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竟然真的是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的眼睛里盡是不相信的眸色,赫然震驚了些,忙不迭地轉身,施施然走了出去。
寧澈在身后一個勁兒地叫著我,而我全然沒有任何的心思,我想寧澈真的讓我很失望,為今之計,我已經不想再次看到他。
他沒有反駁我的話,只是兀自沉默,還對我說對不起,我已經可以很清楚地明白,事實上他已經間接地承認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孩子。
可因為寧澈是我的朋友,我雖然不能原諒他這樣做,但是卻也不能就此跟他翻臉,也許是我心底已經默認他是我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了,而且他一直以來幫了我那么多忙,我沒辦法徹底跟他一刀兩斷。
思索再三,我決定在這段時間獨自出國療傷,散散心,也許心情會更加地好一點。
臨走前,因為有些事情,我特地去來到了霍家打算找之前的張管家辭行。
來到這座熟悉的別墅外面,我覺得一切都有些恍然,抬起腳尖下意識地輕輕敲擊了幾下大門。
沒多久,門口探出一個腦袋,我看了看是林姨,她一臉微笑地跟我打氣招呼來:“亭顏,是你啊,快進來吧,我去叫少爺……”
聽到林姨說要找霍延深的話,我匆忙地攔住她:“不用麻煩了,林姨,其實我這次來是特地跟張伯伯辭行的,所以希望還是不要打擾霍延深的好。”
林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見我一臉認真的模樣,終于一臉相信地看了看我,隨后便很自然地點點頭,施施然離開。
而接著林姨便帶我找到了張管家,彼時的他在一旁兀自對著一杯茶發呆,見了我之后,自然是格外驚訝。
“張伯伯,我,這次我來這里是特地告訴你,我要出國了,也許這一去要很晚才會回來,希望你好好保重……”
我只是自顧自地說著一連串寒暄的話,而張管家見我深深地給他鞠了一躬后,不知道為什么,突然熱淚盈眶起來。
“張伯伯,你怎么了?有什么話咱們慢慢說,不急哈……”
只見張管家一字一句地說道:“小姐,其實,其實,我真的很對不起你……”
此時四周圍就只有我和張管家,但是他話語里的意思卻顯得格外奇怪,讓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張伯伯,你在說什么?”
沒想到下一秒,面前的張管家居然作勢要給我跪下來,我驚得一把扶住他:“張伯伯,你別這樣,你是前輩,我是晚輩,怎么能這樣呢?”
“小姐,實在是對不住,讓你受到這一切傷害的都是我一人所致……”
接著,張管家慢慢地給我講述了一個故事,他說自己年輕的時候愛上了宋亭玉的母親,可是因為宋亭玉的媽媽一心想要嫁進宋家。
只是沒有想到在生下宋亭玉之后,宋家卻并沒有打算接納她的意思,也正因為這樣,宋亭玉才沒有了母親,郁郁寡歡之下,最后病死。
而張管家卻將這一切都算到了宋家的頭上,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宋家沒有接納的關系,方才導致了這一場悲劇。
于是他聯合霍延深和溫辭,企圖陷害宋家,等到他終于結束宋家之后,一想到我的存在,心里卻是不自覺地愧疚萬分。
面對張管家的懺悔,我著實有些不敢相信,可看著他的眼神卻的確透著深深的懺悔意味,一下子竟然讓我有些無話可說。
我怔了怔,只是淡淡地開口:“這個世界上,仇恨本來就可以毀掉一切,可是張伯伯,你從小看著我長大,對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宋亭顏,無論如何還是恨不起來……”
我只是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罷了,至于其他此時的我自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小姐,我,我實在是對不住你,可是……”
我沒有說什么,只是在轉身之前,淡淡地望了張管家一眼,不曾想恰好觸到樹叢的角落里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分明就是霍延深!看他遲疑不定的模樣,我有些疑惑,但我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自嘲一下,這個時候,他想必也不會對我有什么話可以說的吧!
想到這些,我嘴角不由得扯出一絲譏諷的弧度來,轉而很快離開霍家的別墅。
匆匆忙忙地趕到機場的時候,不曾想一個聲音居然叫住了我。
“亭顏,等一下!”
聽到這個格外耳熟的聲音,我自然頓住了腳步,轉而驀然回眸。
只見一身黑色中長款大衣的的寧澈,就那樣站在我的身后,在人潮洶涌的機場,一臉深情地望著我。
和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的面容我至今也不能忘記,因為她竟然是秦歡,那個據說是我父親的小情婦的女人。
我愣了一瞬,因為這個女人的突然出現,我反倒打消了去國外的念頭。
因為我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是秦歡親自爆料給我的。
她告訴我,凌千羽太過愛慕虛榮,不惜跟自己的親生母親反目,甚至使出手段,差點淹死。好在寧澈在她窮困潦倒至極救了她,也正是寧澈的這點救命之恩,才促使她決定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
原來,秦歡年輕時候是上流社會有名的交際花,她愛上了我的父親,可卻沒法嫁給他,后來更是生下了凌千羽,并設計讓凌千羽成為了凌家的養女,自己則離開到國外,并整容。
她為了報復我的父親,在這時候回來,并聯合對宋家恨之入骨的溫辭,想要讓他身敗名裂,并在得知我父親有心臟病之后,還刻意給他下了催情藥,以至于讓他猝死。
而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凌千羽指使的,她得知凌千羽連她這個媽媽都不放過,心灰意冷。
聽了秦歡的話,我對凌千羽已經恨到了骨子里。
隨即打算報復凌千羽,我和寧澈利用秦歡還沒有死的真相告知于她,果然凌千羽變得越來越害怕了,整個人都不由得惶惶然,為此,凌氏集團因為凌千羽的疏忽損失了數千萬的生意。
凌千羽被父母責備,更在公司里抬不起頭,所過之處公司的同事們都朝她投去異樣的目光。
面對這一切,我總算是有了一種不可言說的感覺,甚至不厚道地笑出了聲。
想當初,凌千羽是如何伺機打壓我宋家,又是如何取得我的信任,然后對我落井下石的,我至今還記得格外清楚。
為了更進一步地找到足以讓凌千羽鐺鋃入獄的證據,我更是和奈何一起竭盡全力,沒想到偶然間碰巧找到一段足以讓凌千羽身敗名裂的錄音。
錄音里記錄了她之前自言自語,親口承認做過的壞事。
我萬萬沒有想到凌千羽居然不惜為了毀滅自己不是凌家繼承人的事實,還親自跑到附近的孤兒院,將當年的證據一把火燒掉,火勢蔓延太厲害,很多小孩子因此喪命。
因為這件事,凌千羽被理所應當地帶到了警察局,只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聽說她在監獄中因為無法忍受名聲掃地,以及引以為傲的虛榮被我狠狠地踐踏在腳底,最后竟然瘋掉了。
那天,我特地去監獄探視了她,隔著厚厚的玻璃,望著已經神經質的凌千羽,忽然覺得她很可憐,但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如果不是她當初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我,我想我們也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