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你就這么怕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愈發懷疑,沒有多想,便偷偷地跟了上去。
很快,霍延深和寧澈來到了不遠處的地下停車場,這里人煙稀少,鱗次櫛比的都是一輛輛小轎車。
我努力掩住自己的身形,盡力不被他們發現自己的行蹤。
只見霍延深毫不客氣地走到一處安靜的角落,寧澈氣憤地甩開手:“帶我到這里做什么?”
“我想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吧?”
霍延深不知道為什么忽然說出這樣的話,我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太一般,連忙捂住驚訝得還來不及張口的嘴巴,生怕發出一丁點兒的聲響來。
寧澈不解地蹙了蹙眉,眉眼間滿是叫我讀不懂的顏色。
下一秒,他淡淡啟動薄唇,揶揄地笑了:“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不是你要帶我到這里的嗎?”
“廢話少說!你這幾天一直跟宋亭顏膩在一起,你以為我不知道嗎?說吧,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霍延深十分生氣地道,我頓時頭皮發麻,原來霍延深說原諒我,都只是表面說說而已,他的心里現在依舊這么介意,根本沒有打算原諒我。
我不由得怔了怔,當即愣住了,全身心地繼續默默窺探著眼前的一切。
寧澈聽到霍延深這么說的時候,再次冷冷地笑出了聲:“霍延深,怎么?你現在嫉妒了嗎?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那點見不得人的勾當,你究竟和溫辭之間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你們三番五次地碰面,我便可以確定你們之間的關系一定不簡單……”
我被寧澈這話弄的一頭霧水,硬是抓耳撓腮,思考了好半天。
寧澈,他在胡說八道些什么,他說溫辭還和霍延深見過面?而且是三番五次?怎么會?他們之間有什么好聯系的嗎?
我越想越覺得這里面有些貓膩,當即震驚不已。
聽到這話后,霍延深好像愣了愣,然后不以為然地道:“你在胡說些什么?我怎么會跟那個男人有聯系呢?”
雖然霍延深這這樣說著,但是我能明顯看出他的表情上流露出些許的不自然,這不禁讓我有些懷疑了。
寧澈見霍延深矢口否認這件事,隨即毫不客氣地說:“怎么?當真要我將查到的證據一一爆出來,你才會承認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月十八號那天晚上,你和溫辭去的地方就是你的私人會所,名叫‘夜色’,我想這一點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寧澈說得頭頭是道,反而讓我疑惑了,那天晚上我記得我好像也出門了,而且還去了酒吧,碰巧在街頭見到霍延深的那輛車,車牌號碼我是不會看錯的。
難道寧澈說的都是真的?霍延深真的跟溫辭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霍延深被寧澈這么一說,當即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憤怒的臉上有著叫人懼怕的意味,讓我不由得目瞪口呆。
“寧澈,你居然跟蹤我?誰給你的權利?”
霍延深說出這樣的話后,我更加堅定了那天晚上他出去便突然不見了,其實的確有些讓人費解,而且我越想下去,便越是好奇了些。
怎么回事?也就是說寧澈說的都是真的咯?那么霍延深究竟和溫辭之間有什么聯系呢?他們到底在‘夜色’會所里,干了些什么?
這些我通通不得而知,隨后寧澈驀然勾唇道:“如果不是我偶然發現,又怎么會知道你背后居然是那樣的人?我并沒有跟蹤你,我只是碰巧在酒吧里見到溫辭罷了,然后……”
寧澈還沒有說完,霍延深見勢就是一拳頭揮過去。
寧澈的嘴角立刻一處鮮紅的血液,讓我整個人都為之一振,驀然緊張起來。
霍延深果然是不好對付的那種男人,他的行為相當果斷堅決,面對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不拘小節,何況他怎么會容忍有人跟蹤他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啊——”我幾乎就在這一刻,沒有多想便叫出了聲音。
“誰?”霍延深冷冷的陰沉嗓音自顧自地環視了周圍一圈,而來自聲音的源頭,他也很快地鎖定,便直接一步一步地朝我走過來。
我暗暗地躲在車身背后,儼然已經無法遮擋了,便只好自己主動站了出來。
見到我的那一刻,寧澈似乎更加驚訝。
“亭顏,你怎么也在這里?”
我愣愣地看著面前的霍延深,只見他的薄唇像是有了一絲譏諷的弧度般:“是你?”
“霍延深,你,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為什么要跟溫辭在一起?你們究竟說了些什么?”
我實在無法想象霍延深和溫辭之間的事情,一個是害得我家破人亡的未婚夫,另外一個又是和我之間簽訂契約婚姻,答應為我報仇的男人,無論從哪一個角度,我都覺得這兩個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呢?
我不顧之前的懼怕,毫不客氣地開始搖晃起霍延深的衣衫,他被我這樣弄的顯然有些不耐煩了,不由得怒吼起來:“宋亭顏,你夠了!”
然后霍延深毫不猶豫地甩開我的手,我被這強有力的力量,弄的整個人都有些支撐不住,搖搖晃晃地差點跌倒在地。
還是一旁的寧澈一把扶住了我,我方才穩定了身形,顫顫巍巍地站直了身子。
“霍延深,你……”
我有很多話想說出口卻硬是一個字都發不出來,想說的話也當即哽咽在喉嚨里,就是發不出聲音。
下一秒,霍延深滿身的戾氣桀驁不羈,仿佛迎著我撲面而來,我生生地退后一步,整個人簡直不寒而栗。
“你誤會我了!你覺得我和溫辭能說些什么?難道從別的男人口中說出的話,你也相信?”
不知道為什么,霍延深突然改口解釋道,這不像是他,一點都不像他。
如果真是他的話,他又怎么會跟我解釋這么多?顯然他在故意地隱瞞我什么,只是不能就此說破罷了。
我搖搖頭:“剛才你明明都已經親口承認你和溫辭見面的事實了,叫我如何相信你呢?霍延深,你怎么會是這樣的人?”
寧澈在我耳邊也同樣附和地說:“亭顏,我早就想把這件事調查清楚了,果然,霍延深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你快點離開他吧?以后和我在一起,我幫你報仇,好不好?”
寧澈說這話的時候,即便我不看向他的眼睛,也能感受到他滿滿的真誠之意,只是現在的我,真的不能接受他這樣的安排。
我為難地望了一眼寧澈,一時間也難以抉擇,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霍延深見我這個模樣,不由分說地一把將我從寧澈的身邊拉過來:“宋亭顏,單憑一個男人的說辭,你就相信我是那種人嗎?而且別忘記你跟我之間是什么關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