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一定不會答應他(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宋亭顏,你不要命了!”
我沒有想到兩個男人居然同時停手,沖我怒吼道。
我怔了怔,沒有多想,“對,我就是不要命了,如果你們想要打下去的話,那么就打我!”
被我這么一句話說完,兩個人似乎頗為不悅地垂下了手臂。
我長舒一口氣,淡定地望了望兩個人,總算是安定了一些。
但下一秒,霍延深卻怒氣沖沖地大步走了出去,臨走前,只是冷冷地凝望了我一眼,似乎頗為恨意。
而此時我恰好手機鈴聲響起,我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機,然后那邊是秘書的聲音。
“夫人,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霍總成功找到挽救公司的方法了,今天的股票明顯回升了。”
我本來已經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但聽到秘書這么說,頓時有些吃驚,之前的那個時候霍延深不是跟姜藝玩得特別親密,而且還一直曖昧不已嗎?
每每想到這些,都讓我憤恨的牙癢難耐,為什么秘書卻這樣說呢?
“你在說什么?之前你不是告訴我他失蹤了嗎?又怎么說是他找到辦法挽救了公司的危機?”
“是這樣的,剛才總部那里來過電話,根據知情人士所說,霍總去找國際當紅女星姜藝借來了舉世罕見價值連城目前已經停產的南米亞寶石,方才緩解了危機……”
后面的話我已經聽不下去,只一瞬間我立刻意識到其實前幾天霍延深故意和姜藝套近乎是因為早就預料到了公司目前的經營狀況,所以才不惜動用個人關系解決了這個問題嗎?
那么,也就是說,是我自己錯怪了霍延深?
電話還沒有掛斷,我便不顧一切地沖了出去。
身后的寧澈一聲聲的呼喊我沒有搭理,也不想去理會,現在的我只想快點找到霍延深,跟他道歉。
只是等我追出去后,卻已經晚了一步,霍延深早就不見蹤影了。
我無奈地仰望著天空,嘆了一口氣。
晚上,很晚,我才回到家里。
我已經打過無數次電話,但是始終提示已經關機,所以我只能靜靜地等著。
終于,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我忙不迭地沖過去給他開門。
“滾開!給我滾!骯臟的女人!”
我怯怯然地打算走開,心想霍延深一定是喝醉了才會這樣吧,所以我不能和他計較那么多。
一時間我沒有想那么多,依舊打算上前去扶他,雖然我們之間是那種關系,但他現在難受,我也不能不管,畢竟他也幫過我。
“走開!聽到沒有!”
霍延深毫不留情地甩開我的手,我的心里再次震顫了一下。
好吧,現在只好退一步了。
然后霍延深沖進衛生間,里面就傳來他不斷的嘔吐聲,一陣陣傳到我的心里,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里想到就有種撕心裂肺的難過。
半響,當霍延深從衛生間出來后,我用那種看病人一樣的眼光注視著他,“霍延深,你沒事吧?”
霍延深并沒有理我,而是傾自往臥室走去。我想他一定還在為今天這件事生氣吧,所以我還是保持緘默好了。
只是我心有不忍,將特意煮好的一碗醒酒湯端了過去,想著或許等霍延深醒來后,身體也不至于那么難受了。
“啪”地一下,霍延深一揮手,就將我手中的那碗醒酒湯揮灑在地。
隨后,那碗里的湯汁立刻濺滿我的全身,而且我的手就那樣僵硬在半空中,久久不能動彈。
滾燙的感覺一瞬間讓我猝不及防,有種灼熱遁地覆蓋了我,我的淚水不知道為什么一下子奪眶而出。
“霍延深,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我情不自禁地吼了一句,沒有注意去看霍延深的表情,也許他只是一時之過罷了,可是現在我卻感覺內心有股熱流一下子涌出來了。
我還是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思緒,沒曾想霍延深卻是這樣暴露無常,我的心里自然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轉身我已經飛快地跑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讓我覺得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我蒙住被子就打算狠狠地睡一覺,可是叫我百般為難的是,我居然怎么也睡不著,腦海中一直浮現起剛才的那一幕來,就連霍延深的眼神我都記得那么清楚,卻不會忘記,剛才他對我發火時候的樣子。
這讓我的心里有種抽痛,一下子攫住了我,該怎么辦?我不知道,直到最后無可奈何地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當我打開門的時候,卻發現霍延深早就洗漱完畢了,此刻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今天的報紙。
“對,對不起,我現在起晚了,馬上給你做早餐。”
我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雖然霍延深昨晚上那么對我,還對我發脾氣,但我依舊得繼續忍受著。
只是沒有想到,早上他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還對我微微笑了一下,好像很感激一樣。
“不用了,我不餓。”
霍延深那雙眼神里再次恢復了平靜,和昨晚喝醉酒回家的時候根本就是判若兩人,所以昨天那些他都不記得了嗎?算了吧,不記得也好。
“嗯,沒事,你醒來就好,現在是要去上班了嗎?”
我想了想,也不能一直愣在那里,雖然霍延深已經看見了我眼中的詫異,但我趕忙回答道。
“嗯,現在已經差不多快七點半了,如果你還需要休息的話,繼續休息吧,我去外面買些吃的就好了。”
霍延深溫和的聲音再次響起,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震,也許這才是他該有的樣子吧。看來我也有必要把昨晚的事情忘記了,人喝醉后難免會發一下酒瘋,這我也不是不知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