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們有孩子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不知不覺,三年已經過去,因為工作原因,不得不再次回到闊別三年的A市。
因為一場新劇發布會,我作為一家NYK影視公司的總裁,不得不出席這場會議。
面前聚光燈格外耀眼,“咔嚓咔嚓”,攝像機的聲音不絕于耳,而我已經習慣了這些,因為合作伙伴的關系,我落落大方地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
這個男人便是慕流年,他今天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條紋西裝,锃亮的皮鞋閃閃發光,英俊的眉形,深邃的眼眸,不論從那種角度去看,都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絕世美男。
只不過為了配合那些攝像機,我們在鏡頭下,會適當地微微一笑。
然而接下來我卻在臺下見到了一個男人,漆黑如同墨染的深色眸子,猛地和我對視了一眼,他正是霍延深,我連呼吸都一下子頓住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我努力將身子靠了靠身邊的慕流年,慕流年倒也沒有覺得奇怪。
之后霍延深還尋找機會打算見見我,可因為三年時間已經過去了,雖然我總是思念,但是現在的我和他之間的軌道很顯然已經漸行漸遠。
結束這場發布會,我和慕流年淺笑著往門口停靠的一輛車上邁去。
而身后的記者們一路尾隨,慕流年忙不迭地招呼身邊的保鏢阻攔,我被照顧得很好,很快我們便上了車。遠遠地卻通過汽車的后視鏡看到一輛車兀自尾隨在我的身后。
我下意識地打開車窗,果然在看到旁邊霍延深的面龐時,吃驚不已。
“宋亭顏,你快點下車,我有事情要跟你說清楚!”
霍延深倔強的對我說,只是我現在身邊坐著是另外一個男人,而且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對于霍延深的這種跟蹤事件,我索性裝作不在乎的樣子,隨手關掉車窗。
但回到家后,卻接到一個熟悉的號碼打來的電話,看到屏幕上閃爍的“寧澈”兩個字,我自然格外震驚。
想了想,還是接了起來:“喂,寧澈,你,有什么事?”
“亭顏,為什么你回國了都不給我打一個電話,也好讓我過去看看你……”
寧澈在電話里打算跟我寒暄一番,我暗自咬了咬唇,想要掛掉電話。
“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想也不必跟我打電話吧,畢竟我現在很忙,要不改天我再抽個時間約你……”
“不用了,現在有一件十萬火急的事情需要你去處理,而且非你不可……”
寧澈忽然加重了幾分語氣,我覺得十分好奇,連忙問他什么事情。
“霍延深,你記得嗎?他今天因為一直追你,不想居然在半路上發生了車禍,你趕快過來看看他吧?”
“什么?你說霍延深他車禍了,怎么會?”
我一著急,電話差點丟在地上,之后忙不迭地讓寧澈告訴我醫院地址,然后火速開車趕去看望霍延深。
等我趕到的時候,只是看著白色的病房里,霍延深兀自昏迷不醒地躺在那張病床上,這讓我心疼不已。
看著這個男人這副模樣,我隱忍了三年的思念一下子如同洪水猛獸般泛濫成災,激動地撲到他的身邊,然后哭著告訴他,沒有他的這些年,我究竟是如何思念他的。
以及之前見到的那個慕流年,其實也不過只是工作上的合伙人罷了,跟他并沒有絲毫的感情關系。
淚水一點點地滲到白色的床單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寧澈早就已經離開,而我獨自守候著面前的霍延深整整一夜。
早上,一道熠熠的日光照耀在我的臉頰上時,我不由得睜開了眼睛,但是看到眼前的這樣一幕,我登時吃驚不已。
霍延深居然不由分說地緊緊抱住我,嘴角邊蕩漾著一絲格外瀲滟的弧度,我越看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試探性地推開霍延深的胳膊,沒想到下一秒,霍延深居然抱的比之前更緊了,在他笑得樂不可支的情況下,我終于明白原來這不過是霍延深用來挽留我的手段罷了。
我們相視一笑的瞬間,感覺三年之間的間隙驀然都不算什么,因為那一刻,至少這個男人是真正的屬于我的。
只是不曾想象,好不容易我跟著霍延深回到了霍家,卻遭到了霍氏家族的一直反對,因為霍家早就給霍延深安排了一個名正言順的未婚妻杜菲兒。
而我也才知道霍延深的身世之謎,霍家本來的繼承人因為遇到車禍而死去,但霍延深卻只是一個私生子,身份自然得不到認同,情急之下,霍家方才找到霍延深,指定他來繼承霍家,要他和那位千金小姐聯姻。
對方的美貌和與眾不同的尊貴氣質,讓我倍感壓力山大。
只是霍延深單方面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家里安排的這場聯姻,執意要和我在一起,導致他一手創辦的集團因此受到霍家的壓制。
因為這件事,杜菲兒找到我,我很清楚他的目的。
茶餐廳里,她一臉譏誚得笑,四下打量著我,似乎是在譏笑我的出身,宋家已經破產,自然上不了臺面。
“宋小姐,我想你應該清楚霍延深需要的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不是只要長得好看的花瓶,更應該尊重父母的意愿,這樣才會幸福的,而你也很清楚自己的身子,根本無法為霍家傳宗接代,這樣的女人對于霍家又有什么用處呢?”
杜菲兒的話,讓我一下子憤怒到了極點,我狠狠地將面前的一杯咖啡直接潑灑在她的臉上,惡狠狠地道:
“對不起,我不是生孩子的工具,何況霍延深愛的女人是我,而我也愛他,愛的男人,絕不可能讓給任何一個女人!”
杜菲兒被我全身散發的戾氣所震懾,不由自主地愣住了。
而我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什么,便果斷抽身離去。
接下來,我以為一切都沒有問題,沒想到這個杜菲兒卻對我懷恨在心,極盡所能地找到一切可以置我于死地關于我父親生前的一些花邊新聞。
很快在娛樂媒體的口中,我知道了很多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原來凌千羽居然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
為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找到一切的資料,最終被殘酷地落實,情急之下,我不顧一切地沖到警察局里看望凌千羽,但凌千羽比我想象中活得還要凄慘許多。
我沒有想到她瘋得已經不成模樣,滄桑的眉目,看不出一絲活力。
因為這些輿論的壓力,我一下子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但是現在的我早就對這些流言蜚語習以為常,眼下我只想找到杜菲兒,好好質問她,為什么要拿別人的事情取樂呢?
為了報復杜菲兒,慕流年幫我提供了很多關于她的個人資料,這讓我感到格外欣慰。
只是對于霍延深來說,他現在也同樣因為公司的事情頭疼不已,我們兩個人都陷入了痛苦的境地。
夜里,我獨自倚靠在辦公桌前對著電腦屏幕發呆,卻不想霍延深沖著我淺淺的一笑:“看什么呢?這么入神?”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