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怎么會是他(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這種無地自容的羞辱感,讓我一時間有些抬不起頭,我拜托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說下去了!
簡直就是恥辱的一頁,有必要記得這么清楚嗎?
“嗯?怎么這么快就不承認了?剛才你的左手可是還掛在我的脖頸處呢?右手環腰,你都忘記了?”
我越是祈禱這個男人不要說,可這個男人卻偏要對著干,而且關鍵是說的還那么清楚。
如果誰告訴我地面上有一個地縫,我絕對會第一個毫不猶豫地鉆進去的,最好躲在地縫里,永遠都不要出來好了。
干嘛做夢都能把人抱的那么緊,我是瘋了嗎?
霍延深見我一言不發,只是兀自抿緊薄唇,眼神之中便多了幾絲難以言說的曖昧之意。
而且越發靠近我,摟得我更緊了幾分,我不解地看著對方,心里忐忑不安,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知道你不想讓人知道這件事,那么你總得好好地補償我一下吧,怎么樣?”
補償,這個男人總是喜歡拿自己的一些事情當把柄,然后要什么所謂的補償。
真是一個極富心機的男人,我暗自在心里腹誹起霍延深,可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之意。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剛才那些都是一場意外,希望你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意外,呵呵,真是有意思,好吧,姑且就當做是一個意外好了,可即便是意外,你也應該做些什么不是?”
霍延深的話響在我的耳畔,男人的口中那絲溫熱的呼吸竄至我的脖頸,叫我倒是有些癢癢了。
我慌忙離得霍延深更遠一些,但霍延深哪里給過我一點機會,反倒因為我的刻意遠離,朝自己懷里拉的更近了幾分。
這個變態,都到了早上,還不打算放過我嗎?
昨晚上我不知道怎么了,就做了一場曖昧的夢,然后便……
我紅著臉頰,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霍延深,此時男人還是饒有趣味地盯著我,叫我慌忙低下了頭。
“那你說,你想讓我做些什么?”
只要不是太變態的事情,我都會答應的。
“給我按摩,你忘記了嗎?”
“這個啊,哦,知道了。”
我剛才已經被嚇出了滿頭大汗,直到男人盯著我那雙游離不定眸子,淡定地說道,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我無奈,只好答應了,于是便例行公事地給霍延深按摩起來。
但我此刻是極其不開心的,沒有多想,便只能硬著頭皮去做。
霍延深自然滿臉的不悅,隨之臉上更是閃過一絲幽幽的暗光。
但忽然之間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時間那絲暗光赫然光芒大放,于是霍延深雙目淡挑。
連忙朝我說道:“如果你好好按摩的話,沒準兒我一高興,還有獎勵哦!”
獎勵?這個男人說真的嗎?有什么獎勵呢?
我的雙眼立刻閃過一道精光,剛才有些黯淡的眸子,赫然明亮了許多。
頓時一副討好的模樣,趕忙超級賣力地給霍延深按摩起來,摸摸的力度手感,都剛剛好。
霍延深不由得唇邊的弧度再次上揚了幾分,一張俊逸的面龐上隨之便多了幾許愉悅之意。
“這樣可以嗎?”我殷勤地問道。
“嗯,不錯,再向下一點會更舒服些。”
霍延深感到很滿足,挑起的眉毛也慢慢地舒展開,而且瞇起的眼睛里盡是說不清的得意之色。
一番按摩下來,我覺得有些累了,手腕有些酸了,連忙問霍延深:“剛才我的服務你還滿意嗎?”
“嗯,可以。”
霍延深微微抬眸,看著我說道。
“那既然您還都比較滿意的話,剛才說的獎勵是什么?”
“這個嘛,想知道嗎?”霍延深勾起薄唇,粲然一笑,眼睫處纖細的睫毛還不時地閃動著。
“嗯,當然。”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我要不是為了所謂的獎勵,至于這么積極嗎?
自然很想知道,畢竟都已經這么賣力了。
“那我現在就給你好了。”
霍延深輕聲在我的耳邊說道,一句話卻是呢喃細語,極致的曖昧,叫我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還巴巴地等著對方的獎勵呢?
可結果,誰知道霍延深卻輕飄飄地將薄唇湊到了我的嘴巴上,我猝不及防,不清楚什么狀況。
接著,只聽男人啪嗒一下,一即簡單的親吻,印在了我的唇邊,隨后便兀自起身下床,打開臥室的門,自顧自地走開了。
而且還沒有一秒鐘的回頭,好像一切都理所當然一樣。
什么情況?我一時間思維有些錯亂了,只是被人耍了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