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你以為你是帝天鈞啊?(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十一章:你以為你是帝天鈞啊?
虞洛妍,跟韓畫雪等人也是大學同學,平日里喜歡戴著一雙黑色的眼眶,一直保持著柔弱的形象,但沒有人知道黑色的眼眶下,到底是怎樣一雙有神的眼睛。
虞家,來自東南亞,當地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而虞洛妍,也是虞家的大小姐。
對方見虞洛妍要打聽人,疑惑道:“大小姐,你打聽這個人干什么?你該不是找到合適的人了吧?”
“我讓你去打聽就去打聽,哪來的這么多廢話?”夜空下,虞洛妍的語調降低了幾分。
“是,我這就去辦。”
說的話人是虞洛妍在華夏的保鏢東靈,天榜一段的高手,見自己家大小姐生氣了,電話另一端的東靈趕緊起身,去調查帝天鈞的身份。
以東靈這個年紀,能有如此高的造詣,乃是人中龍鳳,所以根本沒把帝天鈞的事情放在身份。
接下來的幾天里,華地都在操辦著帝天鈞婚禮的事情,帝天鈞曾說過,負妻三年,一定要補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
并且在前幾天,帝天鈞也花了五個億買下了一條維塔斯之心項鏈。
這一天,帝天鈞正帶著韓畫雪在婚紗店里選婚紗,韓畫雪本身就天子靚麗,此時換上了一件件地婚紗,足以讓帝天鈞怦然心動。
這里是一件極具奢華的奢侈品店,正因為韓畫雪換了一件又一件而沒有買的意思,售貨員顯得有些不耐煩,皺眉道:“你們到底買不買啊?買不起就別試了,弄臟了你們賠得起嗎?”
售貨員的一番話,使得店里周圍的人目光紛紛看了過來,朝著韓畫雪和帝天鈞指指點點。
好好的氛圍被打斷了,韓畫雪也有些不開心,帝天鈞平靜道:“這套婚紗多少錢?”
售貨員鄙夷的看了一眼帝天鈞:“兩百萬,就算你的信用卡刷爆了,你也圓不回來這個逼!”
帝天鈞有些好笑,自己長得就這么不像有錢人嗎?
無奈問道:“你怎知帝某買不起這件婚紗?”
“哎呀?你也姓帝?那你可真能蹭熱度,你咋不說你叫帝天鈞呢?”
這一次,帝天鈞真是被氣笑了,自己姓帝都算是蹭熱度了?
“你還知道帝天鈞呢?”
一說到帝天鈞,女售貨員的臉上一臉得意:“那當然了,真不是我吹,現在整個南城誰不知道帝天鈞帝先生的傳說啊,那簡直是偶像級別的人,要是能有機會見一面就好了。”
“人家帝先生,現在可是堂堂南城跺跺腳便大地震的人物,估計你們這樣的小人物也不能聽說過。”
見對方這么看不起人,韓畫雪輕輕拽了一下帝天鈞的胳膊,安撫道:“算了天鈞,我們去下一家買吧。”
“你這女朋友倒是挺會給你臺階下的,買不起就說買不起,去下一家接著試去?”
碰!
售貨員的話說完,帝天鈞坐在沙發上,直接一巴掌砸在大理石面的茶幾上,帝天鈞的眼光有些冰冷:“這家店是誰家開的?”
確實如售貨員所說,現在帝天鈞在南城的事情封鎖的很嚴實,連帝家這種二線家族都接觸不到,這小小的售貨員卻知道這么多,想必這件店鋪背后的背景不容小視。
帝天鈞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女售貨員一跳,在仔細一看,厚重的大理石桌面上竟然出現了蜘蛛網般的裂紋。
“你,你干什么?你還想動手打人不成?”
“告訴你,這家婚紗店背后的金主是南城大名鼎鼎的宋家,現在白趙兩家都倒臺了,宋家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聽到宋家二字,帝天鈞發出一陣冷笑,這宋家,從宋慧喬開始,便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長眼惹到自己,是時候該敲打敲打了。
帝天鈞輕輕拉了拉韓畫雪的手,示意韓畫雪坐在自己身邊,韓畫雪也知道,今天這件事帝天鈞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望向女售貨員,穿著一身黑色的女款西裝,白襯衫與黑絲襪的搭配,倒是顯得很誘人,可以說是個極品女人。
“想必你能進宋家的產業上班,也不容易吧?”
帝天鈞隨口一問,女售貨員倒是也沒當回事,直接承認道:“那你以為呢?怎么的呢,你也想進?”
“可拉到吧,這可是宋家,宋家啊哥,真以為什么乞丐都說進就進呢?”
還有一部分內幕女售貨員沒說,想當初她為了進這家店,陪宋家的少爺,宋海江睡了一個多月,期間真是被日日夜夜的開發,才有了今天的位置。
畢竟宋家的大手筆,旗下一個賣婚紗的都底薪一萬以上。
“哦。”
帝天鈞淡然的點了點頭,隨即微笑道:“那你給這家店的老板打電話吧,就說有人準備買下這家店,讓他親自來一趟。”
“什么玩意?買下這家店?”
女售貨員強忍著笑意,朝著周圍的同事嘲諷道:“哎呦我的天啊,大新聞啊,姐妹們,這個人說要買下咱們這家店?笑死我了,你們怕不怕啊,咱們可快要失業了啊!”
“麗麗,你就別逗我們笑了,我還要干活呢!”
“就他那樣的如果能買下來這家店,我跪下給他舔鞋。”
“真無聊,你們跟他廢話那么多干什么?直接趕出去不就得了。”
一群群嘲諷的聲音落入帝天鈞的耳朵中,如果今天被嘲諷的是其他人,以宋家威嚴擺在這,絕無二話。
可偏偏這個人是帝天鈞。
一個放眼夏國,都無所畏懼的人。
帝天鈞正襟危坐,身桿筆直,骨子里散發著兵者的氣息:“你到底叫不叫?”
“你快滾吧,老娘還要做生意,沒興趣跟你在這扯這些沒用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