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英雄遲來,負卿三年!(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章:英雄遲來,負卿三年!
對于這條歸家的路,還是停留在記憶之中,看著這條熟悉的路,帝天鈞也有些感慨。
華地開著這輛墨綠色的大越野,這是國家所給戰王贈與的專屬車牌,整個夏國僅有一塊,其價值跟本無法預估。
“華地,慢點開,讓我多看看這條熟悉的路。”帝天鈞望著車窗外的眼神有些激動,帶著一絲傷感。
“是,戰王!”華地輕輕踩下剎車,在這條不算寬敞的瀝青路上,以十五邁的速度緩緩行駛。
十五分鐘后,站在這老宅院門前,帝天鈞有些犯難,終是自己負了人家,自己何德何能,素不相識便讓女人家等了自己三年,守三年活寡。
這三年來,想必她所遭受的委屈,指責,議論紛紛不會少于自己。
“戰王,你為何還不敲門?”
帝天鈞嘆了口氣,苦笑道:“華地,你說我待會見到她了,第一句話應該如何開口?是這些年還好嗎?”
帝天鈞此話一出,華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堂堂西北戰王,鐵骨錚錚的漢子,在面對萬千敵人都不曾膽怯,竟然在面對一個女人,表現出如此優柔寡斷的一面?
不過對于這方面,華地更是沒有經驗,他長這么大,奔三十了,跟帝天鈞一樣,青春都獻給了國家,讓他上戰場打仗可以,讓他整這些兒女情長的,華地尷尬的撓了撓頭:“戰王,這個屬下也不知道。”
于是,帝天鈞也放棄了敲門的想法,決定在醞釀一番,二人便坐在門口的石階上抽著煙,一根接著一根,一言不發,最終還是華地先開口道:“戰王,你已經在這坐了半個小時了,在這么坐下去,恐怕天都黑了”
帝天鈞嘴角一陣抽搐,沒想到時間竟然過的這么快,便站起身,大義凌然道:“也罷,該面對的終將要面對,今日,此女就算是讓我帝某跪下,我帝某也絕無二話!”
“你好,請問你們坐在我家門前干什么?剛聽說還要跪下?給誰跪下?”
帝天鈞的豪言壯語剛說完,便發現迎面一個女人拎著菜走了過來,姿色天然,皎若秋月,一貌傾城,長發順勢披肩,一身紫色長裙,清純靚麗!
見到眼前這個女人,帝天鈞一下子愣住了,雖然只見過一面,可帝天鈞怎能沒認出來,眼前的女人,便是苦苦等候自己三年的妻子,韓畫雪。
一時間,這個鐵骨錚錚的男人眼神中閃過一絲柔和:“我回來了。”
一句我回來了,使得韓畫雪心頭一顫,她顫聲道:“帝…帝天鈞?”
此刻的韓畫雪眼神空洞,雙眼失神,手中拎著的蔬菜直接脫手掉落在地上,二人雖只有一面之緣,可韓畫雪也感覺的到帝天鈞是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男人。
雖談不上日日夜夜,朝思暮想,可也時常期盼著眼前的男人能早日歸來,突然他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韓畫雪一時間又不知所措,多年來的委屈,襲上心頭。
“我很不好!”
華地一看到這種情況,趕緊走上前撿起韓畫雪手中脫落的蔬菜,援場道:“老大,嫂子,咱們就別在門口站著了,不如先進去說話?”
韓畫雪咬著嘴唇,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哭出來,帝天鈞自然關注到這一幕,輕嘆道:“我帝天鈞回來了,以后再也不會走了,從此,我會加倍補償你們。”
“畫雪,這三年來,苦了你了。”
韓畫雪身子再次一顫,極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緒,努了努嘴:“快進來吧,晚點我帶你去見見我父母。”
這三年來,韓畫雪受盡家人指責,受盡親戚們的指指點點,誰都知道韓畫雪剛嫁人第一天便受了活寡,甚至連要受多久都不知道,也許會是一輩子。
但她都忍過來了,他回來了,他再一次的出現在了自己的世界,不求他有多大的能力,只求余生能平安度過。
帝天鈞點了點頭,吩咐華地去備一些厚禮。
在進入家門大院,院中被整理的井井有條,雖不是什么豪宅名院,但有花有草,頗為愜意,帝天鈞隨口問道:“對了畫雪,媽這幾年在做些什么?”
說到這的時候,韓畫雪站在原地,眼神中閃過一絲震驚,艱難開口道:“你,你不知道嗎?”
帝天鈞眉頭一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發生什么事了?”
帝天鈞身上強大的氣場散發出來,韓畫雪嚇了一跳沒敢說話,便抬頭望了一眼屋子里,而此刻剛好從屋子里傳出一個慈祥的聲音:“畫雪,誰啊,是家里來客人了嗎?”
緊接著,一間屋子的門被打開,一位和藹的婦人坐著輪椅,兩只手擺弄著輪胎行駛出來,見到這一幕,帝天鈞整個人嗡的一聲,雙眼通紅,聲音啞然:“媽”
婦人也是一愣,雖然三年未見,可眼前這個人她是何等的熟悉!
婦人的眼中閃爍著淚光,無比的激動:“天鈞!”
帝天鈞沖上前,直接跪在了陳蘭的面前,握著母親布滿皺紋與老繭的雙手,軒然淚下。
十三年來,戰王上過無數次戰場,流過多少鮮血,甚至手臂當場骨折都不曾落淚,三年前,在得知父親被逼死的時候,哭了整整一夜。
三年前,在看到自己的母親坐上了輪椅,再次忍不住狼嚎大哭。
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難道自己保家衛國,守護疆土是錯的嗎?
獻出青春,浴血奮戰,負妻三年,護我國萬里河山,只為給人民換來安穩的生活!
可為什么守護的子民,一定要對我的家人動手!
“媽,這是誰干的?”帝天鈞雙眼通紅,渾身殺氣難擋!
見自己的孩子有些不對勁,陳蘭趕緊安撫道:“孩子,你別沖動,媽沒事,這年紀大了,能不能走不走路都無所謂了,只是你一定要感謝畫雪這孩子,這幾年媽腿不能動,這孩子任勞任怨的照顧了我兩年!”
帝天鈞重重點頭,站起身跪向了韓畫雪,這個動作嚇了韓畫雪一跳,趕忙上前扶起:“天鈞,你這是干什么,快起來啊!”
帝天鈞沒有起身,嚴肅道:“我帝天鈞這輩子,對得起國家,對的起人民,除父母之外,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今日跪你韓畫雪,從今天起,我帝天鈞的命就是你的,有我帝天鈞一天在,絕不讓你再受絲毫委屈!”
這一番讓韓畫雪很感動,上前抱住了帝天鈞:“好了天鈞,快起來,作為帝家的媳婦,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帝天鈞站起身,眼神中閃過一絲堅毅:“我帝某一定會給你補一個世紀婚禮,風風光光的再次把你娶進帝家門!”
韓畫雪含著淚,點了點頭:“我相信你。”
“告訴我,我媽的腿是誰干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