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王一帆出事!(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十四章:王一帆出事!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李陽便做出了保證。
“我李陽愿誓死跟隨帝先生,鞍前馬后,絕無二心!”
帝天鈞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李老板答應的這么痛快,那我帝某自然也會帶出一點誠意,明天晚上之前,南城將不會再有賀勇這個人。”
李陽咬著牙,心中滿是震驚。
賀勇雖算不上什么梟雄,但以李陽目前的資本,確實跟對方斗了整整兩年都不分勝負,最終才造成今天這樣井水不犯河水,誰都拿對方沒辦法的局面。
而現在,帝天鈞竟然說明晚之前就會讓賀勇消失,這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實力。
“謝帝先生栽培之恩,李陽一定不辱眾望。”
帝天鈞在說完這一切的時候,隨即站起身離開。
帝天鈞走后,李陽驚魂未定,在辦公室消化了幾分鐘后,再次回答之前的酒桌上。
見李陽出去了二十分鐘,四位大佬有些不樂意,埋怨道:“怎么回事啊李陽,出去這么長時間,誰來了?”
“南城的無冕之王,讓白趙兩家消失,讓二號退位自保的人,帝天鈞。”
一聽到帝天鈞,幾個人有所謂聞,卻從來沒見過,有些震驚:“他來干什么?難不成李陽兄弟還跟這帝先生有交情?”
“不敢高攀,略有一二。”
一聽說李陽還跟帝天鈞有聯系,接下來整個酒桌上的話題都是圍繞帝天鈞展開的,在座的四個人,有各自局里的人,身兼南城大學的董事憤身份,如果能跟得到帝天鈞的微微提拔,至少少奮斗十年!
帝天鈞在走出天外天之后,便朝著身后的華地吩咐道:“明天晚上之前,讓賀勇在南城消失。”
“是,戰王,華地這就去辦。”
接下來的兩天一夜里,華地將會去處理這件事,而在帝天鈞回去的路上,突然接到了韓畫雪的電話。
電話里的韓畫雪情緒有些激動,很著急:“天鈞,你快回來,一帆出事了。”
韓畫雪的話,使得帝天鈞心頭一愣,沉聲道:“一帆出什么事了?”
“被車撞了,現在在醫院里,正在做開顱手術”
帝天鈞深吸一口氣,渾身上下散發著陰冷的氣勢,表情嚴肅到周圍的人都不自覺的離帝天鈞遠遠的。
帝天鈞雖然跟王一帆的感情沒有多深厚,但那張童真無邪童真的笑臉,卻是他很喜歡的,一個不錯的孩子。
“等著我,我馬上回去。”
上車之后,帝天鈞給自己扔了二百塊錢,讓他以最快的速度去南城第一醫院,來到醫院門前,韓畫雪正在門口等著,帝天鈞我回來了,緊繃的神經突然繃不住了,直接撲到帝天鈞的懷里大聲痛哭:
“天鈞,一帆可能活不了了。”
帝天鈞拍打著韓畫雪的后背,安撫道:“放心,吉人自有天相,一帆不會有事的。”
“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咱們上去看看。”
韓畫雪抽泣著,跟著帝天鈞走到了樓上。
手術室門外,王一帆的父母都在門口站著,神情緊張,王一帆的母親已經哭暈過去好幾次了,帝天鈞走上前問道:“伯母,肇事者怎么不在,是逃逸了嗎?”
王一帆的母親擦了一把眼淚,整個人一下子蒼老了許多,嘆氣道:“沒逃逸,可對方根本就沒想管,對方開著路虎,一看就很有背景,咱們這些小平民根本得罪不起,現在現在我們連一帆的手術費用都交不起”
說到這,王一帆的母親再次失聲痛哭,深刻讓人體會到了,沒權沒勢在這個社會上是多么的渺小。
帝天鈞走上前從王一帆父親的手中接過手術單子:“錢的事你們不用操心,好好在這里等待手速結果就行,對了伯母,肇事者的車牌號你記了嗎?”
“記了記了,當時對方根本沒怕,還下來威脅了我們一頓,我就把車牌號拍下來了。”
王一帆的母親把手機中拍攝的照片給帝天鈞看了一眼,帝天鈞點了點頭:“放心吧伯母,這事交給我,其余的你們都不用管了。”
“可,這,這十幾萬我們還不起”
“不用還,我不缺錢。”帝天鈞朝著二人笑道。
帶著韓畫雪去樓下交了手術費,帝天鈞轉身跟韓畫雪說要出去一趟。
韓畫雪很了解眼前這個男人,自然要知道他去干什么,擔心道:“天鈞,對方不好惹,小心點”
在韓畫雪的眼里,那些開著幾百萬豪車的富二代根本就是得罪不起的存在,他們有錢有勢,可以再南城無法無天。
可在區區南城彈丸之地,帝天鈞又怎能放在眼里。
此時他心中,已經壓制著即將爆發的怒火。
帝天鈞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我意已決,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韓畫雪知道帝天鈞決定好的事情無法更改,只要輕輕點了點頭:“那你小心,千萬不要沖動。”
“好。”
帝天鈞轉過身走到韓畫雪的面前,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便轉身走出醫院。
走出醫院的一瞬間,帝天鈞的瞇著眼,表情變得陰沉,冷漠的可怕,熟悉戰王的人都知道,只要帝天鈞出現這個表情,就一定會有大事要發生。
矗立原理,帝天鈞撥打了一個號碼,這個號碼他已經兩年沒打過了,這是國家國安部的電話,對方在接通電話后,聲音顯得很興奮:“帝天鈞?是你嗎?”
“是我。”帝天鈞淡然道:“幫我查一個人的蹤跡,一分鐘之內告訴我他在哪。”
“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