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車內之人!(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五章:車內之人!
這個證件,是帝天鈞無數次戰場奮勇殺敵所得到的認可,是一代戰王用傷痕累累所換來的,這是國家所頒發的最高榮譽,豈是帝不凡這種小人物所能侮辱的!
見帝天鈞朝著自己走來,身上所散發著濃厚的殺意,帝不凡竟然感覺到了恐懼,嚇得連連后退:“帝天鈞,你要干什么?”
“當然是要讓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誰都沒想到,帝天鈞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便要動手,其父只是告誡帝天鈞不要殺帝家人,卻沒說不能打帝家人!
就在帝天鈞準備一巴掌掄下去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口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渾厚的聲音:“天鈞,住手!”
帝天鈞收回手中的力度,矗立原地,轉身看了一眼來人,正是帝家的老爺子,帝青山。
帝老爺子的出現,帝家眾多親戚紛紛站起身打招呼:
“爺爺!”
“董事長!”
唯獨帝天鈞一人站在原地,沒有做出任何表示,其中有一個女孩不悅道:“帝天鈞,你還有沒有教養,見到爺爺了還不打招呼!”
此人名叫何婷,跟韓畫雪一樣是嫁入帝家的孫媳婦,只不過輩分比韓畫雪小一些,嫁給的是帝天鈞的表弟,可她并仍沒有把帝天鈞看在眼中,也更沒覺得自己比韓畫雪輩分低下。
放眼華夏,有幾人敢跟戰王如此講話,又有何人跟說戰王沒有教養?
帝天鈞沒有動怒,眼神瞇成一道縫隙,看向帝青山:“我把他當爺爺,可他可曾把我帝某當成他的孫子?”
帝青山被人攙扶到主座坐下,一家之主,確實有該有的威嚴,嚴肅道:“天鈞此話怎講?我帝青山可有什么地方做錯了?”
“我出門當兵十三年,父親被人逼死,帝家人為何不為所動?我父親去世,為何母親被踢出帝家,分不得半分養老費?我妻韓畫雪,又為何不以重用,卻只能做得小小職員?”帝天鈞壓抑著心中怒火,盯著帝老爺子的眼睛,不卑不亢。
面對帝天鈞的質問,帝老爺子不但沒有任何的心虛,反而淡然笑道:“天鈞,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第一,你父親被人逼死,那同樣也是我兒,我心中怎能不恨,可那是白家,動動手指便能壓死我們,你認為我能怎么辦?”
“其二,付出和回報是成正比的,你母親沒有給公司帶來一分錢利益,又怎能平白無故分得帝家家產?”
“最后,韓畫雪我也是想從底層栽培一番,能力突出自然升的高職,有何不妥?”
“哈哈哈哈哈!”
帝老爺子得一番話,直接把帝天鈞逗笑了,笑是那么不屑,讓人毛骨悚然。
帝老爺子皺眉道:“你笑什么?”
帝天鈞收回笑容,從座位上緩緩站起身,神色傲然,這是真正上過戰場得英雄,這是手上有不知道多少亡魂得戰王,其掃眼環掃一周,無人敢與之對視,猶如千斤巨石一般壓抑。
“白家人在你們眼中,乃無上之皇,可在我帝某眼中,不過區區螻蟻罷了!”
“我母親沒有給帝家帶來利益,可眼下這一個個混吃等死,借著各種名義撈錢得就能帶來利益了嗎?”
“我帝天鈞之妻要從底層培養,那帝家其他子孫之妻就可以直接身居要職,拿得公司大權?”
“帝家之人,竟如此可笑?今日我帝某把話放在這里,這總經理得位置,奉勸你們給我留好,否則別怪我帝天鈞手下無情!”
說完,帝天鈞直接一掌拍在會議室得桌子上,頓時四分五裂,嚇得眾人渾身一個激靈,幾個女生忍不住尖叫出聲!
要不是帝天鈞生父得那一番遺愿囑咐,今日帝天鈞這一掌定要拍在帝家人得身上!
帝天鈞帶著韓畫雪起身離開,帝家人才從震驚中走出來,帝不凡第一個不屑道:“沒想到這小子當了幾年兵,還真有些力氣,憑借幾分力氣就想當帝家總經理?笑話!”
“是啊,看來帝天鈞果然在外面沒混好,想回來搶這總經理得位置,撈點油水!”
“都沒把爺爺放在眼里,估計以后下場也得跟他那個死去得父親一個樣!”
帝不凡趕緊提醒道:“爺爺,你可不能被帝天鈞震懾住,帝家得大權且不能交到這個外人手里!”
是的,帝蒼海一手創建了帝氏集團得輝煌,因為發展家族被白家逼死,現在因為帝蒼海死了,帝天鈞竟被淪落為一個外人!
帝老爺子淡然得點了點頭:“我自有分寸。”
見老爺子這么說,帝家人也都心放下,開始有人說著八卦:“爺爺,我從幾個朋友得口中得知,前陣子也有個當兵得回來,在白家老爺子得壽宴上大鬧了一場,當場殺了幾個人,據說是個少校!”
“天啊,竟然是少校,如果能嫁給這樣得人,那比嫁入豪門還有前途!”
“少校確實有些厲害了,有些人奮斗一輩子,都難以到校官得級別,比如帝天鈞這種廢物!”
“南城竟然來了這么一個大人物,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
而此刻,華地的越野車緩緩駛進了南城戰區,當地最高負責人李天明早已經身穿墨綠軍裝,在門口等候。
在華地下車的一瞬間,李天明立馬小跑上前,抬手敬禮:“南城戰區李天明,在此聽后大校同志吩咐!”
禮畢,一套動作行云流水。
華地原地回了一個軍禮:“天明同志辛苦了,這幾天會多多麻煩天明同志!”
李天明身姿挺直,朗聲道:“榮幸之至!”
華地拍了拍李天明的肩膀:“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醫生都安排好了吧?”
“隨時進行!”
華地點了點頭,隨即對李天明悄然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是隸屬于哪個組織的吧?”
李天明不知道華地為何這么說,回答道:“西北龍吟戰區,大校同志華地。”
下一刻,華地說出了一個驚天消息:“車里的婦人,是“那位”的母親。”
此話一出,李天明身子一顫,差點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語塞艱難道:“真的假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