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戰王歸來,只為復仇!(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一章:戰王歸來,只為復仇!
“戰王,西北不能沒有你啊!”
“若你離開西北的消息一旦傳開,西北六國必定動蕩!”
帝天鈞依靠在越野車的后排座位上,閉著眼睛沉靜的思考,聽著眼前黑色西裝大漢的匯報,平靜道:“我帝天鈞作為西北戰王,守護夏國山河以北,鎮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
“鎮守期間,六國無人造次,戎馬十三載,立下無數戰功,我對得起這個國家,可我守護的這些子民對得起我嗎?”
“今日,我帝某歸來,便要血債血償!”
帝天鈞猛然睜開眼睛,望向馬路對面的皇庭酒店,眼神中有著無盡的殺意和仇恨。
三年前,帝天鈞剛晉升上將,國事纏身,西北邊境六國戰亂,帝天鈞一人指揮著千軍萬馬,一己之力戰敵方八大至尊,當他帶著渾身傷痕和榮耀回國之時,卻得知自己的父親被仇家活活逼死。
那一刻,即便是帝天鈞這樣剛毅,意志力極強的戰王,也倚靠在大西北邊境石碑之下,喝了整整一夜的白酒,淚流滿面。
那時候大西北不能沒有戰王,他只有一天的時間往返家中,收到了一封來自父親生前寫下的一封信,上面只有兩個要求,第一要娶一個女孩,第二不能對帝家動手。
為完成生父遺愿,帝天鈞與韓畫雪草草完婚便再次歸去,這一去,便是三年。
三年后,帝天鈞突破成為了龍帥!
龍字當頭,整個夏國僅有三人,各自鎮守一方疆土,權傾中外!
這個夏國前所未有的軍銜,僅為戰王準備,此乃至高無上的榮耀!
“戰王,區區南城雜碎,我等出手手刃即可,何須戰王親自動手?”
華地,便是眼前這個體態龐大男人的名字,他是帝天鈞最忠實的部下,他看了一眼眼前這個身材魁梧,氣勢驚鴻的男人,不僅嘆了口氣,今夜,南城必定不得安寧。
他們可曾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將會遭到何等無法想象的報復!
華夏戰王親自歸來,這個肩扛元帥章程,護我國萬里河山,被國家賜予“赤膽鐵血”,榮耀一身的男人。
其如今的地位,僅需一句話,頃刻間,便足以讓南城動蕩不安,血流成河,卻執意親自面見白家人。
“事關我生父性命,我當親力親為,讓逼死我父親的人付出血的代價。”
“當年若不是西北戰亂未平,三年前我定會手刃白家,我且去看看,白家有什么資格站在這南城之上,無法無天!”
“末將跟隨!”華地原地鞠躬。
帝天鈞解開中裝衣扣,脫下外套仍在華地懷中,一身格子襯衫走進皇庭酒店之中,這體態魁梧,挺拔入劍,身上的氣勢驚人如雷,一看便是長期久居上位而成。
華地將帝天鈞的外套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跟隨在帝天鈞的身后,今夜,誰敢對戰王不敬,他便要第一個出手讓對方下地獄。
今夜,是南城德高望重白家老爺子的八十大壽,整個南城有頭有臉的一線家族全都如數參加宴會,獻出厚禮,但,帝家卻沒有這個資格。
帝家在帝天鈞父親的手中發揚光大,傳承一脈,在被白家逼死之后,全權落到自己的爺爺手中,從此一落千丈,只能混得二線家族。
雖然帝天鈞的父親念舊情,生愿之一為不得對帝家人動手,但帝天鈞在完成這復仇之后,便勢必要回帝家將父親所創造的一切奪回來。
帝天鈞剛推開酒店大門,便聽到里面傳來司儀朗讀:
“孫家祝白老爺子日月昌明、松鶴長春,特送千年雪山銀杉一株!”
“趙家祝老爺子壽比南山,天倫永享,特送百年野山參一株!”
“沈家祝老爺子萬壽無疆,大富經論,特送元代青花瓷一個!”
司儀朗讀還未完畢,酒店大門突然打開,一束光亮照射進來擾斷眾人,帝天鈞出現在眾人眼前,身姿偉岸,冷眼相望。
帝天鈞站在原地,整個大廳內內溫度驟然下降。
這是帝天鈞自帶的殺意,是他從伏尸百萬的戰場之中帶回來的殺意。
今日,戰王心意已決,阻擋者必死!
“這人是誰啊?怎么身上的氣場如此強大?”
“此人一出現,壓迫感好強烈,他是來干什么的?”
“身拔似劍,氣勢如虹,此子絕非凡人!”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在場的人議論紛紛,白家人也是一愣,作為白家代表,也是唯一繼承人的白銀川起身問道:“這位先生看起來有些面生,可是為爺爺壽辰而來?”
帝天鈞站在原地,淡然道:“我今天來主要有兩件事。”
“第一,自然是白老爺子祝壽,愿白老爺子來生洪福天齊。”
“第二,是為白家收尸,白家,到此為止吧。”
轟!
此話一出,滿堂賓客紛紛咋舌!
竟然詛咒白老爺子死?還揚言讓至高無上的白家收尸?
這明顯是來砸場子的!
“放肆,你乃何人?既然知道今日是白家主場,還敢造次?”
帝天鈞淡然一笑:“區區白家,不過螻蟻,又有何懼?”
“呵,真是笑話,在南城,竟然還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來砸白家的場子,你算什么東西?”
這次說話的是一個女人,女人身穿紫色長裙,高貴至極,徑直從座位起身走到帝天鈞面前。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