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此乃大華護國之帥!(1 / 3)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十六章:此乃大華護國之帥!
帝天鈞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使得所有人都為之一愣,尤其是白家老爺子,一臉得不可思議:“帝天鈞,你怎么還活著?”
帝天鈞一陣冷笑,眼底閃過一絲不屑:“區區西方螻蟻,就想取我帝天鈞性命,是不是看小我了?”
在見到帝天鈞到來,王江河才緩緩松了口氣,第一慶幸帝天鈞安然無事,第二便相信眼前之人,定能護住南城!
帝天鈞上前將王江河攙扶起來,其實帝天鈞到了有一陣子了,一直在觀察大廳內得動靜,在看到王老爺子如此大義凌然得守護南城土地,帝天鈞心中感到一絲欣慰。
“老爺子你放心,剛才辱罵你的家族,今天一個都別想活著出去!”
此時得帝天鈞眼神凝聚著濃厚得殺氣,他抬起目光,看向廳內四周眾人,沒有人敢直視帝天鈞得眼神,甚至讓在場的人都產生了強烈得恐懼,僅僅是因為帝天鈞得一個眼神。
而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不可思議得驚呼:“是他!”
帝天鈞朝著聲音望去,一個目光讓宋慧喬渾身顫抖,她正是宋家大小姐,她怎么都不相信今天會在這個見到帝天鈞,并且身份如此得強大,敢直接挑釁南城所有一線世家。
宋家老爺子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差異道:“慧喬,怎么回事?你認識他?”
宋慧喬咬著牙,將手指捏得死死的:“爸,今天我得罪他了,還將他買的衣服仍在了地上,吐了口水”
宋慧喬得話說完,宋老爺子腦袋嗡得一聲,趕緊將目光投向白擎:“白兄,救我宋家啊,我宋家愿為何家效力,絕無二心!”
說話間帝天鈞已經走到了宋家老爺子得面前,揚手一個耳光摔在了老人家臉上:“做為南城一線世家,是怎么管教子女得?有錢就可以欺辱他人,無法無法?如若今天她欺辱得不是帝某,是不是就得忍聲吞氣?”
“放肆,帝天鈞,你作為一個后輩,豈能如此無禮?”
帝天鈞撇了一眼說話之人,淡然道:“閉嘴,下一個教訓得就是你們趙家!”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大氣不敢出一個,帝天鈞實在是太強勢,任你身份再高,都直接出手!
今天的聚會是白老爺子組織得,出了這樣得事他自然要挺身而出,咬牙切齒道:“帝天鈞,你不要太狂妄了,今天這里不僅是匯集了南城一線世家,連省城何下得人也在,豈能容忍你造次!”
白擎天得一番話,暫時得穩住了眾人得慌亂。
是啊,省城何家得都在這了,并且揚言扶持南城,這害怕什么了!
一時間,人群里再次有家族硬氣了起來,紛紛嘲諷道:“帝天鈞你太猖狂了,今天會遭報應得!”
“是的,南城不容忍你這樣的禍害存在,趕緊給何家少爺跪下吧!”
“驕傲的人會摔得很慘,這都是你自找的啊!”
此時何天下,坐在高高在上的龍椅上,嘴角露出一絲絲淡笑,仿佛在看一場好戲。
帝天鈞一腳揣在宋老爺子的膝蓋上,令其重重下跪。
“這算是為你孫女的過失賠罪。”
說完,帝天鈞往前走了幾步,站到何天下面前,一雙眸子如同深淵:“省城何家?白家的靠山?”
“沒錯。”何天下淡然道。
帝天鈞瞇著眼睛:“那你可認得帝某?”
何天下坦白承認:“認得。”
果然,這一番回答令帝天鈞目光一凝,如同一把利劍射出,聲音低了幾個檔次:“那白家當然對我父親下手的事情,你也知道?”
何天下微微一笑,語氣中沒有任何情緒:“你小子還挺聰明的,實話告訴你,你父親當年的死,跟你有著直接的關系!”
“如果不是執意你走到今天的地位,你以為你的父親真的會死嗎?”
“殺你父親,無非是逼你退位回家!”
此話一出,帝天鈞渾身散發的氣場轟然爆發,肉眼可見的氣流纏繞著帝天鈞四周。
他怎么都沒想到父親的死,竟然跟自己有關,而殺死父親的人,竟然是逼自己退位回家,想逼自己退位的級別,絕對不是王家這種家族操控的了,而王家背后,一定還有更大的人支撐。
可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乃是龍字當頭的西戰王。
帝天鈞冷笑道:“這么說,你們王家也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
“你可以這樣理解,但我奉勸你別想繼續查上去,一旦查到最后,那可不是你這種層次的人能涉及到的,很可能會將你折進去哦!”
“哦不對,你已經得罪了我何天下,通常得罪我何天下的人,活不到明天。”
帝天鈞一陣冷笑,看來把自己當成眼中釘的人,已經對自己的了解太少了,還以為自己是三年前的帝天鈞呢?
“何公子,你很喜歡南城嗎?”
何天下一愣,不知道帝天鈞為何這么問,隨口道:“還不錯,自然要為我所用。”
“既然喜歡,那就藏地于此吧!”一時間,帝天鈞起身,如狂風巨浪一般彌漫而出,瞬間將何天下的頭按在地上,地面粉碎,命喪于此。
速度之快,無人能反應過來。
“你!你竟然殺了何家的貴客?”
白擎顫抖著身子,滿目震驚。
“年輕人,你竟然能斬殺人榜一段的何少爺,說明你小子還有幾分天分,可今天你必須死!”
一位何天老者站在帝天鈞面前,直接出招。
“練了一輩子,不還是停留在人榜,縱然已經達到三段,但這輩子注定與天榜無緣!”
轟!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