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都是我的錯(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隨后,我感覺背后寧澈的目光驀地離開了,或許是因為已經料到了霍延深會帶我回去吧。
來到那個摩天大樓里,依舊迎接著公司里各種各樣人的異樣目光,只是因為現在霍延深在我的身邊,似乎沒有人敢繼續詆毀我的不是。
霍延深從頭到腳很好地詮釋了什么才叫冰山美男,那種孤傲清高的氣勢,叫人就連看他一眼,都會覺得是褻瀆,眉宇間散發出的那絲英氣,氣勢不凡。
就連我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也能感覺到他的背影,究竟是何等桀驁不馴,叫人心生懼怕。
來到電梯里,霍延深二話不說便按下電梯的開關鍵,我見此連忙跟著走到電梯里,因為現在已經差不多是下午了,所以很少人進進出出,此刻的電梯里只有我和他兩個人。
只要他不說話,我是絕對不敢多嘴一句的,我不想給自己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是短短的幾分鐘,可對我來說那狹小的空間里,卻似乎漫長的像是幾個世紀一樣。我大氣都不敢出,就那樣靜靜地低頭看著腳下,差點把脖子都快要低到地上的感覺。
“叮——”
終于電梯門應聲地開了,我總算是解脫了,見霍延深走出去后,我也趕忙默默地跟著霍延深走了出來。
我現在很怕他,自然也不敢惹他,而且要是他待會兒問我什么,我還要想怎么回答,所以一路上我都有些魂不守舍地一直在想一會兒該怎么面對他的質問。
“嘭”地一聲,辦公室的門被他一腳踹開,我自然是嚇了一大跳,而且剛才那些經過的同事們一個個見霍延深那副陰鶩的表情,就連打招呼都特別的謹慎小心。
下一秒,那種不祥的預感愈來愈強烈了,我的心再次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霍延深現在是要好好地收拾我了嗎?我好怕,他知道些什么,只是他之前那樣問了我一連串的問題,似乎已經猜到了什么,而且我身上的那股氣味已經明顯地暴露了我的謊言。
我現在就像個犯了錯事的孩子被叫辦公室一樣的害怕,雙肩聳動起來,兩腿也不停地發抖了。
接著霍延深目露兇光地看著我:“宋亭顏,你現在是不是不記得那份合約了,需要我再念一遍給你聽聽,讓你長長記性嗎?”
言下之意,他已經知道我之前都在不停地和他撒謊了,對嗎?
現在我是掩飾不下去了,我吞吞吐吐地開口道:“你……都……知道……了嗎?”
這明明只有六個字,我卻足足用了一分鐘的時間才把它們說完,說完之后,迎接我的是霍延深那個蕭殺的寒冷眸光,我的心止不住地繼續顫抖著。
一點一點,霍延深離我越來越近了,他只是要做什么?
我不斷地向后退步,退著退著,忽然就發覺無路可退了,原來我已經被逼到墻角了。
所以我一下子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了。
霍延深就這樣硬生生地把我逼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我卻不敢做一絲的反抗,只能低著頭,繼續看著自己的那干凈得一塵不染的地面。
突然他眼里的籠罩了一絲殺氣騰騰的霧氣朝我襲來,我心中一寒,害怕的牙齒都開始打顫了。
驀地他卻清淺地笑了起來,唇角揚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勾起我的下頜,使得我不得不和他的雙眼對視,我沒有辦法,只能害怕地看著他。
“說,你今天去哪兒了?”
“我……”
我不敢說下去,害怕霍延深知道了,會責怪我的,抱著打死也不要說的精神,我才能一直支撐到現在,如果我現在說了的話,怕是之前那些努力都白費了吧?
所以我還是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只是單單道出一個“你”字。
“嗯?”接著霍延深箍住了我的下頜,我一下子被那股力道勒緊,簡直生疼至極,我差點就沒有忍住,流出眼淚來了。
“說!”
這個字從霍延深的口中說出來,簡直有著強大的不容置疑的力量,我被嚇得再次哆嗦起來。
“我……和……寧……澈……出去了……”
幾乎是哭著說出來的,說完之后,我一下子癱軟在地,完了,這一次霍延深絕對不會放過為了。
我真后悔自己鬼使神差地和寧澈去了外面,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霍延深會發現,我應該果斷拒絕的,哪怕是強拉硬拽,我也應該哭著跑回來才是。
之后,霍延深的那絲戾氣更深了,一只手支撐著墻壁,另一只手卻毫不客氣地把我硬生生地拖了起來。
我再次和霍延深的目光對視著,我很害怕,霍延深那種不怒自威的目光叫我像是一下子掉進了一個冰窟一樣。
“怎么?怕我?”
霍延深怒視著我的雙眼,惡狠狠地說道。
“……”我不敢說話了,早知道我不應該說出那些話的。
“既然怕我,你為什么還要惹我生氣?我之前不是警告過你嗎?”
接著霍延深的語氣似乎稍微緩和了一點,我戰戰兢兢地看著他,覺得現在有必要出來解釋一下,就算他不相信也好。
“我是被強迫的,是他硬拉著我,我也沒有辦法……”
當我鼓起勇氣說完這句話后,一下子就感覺自己的心里有顆石頭猛然落了地,似乎這才是我的真正理由,而且還確信這句話會讓霍延深放過我似的。
“那他和你一起吃飯,你也是被逼的嗎?你為什么要上他的車?”
霍延深一下子咄咄逼人起來,難道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知道我和寧澈在餐廳吃飯了,還知道我自己上了車,那他還知道一些什么?
天啊,還有一件事就是要是他知道寧澈在摩天輪強吻了我,該怎么辦呢?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只是搖搖頭,那種無助的眼睛定定地看著霍延深,似乎在做垂死前的最后掙扎似的。
但愿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才好,如果什么都知道了,那我要說什么?
似乎說什么都無濟于事,只會讓他覺得我是一個騙子罷了。
對,我現在必須保持緘默,雖然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卻不能責怪任何人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