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抱太緊(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可我根本不明白,當我看到這個男人很不紳士地點著頭,還似乎頗為配合地說出這句話后,心里一下子一團亂麻便迸發出來。
就知道我丑,所以這個男人肩膀微微聳動,他是在笑我嗎?
我真的很丑嗎?
我丑的樣子,就這么值得他嘲笑嗎?
可惡,實在是氣人!我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爆炸了。
我故意問霍延深自己的樣子是不是很丑,其實內心里極度渴望的回答是不丑,很漂亮。
可為什么這個男人腦袋居然一點都不開竅呢?
或許霍延深本就是一個不識趣的男人,哪里懂得女人的心思呢?
于是我感覺自己的心里被一萬點重度傷害,壓抑得我也瞬間抬不起頭來。
這個男人不懂得憐香惜玉也就算了,還故意戳傷我的自尊心,我氣得只能咬牙切齒,卻拿這個男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霍延深一副將笑未笑的模樣,我看了,都替他擔心是否會得內傷。
這個男人若是覺得自己很丑,也不用這么直白地說出來吧!
“你,我很丑是嗎?那你別看!你不看你怎么知道我很丑?”
我氣憤地朝霍延深怒道,一雙眼睛似乎要冒出火來一樣。
“不是你自己問我究竟丑不丑的嗎?不看怎么知道?”
我沒有想到這個男人辯解的時候,頭頭是道,我氣結。
“你……”
之后半天卡不出一個字來,心中的憤怒硬是無法發泄出一個字來。
“怎么?難道我說的不對?”
“不是的,你……”
霍延深說著還越發靠近我,這個男人又是要對我做什么?
干嘛離我這么近,不會又想偷吃我的豆腐吧?
我這么想著,雙眸立刻朝自己的胸前望去,只見一抹春光被恰到好處地綻露出來。
該死,怎么能在這個時候暴露呢?這個男人說不定還故意說我玩什么誘的游戲呢?
而這個低頭的動作,卻被霍延深看個正著,并且還用一種極度揶揄的語氣調侃著我。
“看來,你的樣子也算不上很丑,起碼那個地方倒是頗有幾分看頭……”
什么?這個男人簡直是變態狂,剛才用那么色迷迷的眼睛盯著我,現在還對我的胸部品頭論足,我這個臉看來已經是被他丟光了吧。
“喂,不許看,大灰狼,變態,快把臉扭過去!”
我氣憤至極,一時間也沒有去想別的事情了,我急匆匆地把衣領整理好,這才正色地看著霍延深。
可霍延深怎么可能因為我這么輕飄飄的幾句罵罵咧咧的話,便就此作罷呢?
我越是這么說著,霍延深唇角的弧度便越來越深,而且愈發地肆虐張揚了起來。
“怎么?害羞?你剛才那個模樣,不就是給我看的,沒關系,你那個模樣,至少還是有幾分姿色的。”
霍延深的話里越來越多的興味,一雙狡黠的眸子,叫人促狹不及。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變態中的極品,流氓到個地步,還無賴地這么說我!
我簡直無法忍受了,下一秒,因為憤怒,我毫不忌諱地將手伸進霍延深的胳肢窩里,打算給他撓癢癢,然后叫他說不下去。
看他以后還敢這么囂張,我這么想著,但其實我并不敢有絲毫地違逆動作。
畢竟對普通人而言,對脖頸或是胳肢窩部撓癢癢的話,就會特別的敏感。
我就是想趁機整整這個男人,反正這頂多只能說是泄憤,并不是公然和他對抗。
但我伸出手的動作,卻硬生生地被霍延深的反應,弄得有些奇怪。
我明明極盡所能地往男人的敏感處觸碰,可這個男人不僅沒有一絲的難受感,從他的表情中卻可以看出來,好像還很享受似的模樣。
這是怎么了?我完全搞不明白。
隨之霍延深的眼里便閃過一抹得逞的意味,他面色舒展,一點也沒有被那個手指給刺激到。
“你怎么不怕?”
我沒來由地這么問了一句,不可置信的感覺。
不可能,正常人,是絕對不可能像霍延深這么淡定的,不僅沒有抽搐的激動,還頗為滿足的樣子。
難道是手法不對?但學生時代的時候,我的手明明就讓同學們異常敏感,現在又是什么情況?
為什么到了這個男人身上,居然完全不管用了呢?
就連我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的手感了,明明還是那雙手,可沒有得到效果,反而倒像是給對方按摩一樣舒服了。
“怕什么,我覺得你撓的不錯,繼續撓吧!”
什么?怎么會這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