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誰允許你欺負她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霍延深眼神直勾勾地望著我,旋即我胡亂地扯出一個理由:“哦,我路過,那你繼續忙工作吧!”
話雖這樣說,可我的心底還是覺得有些好奇,但礙于現在的情況,我只好趕快離開這里。
霍延深見我離開,似乎重新關上了門,而回到臥室的我卻不得不猜測起這個男人究竟在做些什么,為什么還要偏偏瞞著我呢?
越想越覺得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貓膩,使得我的好奇心爆棚。
第二天早晨,我越發覺得有些口渴,醒來之后卻沒有看到霍延深,不禁有些疑惑,他一大早去哪里了呢?
于是我便出來找水喝,碰巧路過霍延深的書房里面,看著里面透著點點燈光,猜想霍延深現在可能正在工作,便沒有多做思考,轉而去了廚房端了一杯熱牛奶,為了不打擾他的工作,悄悄地推開了書房的門。
書房很大,剛踏進去的時候,只見房間里擺滿了一個女人的照片。
照片上是個年輕的女孩,笑得一臉燦爛,背景是深深的海水,女孩子的臉頰,不知道為什么看上去跟我倒是有五六分的相似,不過從她的表情上看倒是更加地溫柔。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女孩子一定不是我,那會是誰呢?
我怔了怔,不由得嚇了一跳,心里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好奇心驅使我繼續朝前走去,因為我似乎可以聽到霍延深隱隱的自言自語。
為了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偷偷地將那套房的門稍微推開了一道縫隙,沒想到恰好見到面前的霍延深正抱著女孩子的照片,竊竊私語著什么。
我豎起耳朵,看著他輕輕蠕動的薄唇,慢慢地喊出三個字來。
“宋亭玉,你知道我現在有多想你嗎?這么多年來,我苦心聯合溫辭就是為了替你報仇,我發誓我要親手毀掉宋家,我說到做到,很快,很快你就可以看到……”
宋亭玉是誰?我雖然不是很清楚,但隱約記得父親說過,我有一個妹妹,只是卻不被父親認可,因為她是私生女,自然沒有地位,但后來不知道怎么就抑郁自殺了。
這些我也只是略有耳聞,但是聽到霍延深一字一句地訴說自己的目的時,我只覺得手腳發麻,身體驟然發冷。
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啪嗒——”一下,幾乎是無意識的,我握在手心的牛奶便硬是掉在了地上。
而與此同時,霍延深猛地回過頭來,看到我后,大概意識到我剛才聽到了什么,愣住的瞬間,對著我一聲暴怒地呵斥著:“你,你怎么會在我的書房門口?滾,滾出去!”
“……”我張了張口,只覺得心疼至極。
“沒聽到嗎?我說過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到我的書房里,不要玷污了這個地方!這是我和亭玉在一起的地方!”
我看著霍延深那雙暴怒的眼睛,一下子分外陌生,之前的他明明不是這樣的,可是現在怎么會……
我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隨后顫抖著問起霍延深來:“霍延深,你剛才說的那些是不是真的?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這大概是我唯一想要知道的了,可是不想眼前的男人態度十分堅決,就像是變了似的,毫不猶豫地咬牙道:
“宋亭顏,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天真了,我這輩子愛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她!”
霍延深指著自己手里的女孩子照片說道,然后繼續補充道:“我從來沒有愛過你,我接近你不過是為了給亭玉報仇而已。”
那一瞬間,我寧愿自己蒙在骨里,也許這樣至少可以繼續安然無恙地生活著,可現在一切都大亂了,什么都不一樣了。
淚水瞬間模糊了雙眼,我情不自禁地冷笑開口:“霍延深,你這個仇報的好徹底,現在恭喜你一切如愿,你不僅僅弄垮了我宋家,也著實傷得我遍體鱗傷!”
說完這些,我沒有等霍延深說什么,便毫不猶豫地跑出了霍家的別墅。
最為戲劇的是,此刻外面的天空忽然電閃雷鳴,接著暴風雨狂傲地來襲,侵蝕著我整個身心。
一身狼狽的我卻是只能在街頭流浪,因為雨下的很大,不堪重負的我,只覺得眼前的一切越來越模糊,腦袋也暈暈乎乎,最后不知道怎么就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舒適柔軟的床上,四周圍清一色的環境,提醒著我這里是醫院。
我動了動手指,卻感覺有人有些溫熱,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
只見此時托著腮打著盹的寧澈被我這手指的動作,弄的瞬間驚醒過來。
“亭顏,你終于醒過來了嗎?太好了!”
“我……是你把我救回來的嗎?”
我愣了一下,連忙問道,此刻腦袋還有些疼,暈倒之后我自然什么也不知道了。
“嗯,你知不知道你已經躺在醫院昏睡了三天三夜,還好萬幸的是,你終于醒過來了,想吃些什么嗎?我去給你買吧?”
寧澈依舊一臉關切的意味,我看著他,此時只有無盡的感激之意。
“謝謝你救了我,可是我現在沒胃口,也不餓。”
“那怎么行?這樣吧,你先好好躺著繼續休息,我去外面轉一下,看有什么好吃的,給你帶回來。”
寧澈說著,便起身給了我一個微笑,隨后走出了病房。
我想到寧澈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心里說不出的慚愧。
只是沒想到寧澈剛走沒有多久,病房外便傳來一陣“叩叩叩”的敲門聲。
此時的我躺在病房上,聽到敲門聲,多少有些好奇,寧澈不可能這么快就回來了吧?那又是誰呢?
“誰啊?”
我只是簡單地問道,病房外傳來一個女人嬌聲妧媚的細語,輕輕地道:
“是我,宋小姐,我是寧澈的朋友,因為得知你最近病了,所以特地來看望你。”
聽到這話,我覺得這個女人的聲音格外陌生,貌似我從來不知道霍延深寧澈有什么朋友,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我只知道追求他的小迷妹很多,他是那么優秀的男人,自然有很多人追捧,那也是自然,想必這個女人也是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吧。
“哦,好的,您請進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