?”
東靈的左胳膊已經斷了,只能用右手捂著自己的臉,低頭道:“大小姐,我知道錯了。”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你這樣狂妄的性格,早晚會葬送你自己。”
虞洛妍深吸一口氣,胸口跌宕起伏,繼續沉聲道:“僅此一次,如果以后你再敢違背我的命令,就馬上給我滾回東南亞,自己去醫院把傷口處理好。”
“是。”
眼看著東靈消失在酒店長廊的盡頭,虞洛妍回到房間,矗立在落地窗前,俯視著南城夜景。
摘下那黑色的眼鏡框,虞洛妍那凌厲而又深遠的目光,這個東南亞虞家的大小姐此時也有些疑惑。
東靈作為家族的保鏢,什么實力她在清楚不過。
一個踏入天榜的高手,如今卻被帝天鈞的小弟打的這么狼狽?
現在虞洛妍越來越覺得帝天鈞有意思了,或許這個人,才是自己值得帶回家的男人吧。
有時候女人真可怕,認真起來才不管是姐夫還是妹夫,一定要不擇手段搶到手。
黃金海岸的別墅鑰匙已經送到了帝天鈞的手里,當即韓畫雪便給米素打了電話,說可以搬進去住了,小丫頭一聽高興壞了,終于可以逃離家里的約束了。
此時三個人正坐在別墅里的沙發上,米素家里也比較有背景,但見到這么豪華的別墅還是沒忍住仔細打量了一番。
此時米素穿著一身黃色毛茸茸的卡通服,還故意戴上了帽子,上面有兩個兔耳朵,米素的笑起來很甜,嘴角有兩個小酒窩,很隨意的躺在沙發上:“天啊,現在終于沒人管著我了,也沒有相親對象總去家里堵我了。”
韓畫雪直接抓住重點,差異道:“相親對象?這是怎么回事啊。”
一提到相親對象,米素又無奈的坐了起來:“別提了,蕭家的二少爺蕭天凡,值得吧?這是我的未婚夫,可是我根本不喜歡他。”
“你為什么不喜歡人家?難道是長的不好看?”
米素嘟嘟著嘴:“當然沒有姐夫帥了,要是有姐夫這么帥,我說不定就直接同意了。”
原本還在一旁看熱鬧的帝天鈞,見戰火突然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有些無奈:“怎么會跟我做對比。”
“因為他也是當兵的呀,據說還當了好多年呢,會開坦克!”說到這的時候,米素好笑突然想起來什么一樣,看著帝天鈞眨了眨眼睛:“姐夫,你會開坦克嘛?”
“應該沒有人能比我開得好。”帝天鈞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無論是坦克還是裝押車,直升機,帝天鈞早在入伍第二年的時候,便能單手駕馭。
“哇,還是姐夫厲害,要不我給你當小老婆吧?”
說這番話的時候,米素眼前一亮,一點都沒有開玩笑的成分。
帝天鈞瞪了米素一眼,沒好氣道:“畫雪還在這呢,別瞎說。”
“噢,那下次等畫雪姐不在的時候說。”
“”
京城,中心大廈,四個肩扛五星的老人正坐在一起閑聊。
“老夏,聽說明天帝天鈞那小子結婚,要搞個什么婚禮,你有什么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你個老狗想去看看就直說,別在這拐彎抹角的像個娘們!”
此時眼前的四個老者,分別是一號首長,以及兩帥一將。
被夏中正揭穿了心里的想法,楊欽晨不可否置的撓了撓頭,嘿笑道:“嘿,那不是太長時間沒見著這個混小子了嗎?上次退伍這事還沒教訓他呢!”
“是啊,說起來這臭小子還是老頭子我的上司呢,真是丟人嘍!”
雖然話這么說,但王峰心里卻是心服口服,帝天鈞一生做出的貢獻,實在過于讓人傾佩。
三個人一拍即合,隨即把目光看向了正中間正在練習毛筆字的老人,請示道:“一號,你也都聽到了,這事你怎么看?”
一號旁若無聞,再把手中的這個字寫完之后,隨口提了一句:“作為長輩的,記得都備一些厚禮。”
三人一聽,頓時眉開眼笑:“嘿呀,那還用你說了,你書架后面那壇五十年的女兒紅,我準備帶過去了!”
自始至終表情都極其鎮定的一號,在聽說自己藏在書架后面的酒被帶走的時候,心頭直接一顫,還在抒寫毛筆字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真是心都在滴血啊!
“又能見到這小子了,我老頭子里心里高興,老夏,你安排備飛機吧,這次坐你白虎戰區的直升機去。”
“行,老子不差那幾個油錢!”
次日,便是帝天鈞和韓畫雪的婚禮,在這一天,帝天鈞將要宣告天下,韓畫雪是他帝天鈞的妻子,
此后,誰敢欺負韓畫雪分毫,帝天鈞定讓他全家陪葬!
這一天,帝天鈞找柳建南,包下了整個皇庭酒店,整個南城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在場,包括帝家人。
而今天帝家人明顯是來看笑話的,他們倒是要看看,這帝天鈞能搞出什么花樣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