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月之后,都來下跪!(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章:一月之后,都來下跪!
一巴掌將一個活生生的人拍死了,整個宴會上的人都震驚的不敢呼吸。
而趙芳卻距離這一幕近在咫尺,她眼睜睜的看著一個趙家的高手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嚇得雙腿都在顫抖,呼吸艱難道:“你,你竟然敢在這殺人”
“殺人又如何,今日我只取白家性命,其余人等若想活命,速速離去,奉勸不要做冤死之魂。”
帝天鈞僅是輕輕的瞟了一眼趙芳,那似乎猶如千斤巨石般的眼神,趙芳根本無力接受,站在原地一陣抖動,空氣中傳來一股異味。
趙家大小姐,被嚇失禁了?
此時,一直未開口的白老爺子坐在龍椅之上,開口問道:“這位小生,你是何人?我白家又與你是何淵源?”
帝天鈞瞇著眼睛,目光寸刀,這個老人,便是逼死自己的父親的白老爺子,殺父之仇,此時不報,更待何時!
“我名帝天鈞,帝滄海是我的父親,想必你不陌生吧?”
一聽到帝滄海,白老爺子慈祥的笑容點了點頭:“自然記得,原來是帝家后生,見你氣勢非凡,必成大器,可現在還不足以與白家抗衡,回去吧!”
在知道來人是誰后,白銀川站在原地一陣冷笑:“我當是誰,原來是帝家孽種,是誰給你勇氣,在白家的地盤撒野!”
白家的地盤!
現如今,整個南城都是白家一手遮天!
白家的話,就如同圣旨,可搬弄是非,可顛倒黑白!
帝天鈞矗立筆直,霸氣環掃眾人,一夫當關,雙目傲然:“今日我帝某歸來,便是要給家父討還公道,白家人,今天都得死!”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能面對的了我南城土皇帝的報復!”
說完,白銀川直接從腰間掏出一把槍,直挺挺的對著帝天鈞。
見白銀川掏槍,在場的人也都知道這件事要結束了,誰人在面對手槍之后還能生還?
就算沒有這把槍,在南城,同時得罪了白家和趙家,兩大家族的人,又怎能平安無事?
更何況,此人沒有通天背景,不過是帝家后生罷了。
“從來沒有人敢拿槍指著我,你倒是第一個,但我知道,敢拿槍指著我帝天鈞的人,絕對不可活,華地,送他一程!”
“末將令命!”
華地渾身一顫,從帝天鈞的身后猛然射出,雖體態龐大,但速度極其之快,在白銀川還沒反應過來之時,華地已經出現在了白銀川的面前,一手握住了白銀川的槍口。
原本一把黑漆漆的手槍,此時在華地的大如熊掌的手中如同一個小小的玩具。
“得罪戰王者,殺無赦!”
華地此話一出,便一手握住白銀川的手腕,沒做任何動作,直接用強大的握力硬挺挺的將白銀川的手腕握碎!
“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傳來,白銀川疼的直接下意識的跪在地上。
“你跪錯地方了,你該跪向的地方,應是戰王!”
說罷,華地單手將白銀川拎了起來,朝向帝天鈞,一腳揣在白銀川的雙膝之上,又是兩聲骨碎的聲音,若沒人攙扶,白銀川將永久性的跪在戰王面前!
“混賬!”
見這一幕,白老爺子氣的渾身顫抖,直接從龍椅上站起身來,指著華地罵道。
為了帝天鈞,華地可以不顧一切,且不說堂堂戰王滅了白家,無任何后果,就算有粉身碎骨的后果,華地也毫不猶豫。
“白家惹怒戰王,必將以死謝罪,戰王乃龍體之軀,出手傷你等有辱戰王之手,便讓我來代殺之!”
說完,華地便走到白老爺子面前,上手一個巴掌掄在白老爺子的臉上。
啪!!
在場之人安靜之際,無人敢多說一句!
“戰王護河山萬里,流血流淚,傷痕累累,許爾等安生,卻沒想到守護的確是爾等人渣,逼迫戰王生父自殺,可曾知道寒了戰王的心?”
“今日,我這當下屬的都看不下去,你給我下地獄懺悔吧!”
站在白老爺子面前,華地魁梧的身姿整整比白老爺子高了一大頭還不止,此時華地的手舉在最上空,凝聚全身之力,一旦落在白老爺子身上,必死無疑!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華地的身后傳來帝天鈞的聲音:“且慢!”
帝天鈞的聲音,華地在熟悉不過,即便是背對著帝天鈞,華地也知道這是戰王給自己傳達的命令,可這一掌必將下落,在方向的轉移之下,華地的這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旁邊的大理石石桌之上!
砰!
這厚重堅硬無比的大理石石桌轟然粉碎,可想而之這一掌若是拍在人體之上,那將是什么后果?
拍碎一個大理石石桌對華地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轉身問道:“戰王請講!”
此刻的帝天鈞走到大廳之中,對面眾人負手而立:“本想今日直取白家人性命,可就在剛才,我突然改變注意了。”
帝天鈞此話一出,在場的人都以為是帝天鈞想清楚了后果,開始怕了。
只見帝天鈞再次緩緩開口:“一個月后的今天,是我父親的忌日,我希望你們白家全部都跪在松江兩岸,為我父親虔誠祭奠,做到你們該做的在送你們上路,而我,也將會在那一天退伍,讓帝家發揚光大!”
“這一個月的時間里,白家有什么手段盡管出招,我帝某定如數迎接。”
說完,帝天鈞緩緩站起身:“好了,我的話說完了,你們繼續舉辦你們的生日宴會吧,希望沒有打擾到你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