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您被對方看上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十八章:您被對方看上了!
東靈畢竟是踏入天榜的實力,即便是只達到第一段,但卻從來沒遇到過對手。
現在竟然被一個龐然大物直接干翻在地上,這讓東靈覺得非常丟人,這絕對是一個失誤。
東靈滿身泥土的從地上站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嚴肅道:“你已經成功激怒本大爺了,本大爺要認真了!”
說話間,東靈把自己的手腕掰的聲聲作響,甚至體外已經凝聚出了少許的真氣氣流,但卻只有薄薄的一層,而帝天鈞每次戰斗所凝聚成的氣流,不僅濃厚,甚至可以形成滔天巨龍。
通過剛才的初步交手,華地已經大概知道了東靈是什么樣的實力,狂傲道:“區區天榜小孩,怎就讓你如此猖狂?”
“這一次,就讓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實力!”
說完,華地突然張開雙臂,聲聲怒吼,渾身上下凝聚著強大的氣流,迅速把華地包裹了起來。
帝天鈞一看,有些無奈:“區區天榜,華地,你太認真了。”
帝天鈞知道華地要干什么,趕緊帶著韓畫雪繞行,躲得遠遠的,以免傷及無辜。
東靈此時直接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華地在干什么,不屑道:“裝神弄鬼!”
為了保險起見,東靈還從身后掏出一把匕首,在接近華地的瞬間,華地爆喝:“綻放吧,大地之花!”
華地雙手合實,把渾身上下的氣流全部凝聚在雙拳之上,狠狠的砸在地上。
轟!
一瞬間,地動山搖,整個地面都在地震,不遠處出現了巨大的裂紋。
“我靠!”
而東靈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這氣流彈飛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直接摔斷了一條手臂,吐出一口鮮血。
而在華地周圍的煙霧散開之后,剛才被華地雙拳砸中的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天坑。
看到這一幕,帝天鈞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華地又進步了。
“我日你個媽,這到底是什么恐怖勢力?”
此時東靈緊緊的咬著牙齒,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摧殘。
自己引以為傲的天榜實力,現在在別人的眼中竟然一文不值,對方的實力明顯凌駕于天榜之上,難道已經進入了神榜?
這世間,能進入神榜封神的人,可少之又少,有些人領悟一輩子也未必能有這種突破。
更可怕的是,擁有這樣恐怖實力的,僅僅是帝天鈞身邊的一個小弟。
那帝天鈞到底是什么實力?
東靈想了半天,一個恐怖的念頭在腦海里飛逝而過,此時他很后悔,后悔自己擅作主張,沒有聽虞洛妍的話。
在華地緩過神后,才站起身緩緩走到帝天鈞面前,恭敬道:“戰王,您沒事吧?”
“嘿嘿,長時間不活動活動筋骨,有些手癢,就沒忍住。”
帝天鈞不可否置的搖了搖頭:“走吧。”
其實,他又何嘗不是?
這么長時間沒出過手了,還真有些手癢呢,不過如果允許的話,他寧愿一輩子不出手,因為華夏戰王一旦出手,那絕對是事情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嚴重性。
自始至終,在帝天鈞眼中,東靈都不過是一個小人物罷了,也沒有多做計較。
在帝天鈞等人走后,此刻,從不遠處走來的金發女孩,正是愛麗絲。
今晚的愛麗絲穿著一身緊身衣,勾勒出細長的線條身材,在愛麗絲的臉上,充滿著玩味和不屑,因為眼前這個人剛才得罪的,是自己的至高無上的老大。
從一開始愛麗絲便在不遠處看著事情的發展,只不過那時候韓畫雪還在場,愛麗絲不想給帝天鈞惹麻煩,剛好華地出手了,愛麗絲便一直在不遠處看熱鬧。
突然冒出來一個外國美女,身負重傷的東靈也是有些疑惑:“你是誰?”
說話間,愛麗絲手中已經多了一個銀色的匕首,一步步的朝著東靈走去:“對不起,我不喜歡和將死之人說話。”
見愛麗絲這么說,東靈倒吸了一口涼氣,此時他已經無法起來戰斗了,臉上多了幾分惶恐:“美女,你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嗎?你覺得你一個人,能挑戰我背后所有的歸屬?”
在戰場上,愛麗絲從來都冰冷著臉,身上散發著冷酷的氣質,愛麗絲冷笑一聲走上前,匕首似乎會聽話一樣,在愛麗絲手中一次次旋轉。
這匕首跟著愛麗絲十年了,是愛麗絲跟著帝天鈞第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帝天鈞送的禮物,而此刻,匕首在愛麗絲的手中,靈活的玩轉。
“你背后的勢力?騷年,你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真的以為區區天榜,便可以橫行世界了?”
“這么跟你說吧,你這點實力,不光是華地先生,就連我的一根手指都不夠玩的。”
此時,愛麗絲蹲在東靈面前,一臉玩味,用匕首輕輕的拍打著東靈的臉:“得罪了我們家大人,你說可該怎么辦呢?”
“就你這點實力,也敢不長眼的得罪那一位?”
“告訴你,那一位的高度是你這輩子都達不到的,我和華地先生的實力加起來,都不足他十分之一。”
“什么?”這一次,東靈真的感覺到絕望了。
深呼吸一口氣,眼神里盡是惶恐,慢隨著愛麗絲的動作,東靈瞳孔略微渙散:“你,你別亂來,我可是東南亞虞家的人!”
“哦?”
一聽說是東南亞虞家的人,愛麗絲更是來了興趣,把匕首插在了腰間,繼續蹲在打聽道:“這么說來,你今天晚上所說的大小姐,也是東南亞虞家的人?”
東靈咬了咬牙,艱難的點了點頭。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