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何家,替兒報仇!(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十八章:何家,替兒報仇!
此時得帝家人,是多么得可笑,而站在帝天鈞面前得李天明,嘴角一陣抽搐,他還從來沒見過誰竟然敢跟帝天鈞這么說話得。
帝天鈞矗立原地,反問道:“就算是皇帝降臨,我走我的路,有什么問題嗎?”
“算了爺爺,還是別管這個廢物了,我還是在轉幾圈,說不定能在領導面前混個眼熟!”
“說的在理,快,分頭行動,誰見到領導了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此時得韓畫雪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第一次也對帝家人的所作所為,感覺到火辣辣的打臉。
“天鈞,你為什么不降你的身份告訴他們呢?”韓畫雪疑問道。
帝天鈞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的身份乃是夏國頂級機密,不可泄漏,一旦西北邊境的勢力知道護國戰王不在邊境看守,必定再次動蕩。”
“況且,就說我說了,帝家人也根本不信,我從回來的那天開始,就沒有隱藏過自己的身份。”
韓畫雪忽然頓悟,是啊,人家從回來的那天開始,就拿出了證件,報出了軍銜,只是無一人相信。
此次事件之后,南城格局重新洗牌,在帝天鈞的護盾下,王家成為了南城排名上的第一大家族,僅是排名而已,如論財力,王家還有為遜色。
但這只是時間問題,帝天鈞會讓王家的業務翻倍,只是缺少一個契機。
而韓畫雪正常去帝氏集團上班,這天韓畫雪去上班后,帝天鈞和華地在家里陪著帝母,此時三人正在庭院里,圍繞著一張圓桌坐下,圓桌上擺滿了水果,帝天鈞把給父親報仇的事情跟帝母說了一遍。
當聽說此事鬧得動靜這么大,帝母心中還有些擔心,不過在想到帝天鈞不是魯莽的孩子,也只好嘆氣道:“也罷,天鈞有能耐了,媽也不管你了,這種惡人殺的罪有應得,但一定要記住,作為軍人,為民除害,造福于民是本份,且不可迷失本心。”
“知道了媽,你親生兒子是什么樣的人,你還不了解了?”
“對了,這些年我一直出門在外,三年之前與畫雪的婚禮也是草草了事,我準備趁著近日,給畫雪補辦一場盛世婚禮。”
帝天鈞的提議,帝母很是贊成,點頭道:“說的對,畫雪這三年著實付出了太多,補償補償人家是應該的。”
帝天鈞點了點頭,朝著身邊的華地吩咐道:“華地,你去幫我調查一下,最近南城的拍賣會上有什么有意義的東西,回頭告訴我。”
“是,老大。”
此時,省城何家。
何家家主何乾坤怒目而視:“你說什么,天下自去了南城,便了無音訊?”
“是啊父親,大哥的電話也打不通,白家也聯系不上,所有的的人都跟消失了一樣。”
何乾坤絲毫不敢相信:“天下本身便是人榜一段的實力,且身邊還跟著一位人榜三段的高手,區區南城彈丸之地,天下難不成還能出事不成?”
何下二長子何君生沉聲道:“父親,據說南城最近回歸了一位大人物,背景頗深,想必這次大哥的消失,跟他有關。”
“大人物?”何乾坤冷笑一聲:“在我省城何家的眼里,什么算得上大人物,君生,我給你十五名人榜三段的高手,你速去南城給我查天下的下落,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明白父親,君生這就前往南城。”
南城某著名拍賣會場,拍賣大廳中,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爭奪。
角落里,帝天鈞穿著一身銀色的西裝,帶著一款黑色的鴨舌帽,最后還戴著一款低調的墨鏡,平日里見慣了穿軍裝的帝天鈞,猛然間華地還有些不適應。
經過柳建南的引薦,今日在這場拍賣會,會進行一場維塔斯之心鉆戒的拍賣。
而這時候,今天本次拍賣會鎮場的寶貝,維塔斯之心鉆戒開始拍賣,這里的人三分之二都在等這個東西,甚至整個南城的人都在注意著這個鉆戒,一旦誰拍下來,那么被送的女人將是南城最幸福的女人。
“這款維塔斯之心鉆戒,相信大家都已經期待已久了,那么現在正式開始,起拍價,三千萬!”
帝天鈞低聲道:“競價,一億。”
華地面無表情,神色淡然,仿佛錢,只是一個數字:“一億。”
華地的第一次報價,讓整個拍賣會的焦點都聚了過來,全場嘩然,一下子就把價格抬這么高,有人已經在質疑這小子是不是官方安插進來擾亂市場的。
面對諸多質疑,華地淡然問道:“怎么了?有什么沒問題嗎,沒人競價麻煩把東西給我裝起來。”
見華地身上的氣場十分強大,不像是在裝樣子,紛紛開始揣測華地身份。
坐在角落里的何家二少爺何君生嘴角微微上揚:“有意思,南城還真是臥虎藏龍呢!”
沉寂半天之后,終于有人競價:“一億兩千萬。”
帝天鈞再次開口:“競價,兩億。”
華地舉牌淡然道:“兩個億。”
“兩億一千萬。”
帝天鈞:“再叫,三億。”
華地繼續舉牌無奈道:“三億。”
“三億一千萬。”
華地:“四億。”
“四億一千五百萬!”
華地:“五億。”
這一次,全場鴉雀無聲,一次競價加一個億的,在拍賣會上都史無前例,現在所有人都在好奇,這位競價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多有錢。
五個億買一個戒指,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土豪才辦得到。
而在角落里,帝天鈞戴著鴨舌帽和墨鏡,低著頭玩味的笑了笑,別說五億,就算有人加到一百億,他都會毫無猶豫的往上跟。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