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是誰帶你來這里的?(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然而越是擔心什么,相反倒是越容易發生什么,這真是十足悲催的一件事。
“哦,哦,我知道了。”
我聽到寧澈的呼喊,勉強從電梯中踏出腳步,心思卻早就已經亂成一團了。
我本能地四處尋覓,想要找到那個身影,奈何一轉眼,卻已經找不到了,只看到一個女人身著高雅晚禮服,朝別處走去。
難道是我自己看錯了嗎?可是不會啊,明明剛才那么清楚,我怎么可能看花了眼呢?
“走吧,我們去那里。”
寧澈似乎并沒有看出什么不妥,我頓覺吃驚,張皇地道:“不是,我剛才,剛才真的……”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現在呢,我們還是該去好好飽餐一頓,不是嗎?順便也滿足一下你的胃,怎么樣?可不能讓它就這么餓著哦!”
寧澈說著便指了指我的肚子,我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肚子,連忙說道:“那又怎么了,難不成因為你這樣我就要去吃飯嗎?我到這里來明明是為了……”
還沒有說完我的目的,寧澈卻兀自打斷:“我當然知道你到這里是為了什么,不要著急,我早就已經預料到了,我們先去吃飯吧!”
寧澈當即拉著我,便朝著一家餐廳走去。
我怔了怔,想要松開他的手,但是他卻不由分說地拽住我的胳膊,一副理所當然的架勢,叫我覺得十分可氣,但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還沒有回過神來,人已經被他帶到了一個面前的餐廳里。
整個餐廳裝修得高雅別致,奢華中透著絲絲優雅,簡直讓人移不開眼睛。
玻璃質地的門,整齊劃一的包廂,期間掩映著翠綠的竹子,以及其他一時間讓我有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顯得極為靜謐。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是吃飯的地方,但毫無疑問當餐廳的女服務生笑意盈盈地朝著我們走過來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只是進了一家餐廳而已。
寧澈見我瞪大眼睛的模樣,似乎并不以為奇,淡然地抬起眸子,靜靜地凝望著我,我覺得有些別扭,不由得將頭扭向別處。
這樣一來,便不會覺得有多尷尬了,環顧四周的時候,我卻再次不經意地見到剛才那個熟悉的背影。
果然我沒有記錯,這一次我也沒有看錯,理智告訴我,必須馬上找到他。
沒有多想,再那個女服務生還打算遞給我一本菜單,仔細地跟我介紹的時候,我卻沒有多想,便追了出去。
“亭顏,你去哪里?”
身后寧澈的話依舊回蕩在我的耳朵里,但此刻的我已經沒有心思去吃飯了,誠然這里環境不僅僅是優雅二字可以形容的美好,但我卻根本無暇去欣賞這些了。
“……”
我索性沒有理會寧澈的話,便兀自朝著方才那個方向走去。
追尋著那個急促的身影,等到好不容易看到的時候,卻沒有想到對方已經進了一家餐廳。
我躊躇著要不要進去看看,正在疑惑之際,卻有人輕輕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差點嚇得叫出聲來,但還好對方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
是寧澈,他神不知鬼不覺地跟蹤我,而我因為一時間想要找到霍延深的心實在太過于急切了,便沒有注意到寧澈那邊。
“是你?你怎么也在這里?難道你一直跟蹤我?”
好不容易緩口氣,我忙不迭地審問起她來,好在他似乎并不生氣,只是淡然道:“你到這里來做什么?不是說好了先吃飯嗎?”
“可是我剛才真的見到一個人,背影很像他,我現在想去確認一下,我……”
心里的萬千疑惑一直糾結著我,我越想越覺得心里煩心不已,忙不迭地打算沖過去,看個究竟,卻不想寧澈卻直接拽住我,然后朝別處走去。
“喂,不要攔著我,我想去看看,你說過你會幫我的對不對,我現在就很想去看看,我是說真的……”
只是我后面的話,卻來不及說完,寧澈已經阻止了我。
這讓我很是沮喪,甚至對他大發脾氣:
“寧澈,你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現在公司遇到了危機對不對,如果找不到霍延深,公司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為什么這個時候霍延深偏偏選擇消失呢?”
“他到底是怎么了?你讓我去看看,如果那個男人不是他,也就沒有什么,我頂多道歉一下就完事,可是如果是的話,我今天必須跟他討個說法!”
“……”
我一句一句地說完,只是寧澈卻一個字都沒有說,就只是靜靜地看著我。
下一秒,令我猝不及防的是,寧澈居然抬起胳膊,一把將我圈入他的臂彎里。
我愣了一下,這是什么情況?他,他這是要做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跟我玩曖昧?
豈有此理!我二話沒說,便沖著他扇了一巴掌:“啪——”
一即狠狠的巴掌扇過去,他似乎有點蒙圈,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我哪里還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連忙沖著跑去了一旁的衛生間。
我覺得此刻的我一定超級狼狽,心里有點異樣的忐忑,這個時候,寧澈居然對我做出那種事情,不覺得著實輕浮好笑嗎?
身后隱約傳來寧澈的呼喊聲,一遍遍:“亭顏,亭顏,你為什么打我?”
我一時間跟他解釋不清楚這么對,只是覺得他這樣和我糾纏不清,讓我的心異常煩亂不安,沒有多想,便火速洗了把臉。
任憑涼水澆灌入頭頂,瞬間便崩潰掉,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到鏡子里的那個自己,形容憔悴,面容枯槁,毫無神采可言,我再一次恨得咬牙切齒起來。
寧澈他,他到底想要對我做什么?不是說好了,要幫我找到霍延深的嗎?剛才他,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