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一個瘋女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啊?不要……”
我覺得自己腦袋都大了,讓一個男人給我洗澡,這實在太羞恥了!
可怎么辦?霍延深卻靠我越來越近,“你的手都受傷了,還是我來吧!”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讓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我怎么可以忍受?就連想想都覺得羞澀不已。
我慌忙回答道:“我可以的,只是手指受傷而已,并不影響什么……”
可霍延深卻二話不說地拉著我那只沒有受傷的手,一把抱住我,在眾多的傭人侍女的目光中,往浴室走去。
“欸,快放開我!”
我使勁掙脫著那只攫住自己的有力手臂,用盡渾身解數,可讓我叫苦不迭的是,我之前沒有擺脫過一次,這一次依然如此。
男人的手臂鉗制著我的胳膊,令我怎么也動彈不了,只能硬生生地被他拖拽著。
“嘭”地一聲,浴室的門被狠命地踢開。
我仿佛可以想象接下來那種不堪入目的畫面,甚至連霍延深那灑脫不羈的譏笑都可以臆想出來。
這個男人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所以才借此機會說什么給我洗澡。
接著,待霍延深把我拽到浴室后,那扇門再次“嘭”地被合上了。
看來是真的了,隨著這扇門重重地砰然合上,我的心里一下子就如同被電擊了一般,身子止不住地顫抖了一下。
這個男人究竟是有多變態!就算是體諒我受傷了,可以讓其他的侍女幫忙,為什么偏偏自己要親自來給我洗澡?
“怎么?我給你洗澡,你好像不滿意?”
霍延深唇邊勾起一抹恰到好處的優雅弧度,看著我特意說道,語氣里滿是訕笑之意。
“我,你覺得這樣合適嗎?”
我不能說不滿意,我哪里有什么反駁的余地,現在只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跟這個男人硬碰硬怕是根本斗不過的。
“之前已經被我看過了,就不要害羞了。”
沒想到霍延深輕飄飄的一句話,頓時讓我所有的心理防線瞬間崩塌了,這個男人說話簡直是不可理喻了,什么叫已經被他看過了。
每次都是被他強迫的,難道我就不能有點自由選擇的權利嗎?可能霍延深又會再次說,沒有,跟這樣的男人也是有理說不出的。
說著,霍延深還特意去伸手試圖解開我襯衣的紐扣,眼里明顯一副色迷迷的模樣。
我慌忙閃開,接著還試圖逃跑,但無一成功,頓時心里氣不打一處來。
男人一只手將我按在浴缸的墻壁上,另一只手順便打開浴缸里的水。
看著涔涔水花慢慢地流出來,漸漸地浴缸里的水越來越多,我心里愈發害怕了。
此時的我被霍延深按在墻壁上不能動彈絲毫,我緊咬薄唇,眼里閃現出大片的倉惶,下一秒,當霍延深的手再次觸及到我的衣扣時,我不可抑止地叫嚷起來。
“流氓,我就算受傷了,也不需要你幫我洗澡!”
“閉嘴,別想反駁我,我現在說了給你洗,就要給你洗,別動!”
不行,我現在不動的話,豈不是……
于是我便毫不畏懼地對視著霍延深的漆黑深邃雙眸,揚起額頭,努力克制自己那顆膽怯的心,掀起薄唇,然后說道:
“不用了,我不洗了,放開我!”
“……”
霍延深的眼眸里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焰一樣迅猛地激漲開來,陰鷙狠戾的氣息盡數噴薄在我的眼角周圍,使得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本來想著可以擺脫這個男人的束縛,可沒有想到,下一秒,霍延深卻是義無返顧地撕扯開我的上衣。
接著,扣子盡數滑落,有些還因為力度太大,而一下子迸濺到地上了。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懂得憐香惜玉一下?
我不想讓他幫忙洗澡,自然是有我的理由,有些好意不要也罷,譬如現在。
“你,你這個變態,不要臉,臭流氓,快把手拿開……”
我一直在拼命地喊叫,可霍延深剛才已經被激怒了,現在爆發得簡直讓人不敢想象,我在他手中就像一個獵物一樣地被玩弄著,這一點,叫我怎么可能咽的下這口惡氣?
他一定是瘋了,不可以,不可以這么做!
可任憑我那個小身板怎么動彈,都奈何不了霍延深。
這真是一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相當欲哭無淚的事情。
不就是想要看我嗎?
好,這一次就讓他看夠好了。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我想自己也一定是被逼瘋了吧,所以才會有接下來的動作。
我的眼里憤怒至極,雖然說再怎么憤怒,在霍延深的映射下,都有些相形見絀。
可我怒極反笑,呵呵地苦笑兩聲,隨后怒火中燒地朝霍延深狠狠地問道:
“你不就是想要看我的身體嗎?好,可以,我現在就給你好好看看!”
一句話幾乎是在心里嘶吼出聲,那種悲愴的感覺,使得霍延深不由得怔了怔。
而我接下來的動作,自然令他猝不及防。
我一怒之下,毫不在乎地接著霍延深的動作,甚至比之前更為粗暴地扒開自己的衣服,一件兩件,脫完上衣,接著脫下褲子,再然后,內衣……
當我的手正要解開內衣肩帶的那一刻,霍延深卻慌忙按住了我要繼續動作的手。
“你要做什么?瘋了嗎?”
“對,我就是瘋了,你不就是想要看嗎?這就是我,你現在滿意了嗎?”
瘋了?我現在已經瘋了,完全不顧一切了,我瞪大眼睛,煙圈似乎有些火紅的痕跡,像是馬上要哭了一樣。
可豆大的淚珠硬是徘徊在眼眶中拼命打轉,怎么也沒有流溢出來。
我拼命地在心里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這樣的我已經夠沒有尊嚴了,如果哭泣的話,只會讓我看起來更加地可憐。
我現在甚至連哭泣的資格都沒有,這個男人不就是想趁著給我洗澡的名義,對我做些什么嗎?
我不要,我才不要,既然已經選擇了反抗,那不管怎么樣我必定會反抗到底。
霍延深顯然被我這股倔強的氣息弄的有些怔忡,可對我來說,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的,何況我從來就不是一只溫順的小白兔。
大概過去三秒鐘的時間,霍延深才從怔忡中蘇醒過來,不過語氣依舊沒有平緩,依舊是一種不可一世的桀驁戾氣遍布周身。
“你這個瘋女人,簡直不可理喻!”
說我是瘋女人,可以,沒問題,反正現在的我已經徹底地瘋了,索性,不如再繼續發瘋一次好了。
我再次勾起微微顫動的薄唇,神色間多了幾許自嘲的意味,我是在笑自己,笑自己好愚蠢。
“對啊,我就是一個瘋女人,所以你最好不要試圖用這種方式占有我!”
一句話像是用盡全力地說出,那種歇斯底里的感覺,就連我自己聽了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可霍延深卻只是俊眉微蹙,然后毫不在意地告訴我:“我根本不屑,想要你的人,我隨時都可以,不要不知好歹!”
我被這句話赫然震到了,不過就算霍延深這么說,又能怎樣?現在都說我已經瘋了,我瘋一次,瘋兩次,又有什么區別?
既然是一個瘋女人,那么就讓我徹底瘋狂好了!
接著,我發狠地怒道:“哼,別以為你這么說,我就會怕你!”
這樣說著,我還故意把下頜抬起,做出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
可這樣的我即便再怎么擺出姿勢,都不能震懾霍延深絲毫,只是霍延深現在眼眸的亮光漸漸地暗沉下去。
“你不怕我,難道還要我怕你不成?”
“……”
我沒有想到對方一句突如其來的話瞬間便把我打回原地,剛才的那些努力擺出的囂張架勢,一下子全都崩塌了。
我一言不發,只能巴巴地看著霍延深,隨后霍延深語氣似乎緩和了一些。
“今天這件事我是為了你好,沒想到你還真是不知好歹!既然這樣,那你就自己洗好,不要有其他我不喜歡的味道!”
說完,霍延深沒有再繼續,打開浴室的門,大步邁了出去。
這件事算是偃旗息鼓了嗎?看著霍延深離開,可我的心里并沒有一絲的得意。
尤其是剛才這個男人說為了我好那句話時,我的心底居然還猛烈地顫抖了一下,這是什么情況?
可我知道自己沒有那么嬌慣,一點小傷而已,對于現在的我來說,根本不用這么大動干戈。
只是在霍延深離開門門,然后還給我關上后,我的心居然閃現出一絲失落的感覺。
為什么?剛才明明那么抵觸的事情,一旦沒有發生,自己反倒有些異樣的難過呢?是因為對方說我不知好歹嗎?
隨著霍延深走后,我剛才的戾氣也隨之慢慢消失,反倒多了一絲倉惶。
低垂眼眸看了看自己現在這副凌亂的模樣,我慌忙意識到了什么不對勁兒。
此刻的我衣衫早已褪去,除了僅有的內衣可以說是寸縷未著,但剛才霍延深的眼睛并沒有向我看去,很顯然他似乎很討厭我這個樣子。
是因為剛才我索性作踐自己的做法,一下子震到了霍延深嗎?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