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一號拒絕辭呈,戰王非你莫屬!(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十七章:一號拒絕辭呈,戰王非你莫屬!
如此響亮的三大名號,隨便一個拿出來,無一不讓夏國地震。
可現在,卻凝聚帝天鈞于一身,此時白趙兩家的人面如死灰,他們怎么都沒想到竟然會得罪這樣一個戰神級別的人物,他們想把這個消息帶出去,告訴白家甚至告訴白家之上的人,帝天鈞真的得罪不起,放眼華夏,有資格跟帝天鈞的叫板的人,都屈指可數。
可他們沒這個機會了,他們都得死,沒有人能活著出去。
而在這一刻,韓畫雪也以及淚留滿面,自己的老公竟然是這樣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是這個國家萬人景仰的英雄,其身份只手遮天,地位顯赫,百萬軍魂!
“天鈞,這些年你受苦了”
這是韓畫雪唯一能說出的話,她無法想象眼前的男人到底經歷過什么,怪不得他在面對南城一線世家,渾然不懼,原來他的能量這么強大。
帝天鈞轉過身看向韓畫雪,輕聲道:“這些年你受苦了,我說過會還給你一個盛世婚禮,就一定不會誓言,待我先手刃我父親的仇人在另選良辰!”
“好!”韓畫雪重重點頭,名震夏國的戰王婚禮,到時候一定也是一場南城大地震,而在那一天,所有人都會對帝天鈞的印象改觀,自己也將不會活在別人的言論里。
帝天鈞一身軍裝,身拔似劍,站在白趙兩家眾人面前,沉聲道:“我等這一天已經多時了,今日就讓帝某親自送你們下地獄,在我父親的面前懺悔!”
“帝…帝先生,你作為守護子民的西北戰王,怎能做出如此有辱將風的事,就不怕對你的名譽不保嗎?”
白擎咬著牙,做著最后的掙扎。
“名譽不保?正是因為帝某還是一位軍人,軍職在身束縛報仇,所以在昨日已經向中心大廈遞交了辭呈,過了昨天,我已經不再是西北戰王,而你們能死在這身帥服之下,也是你們的榮幸所在。”
話閉,帝天鈞朝著白擎走去,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出現一個深深的凹陷,令人觸目驚心。
白擎從地上站起身,連連后退,滿目驚慌:“帝先生,放過我,放過我,我愿意給你白家的一切!”
帝天鈞一陣冷笑:“白家?可沒有值得帝某看得上的東西,殺父之仇,今日必報!”
突然,帝天鈞揚手一揮,強大的氣流怒射而出,直接將白家老爺子擊飛出去,再次一口獻血分出。
“滾過來!”
帝天鈞一聲喝斥,白擎咬著牙站起身,顫巍著身子走到帝天鈞面前,撲通一聲跪下,精神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瘋狂的磕頭:“帝先生,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們白家!”
“當年你逼死我父親的時候,可曾想過放過他?只準你白家狗仗人勢,不準我帝某恃強凌弱?下去跟我父親懺悔吧!”
這一次,帝天鈞動了殺招,單手抓起白老爺子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白老爺子的脖子便會瞬間斷裂,而就在這時候,空中突然傳來一陣直升機的旋轉聲,一道播音傳來:“戰王且慢!”
見有人阻止自己,帝天鈞看了一眼空中的直升飛機,隨即皺了皺眉,這是中心大廈的直升機。
直升機在空地緩緩降落,強大的風力使得四周的花草形成空氣漩渦,直升機落下,從直升機上跳落一人,身穿綠色軍衣,肩扛盾牌標志,此乃中心大廈先鋒護衛隊,國家幕后精英,其肩上的盾牌標志,乃至護國之意。
見男人走過來,華地原地矗立,敬禮,中氣十足道:“先鋒同志好!”
對方回禮:“華地統領辛苦了。”
隨即,男人走到帝天鈞面前,身體繃直,敬禮道:“中心大廈先鋒護衛隊,一組隊長劍鋒前來報道!”
“說吧,什么事。”
劍鋒從兜里文件夾里拿出一封文件,恭敬道:“一號有令,駁回戰王帝天鈞辭呈,保其原職,隨時待命!”
帝天鈞風輕云淡的嗯了一聲,一號此舉也是在帝天鈞意料之中,這老頭子確實不會輕松讓自己退役,又問道:“一號還說什么了?”
“一號還說,辭呈的事不必再提了,戰王非你莫屬,如牽扯到家事,必要時,可先斬后奏。”
劍鋒的話說完,在場的白趙兩家之人幾乎精神崩潰,一號的話意思說的很明顯了,國家給你無限的信任,只要你認為做的是對的,甚至可以先斬后奏。
帝天鈞抬頭望天空,眼神流露出陣陣傷感,他心中何嘗不明白,這是一號給自己的權力,以及對夏國戰王的信任。
“好了我知道,也替我帶個會給一號,只要我帝天鈞還在一天,辱華者,殺無赦!”
“末將遵命!”
說完,劍鋒便再次登上直升飛機,迅速離開,行為果斷,雷厲風行。
一句辱華者,殺無赦,讓此時的白趙兩家之人滿懷愧疚,明明對方是大華的守護者,戰場流血,換取子民安生,而自己卻逼死恩人生父,此舉與禽獸小人有何不同?
可一切都晚了,帝天鈞帶著韓畫雪給帝青山上香,吩咐身后的華地道:“動手吧。”
“令命!”
華地在得到指令后,雙眼中怒火噴出,殺戰王父親,猶如殺華地父親,龐大的身體落入人群之中,猶如收割者,毫無留情的收割在場人的靈魂。
陸地化作一片修羅戰王,現場哀嚎一片,一把彎刀在華地手中旋轉,霎那間,血流成河。
而自始至終,帝天鈞都沒有回頭,二十分鐘后,身后的哀嚎聲停止,華地滿身鮮血的站在帝天鈞身后,沉聲道:“戰王,完畢。”
帝天鈞點了點頭,牽起韓畫雪的手,踏在血流成河的陸地,穿越遍體橫尸之上。
“你認為我做的對嗎?”
帝天鈞突如其來的問題,韓畫雪有些發愣,隨即回答道:“對,因為他們都是壞人,做盡喪盡天良的壞事,草芥人命,仗勢欺人,無惡不作,罪有應得,你這是在為民除害。”
父親的祭奠完畢,帝天鈞也換下了這一身站裝,牽著韓畫雪走出人群之中,路過李天明身邊后,吩咐道:“處理一下現場。”
“是,戰王。”
此時帝青山一行人,已經不知道圍繞著這個士兵圍墻饒了多少圈,可偏偏密不透風,也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只是剛才聽到了這些人震耳欲聾的喊了一聲領導!
領導得長什么樣啊?
帝天鈞在走出士兵圍層之中沒多遠,帝不凡一眼看到帝天鈞,詫異道:“爺爺,你看那是不是帝天鈞?”
帝青山一看,頓時勃然大怒,呵斥道:“畜生,你給我站住,今天有領導降臨,你在這瞎逛什么,不長眼得罪了領導,你擔當得起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