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南城,要變天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十三章:南城,要變天了!
回到家中,華地已經下廚做了幾個家常菜,見到自己的母親已經能拄拐行走了,帝天鈞的臉上才浮現出一抹笑意。
“老大,李天明說了,阿姨的腿在修養半個月,基本上就能把拐杖扔了自由行走了。”
“好,辛苦你們了,坐下一起吃飯吧。”
帝天鈞決定,今日就靜下心來陪著母親吃飯,其余的事一概推出去。
帝母一直是樸素之人,打小便告訴帝天鈞要懂得知恩圖報,這次對方竟然把自己的腿治好了,飯桌上帝母強調了好幾次:“天鈞啊,這次你可一定要好好感謝人家,下次人家找上你幫忙的時候,無論如何就算是讓你付出再多,你也得幫人家。”
見自己的母親怎么都不放心,帝天鈞無奈之下只好拿出手機給李天明打了個電話。
“帝,帝先生”
“天明同志,這次對家母雙腿的治療,南城戰區的付出我記在心里了,帝某欠你一個人情,日后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直接找我就可以。”
“啊?”
李天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電話另一端跟自己說話的,那可是一位夏國龍帥,龍吟戰區的最高指揮官。
其許諾的一個人情,往大了說就是多了條命!
即便是隔著電話,李天明都下意識的繃緊身子,敬了個軍禮:“理所應當,不足掛齒!”
“帝某言出必行,這份恩情你收下就好,南城還有很多你需要出力的地方。”
“收到!”
掛斷電話后,帝天鈞苦笑著的看著自己的母親:“媽,這次你該放心了吧,你兒子的一份承諾,可不是誰都能要到的。”
帝天鈞說的是實話,可帝母心中高興也要打壓帝天鈞一番:“行了,別當了幾天大官,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記住,官再大,也打不過民,時刻牢記民大于一切。”
“知道了媽。”
眼前這一幕,華地實在沒忍住笑了。
堂堂西北戰王,竟然也有被教育的無力還口的一天。
但話說回來,戰王流血守護的一切,都是為了換取天下子民安生,在戰王的眼中,豈能不是民大于一切!
而此刻,帝家老宅迎來了一位重量級貴客。
南城首富柳建南正入座客廳雅座,整個帝家的親戚及高層大部分都在,可謂十分重視。
像柳建南這樣的大人物,平日里也就能在電視上見到,卻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以柳建南的地位,足以堪比南城一線家族的前列,其名下產業眾多,南城最豪華的皇庭酒店,不過是其一點皮毛產業罷了。
“不知是何事,讓柳兄光臨寒舍,實在是蓬蓽生輝啊!”
“不凡,快去給柳總倒茶!”
能接觸到柳建南的機會可不多,帝青山趕緊給長孫帝不凡創造露臉的機會。
“是,爺爺!”
帝不凡趕緊倒上一杯上好的普洱,給柳建南遞上:“柳總,喝茶。”
對于帝家,柳建南自然看不上眼,要不是那位跟自己說一定不要得罪帝天鈞,他可不會來拜訪這種二流家族,多少一線世家為了巴結他,蓄滿了未來三十年的皇庭酒店會員。
“帝老爺子客氣了,帝家近些年來,發展迅速也是南城人盡皆知的事情,我這次來,主要也是想與帝家合作一番。”
柳建南的話說完,在場的人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感情是帝家發展的太快了,連柳建南都看到了帝家日后的輝煌,像趁早來打理好關系。
想到這,帝家人的臉色也輕松了不少,甚至皆是露出得意之色,紛紛看向帝青山,這都是帝老爺子這幾年帶領的好啊!
柳建南有些驚愕,怎么自己小小的一句違心奉承,讓帝家人飄成這個樣子?
這幾年帝家發展成什么樣,自己心里沒個數嗎?
在這么下去,都快跌破二線家族,奔三線去了!
帝青山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柳兄說笑了,帝家之所以發展迅速,也是上天眷顧,這子孫皆為龍鳳,不凡,以后可得多跟柳總交流合作!”
日了,就這些殘次品,也算是龍鳳?
柳建南實在是扛不住了,腦瓜子嗡嗡的,直接開門見山問道:“對了,這帝家天鈞為何不在?”
帝天鈞?
帝家人皆是一愣,不知道為何這好端端的提起了帝天鈞。
帝老爺子也是走著眉頭,擺手道:“柳兄,我剛才說這帝家子孫皆為龍鳳,可不包含這帝天鈞啊,這小子真是托我帝家后腿,當兵數載,無功而返,真是奇恥大辱!”
柳建南心中冷笑,無功而返?
勸自己來對帝天鈞示好的那位,乃堂堂中校,都因得罪了帝天鈞只能選擇匆匆退位自保,可想而知其地位很可能到了將級。
一個如此年輕的將軍,竟然被你們成為之無功而返,奇恥大辱?
難怪帝家這些年不僅發展不起來,甚至連連衰敗,一群有眼無珠之人!
柳建南怒火沖天,但卻不好發作,只好說道:“是這樣的,我在軍中有些事情要查,這身邊也沒有軍中之友,想到令孫剛當兵回來,或許可以問上一二!”
“哎呀,柳總你這真是想多了,你問那個廢物能問出什么來!”
“是,他是當兵剛回來,但是混的啥也不是,還告訴我們混成了元帥,你說這不是扯淡呢嗎?我估計這十三年,他很有可能是去當的火頭軍,后勤做飯打掃衛生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