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你沒有這個權利(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耳邊也隨即傳來一陣陣的轟鳴聲,我困頓之際,很想睜開眼睛,但是腦袋暈的實在沒有力氣。
模模糊糊像是聽到了寧澈的一遍遍呼喊聲:“亭顏,你一定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又一次躺在了這張病床上。
上一次我是因為喝多了紅酒,因而發了酒瘋,可一次又是什么情況?
腦袋還有點暈,但至少可以支撐著這副疲倦的身子起身,于是我忙不迭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動了動手指。
不想卻瞧見面前的床鋪上寧澈的胳膊正好放在了我的手腕上,他正雙手托腮的瞇著眼睛。
被我手指這么一動,立刻清醒過來。
“亭顏,你醒了嗎?”
寧澈倒是和顏悅色地對我說,但是老實說我也有點意外自己怎么會再次躺在了醫院里。
“我,我怎么會在這里?”
“之前那杯濃烈的瑪格麗特雞尾酒可不是那么喝的,你差點休克,我真是擔心死了,還好現在已經沒事了,怎么樣?感覺還難受嗎?”
我揉了揉腦袋,有點頭暈地點頭:“就是有點輕微的暈眩,不過好多了,你昨晚一直這樣守著我嗎?”
寧澈見我這樣說,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后腦勺,一副羞澀的模樣:“嗯,不過看到你終于睜開眼睛,我真的是太開心了,要不我去叫醫生幫你看看哪里還有些不舒服?”
寧澈關切地問我,但我現在不想繼續麻煩醫生,想必昨天的事情一定足夠折騰。
我想了想,還是忍不住想起霍延深來,“還有別的人來看我嗎?”
寧澈一臉黯然,我想他自然可以理解我話語里的意思,知道我說的是霍延深,但是隨之他卻不住地搖頭,讓我一顆心瞬間失落到了極點。
“沒有?可我現在都生病了,他也沒有來嗎?”
我幾乎都要絕望到崩潰了,卻還是換不回那個男人的半點憐惜。
這一刻我心如死灰,望著床頭柜上的手機,慌忙地拿到手中。
我想看看有沒有電話什么的,但是打開后,卻是一片空白,連一條起碼的短信都沒有。
霍延深是怎么回事?我都進醫院了,他還是跟著那個狐貍精在一起?
越想越氣憤的我,沒有多做猶豫,打算給霍延深打個電話問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我自認為我足夠厚顏無恥,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現在到底在哪里,究竟在做什么?
這樣想著,我便隨即找到霍延深的號碼,順利地撥了過去。
心里想著,一定要接啊,不管怎么樣我已經足夠妥協了,你不能這樣對我,但是最后卻以一個冰涼的女聲而結束——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我無奈地垂下手臂,然后將手機放在一旁,寧澈似乎意識到了我在給霍延深打電話,便勸說道:“他這樣對你,難道你就一點不痛恨嗎?亭顏,離開他吧,我可以給你更好的愛……”
我在心里冷冷地笑了,即便是霍延深不理會我,我也不能冒然和寧澈在一起,畢竟現在的我只是想著為父親報仇,雖然不知不知我會愛上霍延深,但我們還有契約在,我不能離開他,離開他,我什么都不是。
為了不損傷寧澈的心,我頓了頓,還是委婉地拒絕道:“抱歉,現在的我已經配不上你了,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本以為這樣說完,寧澈會就此放棄的,但是沒有想到他卻一把抱住了我,緊緊的,差點讓我有些揣不過氣來,我懵住了。
“寧澈,你這是做什么?快點放開我!”
“亭顏,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所以我們在一起,好不好,求你答應我吧?”
我覺得現在的寧澈儼然瘋狂了,忙不迭地試圖推開他,但是他的力氣很大,一時間讓我難以掙脫。
我就這么被他硬生生地抱住,無法動彈。
“寧澈,你清醒一點,我們不合適,我現在已經配不上你了,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我的身體已經給了他,我……”
我已經說不下去了,不僅僅是身體,就連心都交給了那個男人,但是那個男人卻棄之如敝履,一點都不珍惜,越說下去,我的聲音便不自覺地哽咽了。
寧澈似乎意識到我的想法,慌忙打斷地道:
“亭顏,你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那么單純善良的人,現在的你為了報仇,我知道你不得不委曲求全于霍延深,但是現在你也看到了,他究竟是怎么踐踏你的真心的,所以跟著我吧,你要做什么,我都會不遺余力地幫你……”
后面的話,只會讓我覺得萬分愧疚,我有點對不住了。
“放開她!誰讓你碰我女人了?”
正巧這個時候,身后卻響起一個劇烈的暴怒呵斥聲,不用多想,我都知道,這是誰的話語!
我震驚地抬起眸子,果然,霍延深好巧不巧地出現在病房門口,而我此刻卻被寧澈抱得緊緊的,那一霎那,我像個犯了錯的孩子般,瞬間從寧澈的懷里抽出身子。
“霍延深,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大吃一驚的時候,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聲音卻是怯然的,毫無疑問的是,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崩潰了。
“怎么?難道要我對你們這對狗男女的行為置之不理?”
霍延深說起話來,居然毫不客氣地爆出了粗口,我震驚的時候,不免有點愕然。
他,居然說我和寧澈是一對狗男女?
我沒有聽錯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